TXT下载

第199章 临危诡局@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心下也是感慨万千,燕昭王吊死问生与百姓同甘共苦,置黄金台而千金买马骨,这一系列的行动足以见得这位燕国新君的内心被齐国伤害的不轻。

    报仇雪耻之心切,这一系列的行动足以说明。

    不得不说的是,燕昭襄王千金买马骨的举动的确使得天下名士纷至沓燕佐士辅王,一大批胸腹伟略才华的人都纷纷入燕,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还有自己的那位师兄苏秦也是如此。

    好在自己下手快,现在苏秦、剧辛已经是卫国之臣,是不可能被他燕昭王的黄金台给吸引过去。

    燕国能够在短短二十多年时间从一片烂摊子且积弱已久的弱国,在燕昭王时期实现中兴局面,更是把齐国灭了五年,这位燕王的能力不能不让人侧目。

    奈何之,亦不过为鬼谷纵横者流的一枚棋子罢了,确切的来说是卫峥的棋子,在无形当中操控和引导天下大势的走向,最终得利者便是他卫峥。

    两人在宫苑亭台内对坐弈棋,时不时便谈论着天下大势,尤其是说着燕国的事情比较多,没过多久一个宫中侍从躬身小步快走而来,“禀君上,右丞相有要事求见!”

    “准!”卫峥言简意赅的说。

    不一会儿他便看到剧辛一脸焦急的走来,这让卫峥和苏代都倍感差异。

    “君上……”剧辛欲言又止,卫峥领会其意便把身边的侍从遣退,这才说道:“发生何事了?子辛你竟然如此慌慌张张,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这般模样。”

    “君上,臣得到消息,齐相苏秦忽然辞去相印而别。”剧辛说道。

    “你说什么?”卫峥和苏代两人都一愣,继而低声惊呼。

    “君上请看!”剧辛立刻从奉送一份信笺,卫峥连忙起身接过来打开一看,瞬即在亭台内来回踱步而走,许久,剧辛和苏代两人站在身旁看着卫峥,后者忽然悠悠长叹:“张子啊张子,出手果真毫不留情。”

    “君上……”苏代连忙问道。

    “秦王出手了!”卫峥说道。

    “秦王?”剧辛和苏代皆一愣。

    卫峥不经回想起了九年前五国相王之时,他们三人聚首东都洛阳的时候彼此的誓言:有朝一日,互为敌国,当放手一搏,不论胜败,彼此援手,共当危难。

    鬼谷纵横者流,纵与横注定要并列于世而角逐。

    三人聚首一别便是九年未曾再聚。

    卫峥悠悠叹息:“秦王已对我心有忌惮了,生怕卫国做大而成秦国大患,如今卫、齐、楚三国关系让秦国不安,大有互盟抗秦之势,秦恐之,张仪已然出手,欲再而连横瓦解三国可能出现的合纵抗秦之势。苏秦以身间齐,除你我三人知道,此外便是张仪,他了解我还有苏秦,势必坚信苏秦绝不会弃旧主。”

    这……

    苏代和剧辛两人都倍感吃惊。苏代忍不住的问道:“君上以为兄长会如何应对此事?”

    他和剧辛现在最担心的是苏秦接下来会怎么走?若是回到卫国,那就坐实了,卫、齐关系很有可能会深陷冰点,而此刻又被虎狼秦国忌惮,卫国大好局面很可能在一念之间陷入孤立无援之境。

    “如何……我也不知,但可以肯定季子绝不会回卫国……会去燕国也说不一定。”卫峥自言自语。

    是了,苏秦大有可能会去燕国,他知道这个师兄头很铁,既然要倾覆齐国,势必死磕到底。

    想到这里的卫峥忽然笑了,这让苏代和剧辛大为不解。

    是了,绝不会错,苏秦肯定料到了张仪必定出这么一招而提前为应对进行铺路,这一刻卫峥终于明白这位师兄派遣苏代乱燕还有另一重深意,那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一条继续间齐的后路。

    现在燕昭王只黄金台千金买马骨,满脑子想要报仇雪耻,对人才的渴望正是在最迫切的时候。

    苏秦必去燕国!

    卫峥无比肯定!

    再而转身,四处游离的目光地落在棋盘之上,喃喃道:“临危诡局,越是不起眼之处,往往隐藏致命杀机,卫国的体态变大了、变强了,同时也树大招风了……”

    ……

    十天前。

    齐都临淄,信侯府。

    信侯府正是苏秦的府邸,苏秦为齐国屡建奇功,不但执掌相印,更被齐宣王封为齐信侯,可谓是功成名就。

    这一日,一位陌生人来到了信侯府邸,并且被苏秦召见。

    这陌生人自称张仪故友,起初苏秦将信将疑,但随后他说出了一件发生在鬼谷一派演兵岭之事,苏秦深信不疑,因为他说的事情便是张仪、苏秦二人在演兵岭对弈的往事,只有他们二人知道。

    苏秦之才岂是常人能比?这位不速之客还没有说出来此的真实目的,他便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果不其然,对方坦言告知他自己以身间齐之事已经败露,而对方也坦言这是张仪所为,齐王很快就会知道你苏秦根本不是什么孙膑传人,本就是师承鬼谷,更为张仪同门,明为齐国谋实为燕国谋,还有更多的真相会被披露出来。

    尤其卫国的做大一举跃居而成战国的事实更是让他百口莫辩,看似对齐国有利,实际上为国屡屡从中得好处。

    那位不速之客没过多久便离去了,此时此刻身在府中的苏秦不禁仰望夜空长叹不语,而仆役正在收拾行囊,今夜他便要离开齐国。

    “张兄出招,师弟接招便是!”苏秦嘿然一笑,甚是洒脱,话音一落便回到案几上取来笔墨洋洋洒洒写了二十个字。

    苏秦就此离开了齐国。

    各为其主当放手一搏,秦王要谋卫国,所以张仪让苏秦间齐的意图败露了。张仪又把这个消息提前告知了苏秦,让他得以脱身,彼此援手,共当危难。

    有朝一日,互为敌国,当放手一搏,不论胜败,彼此援手,共当危难。张仪没有忘记在洛阳城时的这句誓言。

    临淄城外,苏秦再而回望齐都城,心下却并没有一丝气妥,并没有忘记倾覆齐国的使命。

    “有朝一日,苏秦必卷土重来,齐不倾覆,死不休还!”留下这么一句话,苏秦策马飞驰,直奔北方燕国反向而去。

    翌日,齐王宫。

    今日朝会,齐国群臣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因为相国苏秦竟然没有来朝。

    就在这时,群臣看到一位带甲兵士捧着托盘走向大殿,众人都看到了齐国相印还有一份信笺。

    “禀报王上,相国去向不明,只留下相印与信笺一份。”那甲士说道。

    “好你个苏秦,藏得够深的,寡人待你不薄,何其可恨!”齐宣王一听苏秦竟然逃了,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信服?这让他更加怒的皮肉抽搐,当下令道:“寡人倒想要看看他有什么话要说,太史,念——!”

    太史旋即拿起了那封信笺,目光一撇正欲念出却犹豫了,齐王微怒,呵斥道:“太史?”

    “遵命我王!”太史心中一颤,不愿触怒齐王眉头,当即念叨:“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功败垂成,悲夫。”

    信笺之上只有短短的二十个字。

    太史一念出来,面色突露诡异的群臣皆一语不发,有些本想要借此机会趋炎附势的臣子皆闭口不言。

    这份信笺洋洋洒洒二十个字,尤其是最后一句无比慷慨悲歌。

    齐宣王错愣不已,群臣皆闭口不言,苏秦留下的这二十个字精准无误的预言了齐宣王的话。

    身在庙堂的无不是深谙宦海的精明之人,显而易见,苏秦这封信笺是在告诉所有人,齐王无理指责和讽刺,而苏秦写下了这封慷慨悲歌的信笺,也驳斥了齐王对他苏秦的误解,尤其是最后一句功败垂成四个字。

    仅仅四个字,让所有人都明白了苏秦此刻的悲愤之心,因为这四个字与另一个大人物有关系,那就是鼎鼎大名的伍子胥。

    这四个字无疑是苏秦自比伍子胥功败垂成,以几百年前伍子胥的教训,这就由不得让人想起越王勾践和大臣文种、范蠡的故事了,才发生在几百年前的故事,那是斐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的警训。

    这已经是做臣子的古训。

    显然,苏秦已然如伍子胥那般功败垂成了,也不愿再做文种,只能做范蠡者流,选择激流勇退,不辞而别实则如范蠡明哲保身。

    让此刻的齐王脸色火辣不已的是,苏秦这封信笺的前一句,所谓“交绝不出恶声”便是在说即便你我君臣关系闹崩了,也不会相互讥讽对方,但齐王刚刚就这么做了,直接被狠狠的打脸。

    所谓“忠臣去国,不洁其名”,便是说我苏秦即便不论如何而离开齐国,也绝不会说齐国和您齐王的坏话。

    择主而事并非罕事,反过来就是说一个忠臣离开了一国,也不该污蔑这个臣子,而齐王恰巧做了。

    此时此刻,齐国群臣皆噤若寒蝉,庙堂之上落针可闻。

    齐王坐在王座之上一时间欲语而不得,现在他真的后悔听信了秦国的说辞了,什么狗屁有理有据,证据确凿,这分明就是秦国在挑拨他齐国的君臣关系,而且还成功了,苏秦这样的旷世大才就这样被逼走了,何其可恨,非但如此,自己还落得个恶名声。

    此时此刻,齐王一方面后悔莫及,另一方面也对苏秦更加怨恨不已,寡人有过你就不能好好解释吗?非要不声不响的离开?你苏秦倒好了,落得个范蠡激流勇退的美名,寡人便做了勾践得兔死狗烹的恶名,今后还有谁敢入齐国佐士?

    内心复杂到了极点的齐王又觉得苏秦这么做没有错,因为当年他亲自下令把子之给剁成肉酱,这就是在警告齐国的群臣,如此一来,苏秦被扣上了这样的罪名,要真的出现在王宫还有活命的机会?还敢不跑路?

    一时间,齐王惟有悔恨和恼怒相互交融。

    值得一提的是,苏秦离开了齐国,今后十五年内齐国国力已然在上升,但齐宣王在这十五年内竟毫无大作为,唯一可圈可点的便是继续力主兴办稷下学宫,实际上也是为了此次亡羊补牢之举,生怕天下名士不再入齐。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