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98章 置黄金台而千金买马骨@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步入卫峥执掌卫国第九年,四境战乱之势也趋于稳定,天下重归少有的宁静,七雄战国皆无战事而与民休养,卫国在中原继续力行胡服骑射,秦国攻占巴蜀需要消化,齐国因为先后得到了宋地陶邑,越国琅琊、江淮等地而高兴万分。

    天下虽然少有的安宁,但列国的君主却一刻不得安宁,秦国已经开始打楚国的注意,最大的目的是瓦解卫、齐、楚三国抱团的趋势。

    张仪正在精心准备他的连横大策。

    而就在这一年,北边的一个大国燕国的新君开始力行光复燕国。

    燕国是当下七雄战国除却卫国之外,唯一一个属于周室正统分封的姬姓诸侯国了,燕国由于地处偏僻,与中原往来不多,在春秋之际列国竞相争霸天下之时并未崭露头角,非但如此,曾一度被山戎外族入侵险些亡了国,还是齐国桓公在位时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把燕国挽救于灭国之时。

    而今战国天下,齐国已经不再是那个曾经对燕国有恩的姜氏齐国,而是田氏齐国,这一次齐国乱燕致使北境寒燕之地一片生灵涂炭,即位新君便是后来的燕昭王,这是一位胸腹国仇家恨的君主,即位之后接下了燕国的烂摊子,燕昭王毕生的理想便是复仇齐国。

    所谓种因得果便是如此,公子职曾经入齐为质子,齐国本来是打着拥护他为燕国新王的名义平乱,按道理说公子职会感激齐国,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燕国的百姓本以为齐国会一如数百年前齐桓公那般把燕国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恰恰相反,齐国打着高义旗号却是乱燕而来。

    没有人比身在其中的燕公子职更加印象深刻,而齐国也因此埋下了祸根。

    齐军扛不住压力而撤退了,齐国撤军却成为了一场掠夺,但燕国留下的这片烂摊子,燕昭王却不能不管。

    燕境,居庸塞。

    一辆轺车从燕都蓟城驶出,身穿便服的燕王轻车简从的离开了王都,一路向西北来到了名为“居庸塞”之地。

    燕昭襄王姬职接收破燕,心负国耻但弱小的燕国又如何是强齐的对手?姬职当下收了破败的燕地,治理燕国才是首要,才有希望报仇雪耻,而这需要人才辅佐!

    而在这居庸塞便有一位大贤之人,赫然便是郭隗,姬职对这个人无比熟悉,因为郭隗便是他幼时的授业之师,更是燕国重臣。

    只不过燕国历经子之之乱后,睿智的郭隗明哲保身选择辞官而别,数年来匍居在居庸塞不出。

    “臣郭隗拜见我王!”

    但见一草庐之外,一位年事已高的布衣老者对着年轻的燕昭王拜礼,姬职连忙亲手扶起,“老师切莫多礼!”

    燕昭王礼贤下士,不介意这寒碜草庐屋舍,扶着郭隗老先生入了屋舍,待坐之后,郭隗叹息的说道:“燕国遭此大乱,王上收破燕而即位,卑身莅临居庸塞探望老朽,可是欲招贤者,将以报仇雪国耻?”

    “还是老师了解姬职。”燕昭王拱手礼道,没有一丝一毫的国君架子,面对郭隗老先生的询问,他诚然点头,又道:“齐因吾国子之之乱而袭破燕,如此血海深仇,不共戴天。姬职继燕国大位便发誓,不报此仇死不瞑目。然亦知晓燕国国小羸弱,而强齐万乘之国,弱燕之国不足以报。然姬职望得贤士与共国图强,以雪先王之耻,此为姬职毕生之愿,望老师不吝赐教!”

    “国之新主,志高贤明,燕虽破败,国却有救了啊!”郭隗老先生看到燕昭王如此诚恳之心,如此坚定不移之志,不禁老泪纵横,姬职问计与郭隗,但闻他长叹一声便说道:“欲为帝者,与师而处;欲为王者,与友共处;欲为霸者,与臣共处;而亡国之君,惟役而处……”

    “王上欲求贤与共国,须谨知当屈己之意以奉贤者,如此,才华百倍于己之人便会追随而来。待贤之道,当先趋而后息,先问而后嘿,王诚博选国中之贤者而朝其门下,天下人闻王上朝其贤臣,天下名士必趋于燕矣。为国之主切莫对人狂暴凶戾,随意打骂践踏,必不现贤者也,惟刑徒奴隶伴随左右,国必危矣。”

    “姬职定谨记老师教诲。”燕昭王礼道。他听明白了郭隗老先生的这句话,贤明的君王才能招致才高的贤者以辅国,不尊重贤者便无贤者追随。

    想了想,燕昭王又问道:“老师,姬职该拜访哪位贤士方为妥当?”

    闻此言,郭隗先生悠然一笑,于是说道:“臣闻古来之君,欲以千金而求千里马者,三年不能得,清扫宫苑之人请愿助王求之,三月之后果然便得千里马,马以死,此人用五百金买了死马之首回报国君,国君大怒,曰:吾求者生马,安事死马而捐五百金?此人对曰:死马且能以五百金买之,况生马乎?天下人必以为大王能出高价买马,千里马自会现身。于是不到一年,王得千里马数匹。”

    郭隗老先生看着燕昭王若有所思的神色,笑而自荐道:“今王上欲招贤纳士与共国,不若便从郭隗始之,天下不知有多少名士的才华胜于郭隗,臣尚且被尊奉,何况胜过臣之贤者?天下名士岂会嫌弃路途遥远而不来燕国佐士辅王?”

    此话一出让燕昭王幡然醒悟,只见他毅然起身朝郭隗拱手一拜,“多谢老师指教,姬职明白了!”

    ……

    朝歌。

    此时此刻,卫峥和苏代两人在宫苑之中闲情惬意的对坐弈棋,苏代落下一子,便说道:“君上,臣近日耳闻燕国一趣事。”

    “哦?何事?”卫峥落下一子,好奇的看向对方,问道。

    “据传,燕国新君执掌破燕欲揽人才,于是请燕国老臣郭隗复而佐士,这燕王竟是为郭隗置黄金台,更为其建造豪华殿宇,据说比燕王自己住的宫殿都要奢华。”

    听到这里的卫峥不禁一愣,脑海中立刻浮现了一句话:燕昭王置黄金台千金买马骨。

    苏代说的津津有味,又道:“……非但如此,据说燕王还把宫中贵族所用的金银珠玉皆安置黄金台让郭隗随意享用。”

    “哈哈!”卫峥乐了,笑道:“郭隗此人我也略知晓一二,算是个贤者但才华也算不得经天纬地,依我看这朴素老先生也不见得会怎么享用。这燕王哪里是给郭隗享用,分明就是做给天下人看的,燕王这么招揽人才倒也的确有一手,燕国这个烂摊子也的确需急需要人才,亦可见燕国新君绝非庸主。”

    “千金买骨,其诚可鉴,可想而知,天下名士势必纷至沓燕。燕国算是出了一个好王。”苏代叹息的道。

    “先生不会也心动了吧?”卫峥开着玩笑道。

    “哈哈,君上说笑了,苏代乱燕,不到万不得已,毕生不想再入燕地。”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