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91章 秦王之怒@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十日之后。

    秦咸阳宫,内殿。

    “禀王上,司马错将军已灭蜀国!”一位兵士单膝跪地禀报。

    秦王一听手持青铜杯大喜而起,“好——!”

    “报——!”就在这时,又一兵士前来禀报:“启禀大王,卫、齐、楚三国联军于楚境衡山大败越军,武安君白起破敌二十五万,越王战死,其国已灭!”

    刚刚大喜过望的秦王赢驷瞬即瞳孔微缩,放下了青铜酒杯连忙快步走向禀报的斥候,一把取了那兵士手中的信报,打开一看,秦王目不转睛的盯着信笺内容下意识的念出:“……弃昭关……楚军假意败退,伏兵衡山潜之地;齐军假意败退居巢……白起诱敌深入,于衡山谷口大败越军,破敌十万……三国之兵合围三十里地之外巢湖宗之地……武安君乘胜之威势却围而不攻,疲越军再合而灭之,灭二十五万越军,联军总伤四万,亡一万……”

    “武安君……”秦王收回视线愣神的环顾四周,久久不能语,忽然之间面色勃然一怒,竟是把手中的信笺奋力一甩,宫中的几个侍从吓了一条,但闻秦王怒吼道:“可恨!寡人的武安君,你十金就夺走了?白起、苏秦、苏代、剧辛、姜牧、璟仓……卫国……”

    秦王喃喃自语,竟然对卫国的一众重臣的名字都逐一的念了出来。

    卫秦必有一战!秦王赢驷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张仪曾经说的一句话,起初还不以为意,但这一刻的秦王无比坚信,这一刻的秦王真正的心生了悔意,对当初那一步棋已是悔恨万分,本是为乱山东局势,没想到扶持了一个新的战国。

    如果没有走那一步棋,白起就是秦国的武安君,此等帅才惟吴起、孙武者流不可敌,这才是最可恨的!

    “不能再纵容卫国继续做大……”秦王喃喃自语,陡然大喊:“传相国……”

    弱卫之心已在秦王心中扎根。

    ……

    衡山之战,越国的精壮打的一干二净,越王姒无疆也战死沙场,越国的水师也在彭蠡湖泽大败,一国便是没了。

    此战之后,联军再次占领昭关,大军一分为三,兵分三路皆以势如破竹的态势攻下了吴越之地,齐国攻下了越都城琅琊,设立琅琊郡,白起率领卫国的军队东渡江水攻下了江东一郡,从此这块五百里左右的飞地成为了卫国的疆土。

    而楚军则攻下了会稽一郡,越国便是被三国瓜分,曾经称霸一方的越国从此便一去不返,永久成为了历史。

    这一年是公元前316年,越国灭国提前了十年。

    三国合纵力灭越国之后,齐、楚两国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起来,卫国被夹在中间也很是微妙,江东一郡,两个大国都眼馋,尤其是楚国,但白起率领卫国大军坐镇江东,武安君赫赫威名正如日中天。

    齐国楚国虽有觊觎江东之心却尚无一国敢有攻占之为,而在整个天下大势面前也不容许他们这么快就翻脸,司马错已经灭了蜀国,现在已经调转兵锋再次重演了假道伐虢,苴国正为蜀国国灭而欢腾的时候,秦军反手过来便是攻打苴国,苴国也灭了。

    剩下的巴国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巴蜀之地的局势对楚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面对虎狼秦国咄咄逼人的态势,楚国更不愿意与卫齐联盟发生矛盾,楚怀王也非常害怕落了口实进一步促使秦、齐、卫三国合力伐楚,这江东一郡短时间绝对不能拥兵。

    同样的,齐国在北境的战事也遭到了冲击,赵武灵王强势干预,并且拥护公子职为燕国新王,面对齐国之兵由义兵变成乱兵,齐国无疑彻底惹怒了燕国百姓,促使燕国君臣一心抗齐,再有赵国、中山国实际上出兵援助,秦国、楚国也在施压,这样的局势下齐宣王也怕群起而攻之。

    对于卫国这个一直跟着齐国鞍前马后的盟友,齐国也不想把他推向对立面,毕竟现在的卫国为战国之一,又有白起这样战无不胜的帅才统兵,卫国地处齐国西境要冲之地,现在与卫国闹僵对齐国不是好事。

    在这样的局势下,齐国占领了大半个燕国土地被列国逼迫要吐出来,齐宣王迫于压力不得不归还,但就在退兵的时候,齐军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占领蓟城在退兵之时竟是把燕国庙堂给毁了,而且把燕国的鼎给搬走,齐军一路退兵一路搜刮燕地财物。

    齐乱燕国,宣王对齐军纵容且视而不见,却是不知齐国为此又买下了一颗灭国的种子。

    偏偏又是曾经在齐国做人质的公子职成为了燕国新王,燕昭王亲眼看到了齐国如何乱燕而逃离韩国。

    齐、燕两国已然不共戴天。

    ……

    一个月后,广陵城。

    一支四万规模之巨的人马来来到了广陵,军队中硕大的“卫”字战旗异常醒目,大军一马当先的人赫然便是卫峥,此刻他一身戎装站在广陵城下遥望城门。

    城楼之上的齐国守将看着手中的信笺,片刻之后挥手大喊:“开城门——!”

    卫峥率领部队从广陵城北门浩浩荡荡驶入城内,齐国的将领并没见过卫国君主,自然不认识他,这一次卫峥是以卫国将领的身份从朝歌城南下而来。

    随行的部队有近一万五千人蛮夷奴隶,近两万的卫国带甲兵士,还有一支三千人的商人队伍随带了五百乘的沉重货物而来,无一不是器械刀兵。

    除此之外,大军当中还有近百人特殊的士子,正是农家一派的士子,不但许行在其列,还把孙淑尤给带来了。

    卫、齐两国现在是盟姻关系,换句话说现在是出于“蜜月期”,从亲疏关系来说,卫、齐两国无疑更亲,从地缘环境来说,不论齐国楚国想要攻略江东一郡,而这一点显然是楚国占据了优势,也天然的让齐国更加亲近卫国,即便是有觊觎之心。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齐国在背后支持卫国搞好邦交关系,江东一郡也能为齐国间接震慑楚国的一大砝码,毕竟齐国、楚国都是国力不相上下的大国,两者之间的关系一旦出现了意外,齐国就能借助江东这跟刺让楚国难受,取得优势。

    卫峥的这对人马在广陵城休整了一日,在盟国的帮助下已经备齐了南渡江水的船只,身在江东一郡的白起也命令船只北渡江水接应,大部队从广陵出动,乘坐船只入城东的邪沟进入江水,开始南下江东。

    此时此刻,白起位于江东一郡北岸的朱方城,在这里北望就能看到隔江对岸的江淮之地,齐、卫两国在这里算是划江而治。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