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97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朝歌。

    自从公子驭诞生之后,卫峥也首次体会到了做父亲的感觉,卫国终于有了储君,这也让不少担心此事又只字不敢提及的卫国朝臣彻底安下心来。

    国君即位八年,卫峥也年过二十八岁了,一国之主尚无后嗣岂是小事?即便寻常之家也是大事。

    孝道,是华夏一族的道德根本,是这个民族文化的精髓,也是成型于春秋战国这个时代。

    圣人孔夫子的《孝经.开宗明义》便说道: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圣人的寥寥数语,道明了孝的本质、目的、以及意义。

    而当今天下的儒家圣贤孟轲孟夫子便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亦可见,这是华夏一族根深蒂固的思想。

    尤其在公族宗室之家,更是一国稳定的保障。

    卫峥何尝不知道下面的臣子在想什么?

    所以公子驭出生当日便立其为卫国储君,也是为了稳定朝野躁动不安的心。

    当下的朝歌一片蒸蒸日上的氛围,宫中别苑,身穿常服的卫峥抱着长子公子驭时不时的逗弄着,在其身后便是绫妫和狐殷两人。

    “小家伙朝我笑了!”卫峥走到了亭台之下坐着,笑道,看着狐殷、绫妫二人站在身旁,愣了愣道:“站着干什么?不累啊?坐!”

    “谢君上!”两女微微欠身便双双入座,卫峥却把目光放在了怀中的公子驭身上,绫妫看着他对驭儿如此喜爱心下也非常高兴,和狐殷的关系也非常不错,或许是因为知道狐殷不能生育,因而天然的对她有亲近感。

    绫妫知道自己貌不及狐殷那般一颦一笑媚态百放,深得君上宠幸,也不及她那般聪慧,也知道夫君更加宠幸她,但看到卫峥和他怀中的驭儿,绫妫已然很满足,甚至有时候觉得狐殷值得同情。

    绫妫同样也不笨,本身出生在王族之家,耳目渲染也知道王族公室非寻常之家可同日而语,绫妫知道驭儿便是她最大的倚重,所谓母以子贵,坦白的说,狐殷不能生育便对她和公子驭没有威胁,而君上对其宠幸比自己只多不少,真若与其争宠,狐殷要是给卫峥剩下一儿半女,绫妫知道自己肯定争不过她,即便如此,或许正因为她不能生育而更加让君上宠幸。

    公族之家从来都不是单单以情感而说,从利益上来说,狐殷反而是一大有利的“盟友”,绫妫自然与其关系要好,形同姐妹一般。

    王族公室之家,卫峥也绝不会认为会如那些幻想小说中一片其乐融融的局面。

    在权力面前,根本就不可能。

    人都是自私的!

    这是很残酷的事实,任何君主都得面对。

    卫峥心里如同明镜,只是这样的事情绝不会说半个字。

    “禀君上,右丞相求见!”就在这时,一宫中侍从来报。

    “好!”卫峥点点头,绫妫起身接手把公子驭抱起,卫峥笑看着她,道:“别听那些庸医的话整天呆在殿内坐月静养,多出来走动走动对身子有好处。”

    “谢君上体恤,臣妾一定谨记!”绫妫轻轻点头,笑道。

    “恭送君上!”狐殷说道。

    ……

    时间在缓缓推移,随着三国联军灭了越国,秦国吞并了巴蜀之地,“满载而归”的齐国大军也从燕国撤离,燕国历经子之之乱后,留下了一片生灵涂炭之地,燕昭襄王接下了燕国这片烂摊子,燕国虽然先历经子之之乱,后又历经齐国乱燕,但目下终归稳定了下来。

    北方的赵国虽然自五国相王以来已然称王,但赵武灵王对内始终命令臣民称其为君,这是时刻不忘告诉赵国的臣子,赵国国小羸弱,不足以称王,当养精蓄锐,图谋强国。

    公元前316年这一年天下历经四境战火不断之后,终于前315年,整个天下似乎重归宁静,但卫峥这些人却知道,当下平静不过是为下一次更猛烈的爆发暗蓄能量,平静的越久下一次爆发的能量就越为可怕。

    此时此刻的宁静,不过是飓风降至前的征召。

    卫国同样没有任何懈怠,历经喜得****之后,卫峥在宫中呆了一段时间便回到了斗士营继续亲自力行胡服骑射,必须要在下一个变局和乱局到来之前,卫国当有一万精锐铁骑方才得以应对更严峻的局势。

    而位于天下东南方,卫国的一块五百里飞地,即:江东一郡成为卫国的疆土之后,武安君白起亲自坐镇江东,稳定江东局势之后,白起下令开始在江东南部依托爱陵、乌程、武原三城为基础垒砌一道三百里长的南长城。

    趁着当下卫楚齐三国还处在“蜜月期”,武安君白起也时刻不忘卫峥的重托,当此良机正是抓准机会构建江东防御工事的时候。

    一方面,白起派姚尤这位心腹将领督促江东长城的建造,这道长城一旦拔地而起,江东南方就有了一道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屏障,长城的建造不仅仅是有防御功能,更有进攻的优势,面对地势复杂的南方地形,这道长陈显然更有利于调兵。

    白起垒砌南长城一度遭到了楚国的质问,不过卫国派出使臣对楚国的回应挑不出一点毛病,明确申明了建造这座长城不是为了防备楚国,而是为了防备遁入山野之地越人的滋扰。

    卫国的使者更拿出了自从占领江东一郡之后便开始不停的出兵剿灭越国旧贵夷族的实时来证明,的确如此,卫国有三万大军几乎一直在打战,在江东一带四处出击,如此一来有理有据,楚国也即便不喜也找不出理由,现在毕竟是在“蜜月期”,总不至于出兵干涉。

    实际上,卫国大军在江东一郡四处出击,剿灭当地势力是其一,其二是把江东一郡的越国旧势力揪出来之后,俘虏其加入垒筑南长城或为通江东一带山川菏泽而用,当地的越人愿意成为卫国子民便从此为卫人,不受徭役之苦,而一些反卫越人则毫不留情的贬为奴隶,从此毕生为徭役。

    白起虽然年轻,同样也不是善茬,他一心只有卫国和卫峥的重托,为了确保卫国的霸业基石以报知遇之恩,他可以牺牲一切,后来出土的当地文献发现,白起在许行、孙淑尤的辅佐下治理江东一郡五百里地。十多年来不停的剿山越、筑南长城、通江东山川菏泽,短短十五年时间内,有上百万的奴隶埋骨于此,无数人血与泪的堆砌从而造就了“人间天堂”。

    以卫国为主的商人不断的朝着江东一郡贩卖奴隶于此地,最终这些奴隶九成以上都为打造江东一郡而死,死一批又送来一批,反复不断,可以说江东一带挖出的一条条山渠、疏通的一个个洼地和南长城无不占满了奴隶的血与泪。

    一方面南筑长城、一方面发兵剿越匪、另一方面兴建水师,楚国缴获的越国水师战船,以经略北方中原的楚国依旧把楚国的水师部队维持以往的规模,并没有看中水师在江南一带的作用,结果便是把剩下的水师战船也先后贩卖给了商人,而商人则把这些战船转手卖给了江东水师。

    江东一郡南有长城则不惧楚军从陆路出击,更有武安君白起坐镇,而北依长江天险,也不惧齐国南下,兴建水师也不惧楚军水师,江东一郡在白起的经略下正逐渐的打造成一面铁桶。

    身在中原的卫峥趁着现在的良机不遗余力的朝着江东一郡输送资源,假以时日,江东一代自保绝不成问题,而今后,这里必将成为卫与秦国可以对拼国力的雄厚资本。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