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9章 哀兵者,攻其先攻心@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屈原静等白起的回话。

    许久,遥望越军的白起不苟言笑的说道:“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越军虽然被中埋伏而大败,然越王依旧拥十五万可一战之兵,此等数量与我联军在伯仲之间,更成哀兵……”

    “……且不说我联军于此刻暗藏致命破绽!”白起终于回望屈原,此话一出让屈原微愣,显然听出了对方口中言之所谓暗藏致命破绽便是联军极有可能因心怀异心,在关键时刻出战不出力,这也是合纵最大的弱点。

    白起又说道:“即便我联军齐心协力全力一战,依旧胜负难料,即便胜也是惨胜。”

    屈原虚心抱拳而道:“敢请武安君指教!”

    白起再度远眺被包围中的越军,片刻之后下令:“传令下去,大军围而不攻,弓弩引而不发,三军就地严阵以待……就地起灶,时间不早了,我军将士也饿了,吃饱了再打也不迟。”

    屈原一听眼睛一亮,立刻面露兴奋。

    另一边的齐国大军,檀子遥望武安君帅车之上的旗手连忙道:“孟尝君且看!”

    田文看着西面联军帅车之上的旗手打着的旗语,瞬间兴奋不已:“妙!秒!妙哉!不愧是武安君,田文拜服,武安君竟能在大军乘胜之际如此沉稳,更妙计百出,田文若是统帅定然无武安君这般睿智从容,更无这般定力。联军围而不攻,挫其越军哀兵之锐气,越军无粮而我军有粮,只要围困越军两三日,待其兵疲将乏,越军势必不战而自溃,我军一战必克之!”

    末了,兴奋的孟尝君田文连忙补充道:“传令下去,谨遵武安君之命,大军严阵以待,命伙夫即刻起灶。”

    另一边,白起又下令:命伙夫多煮五万人的伙食,当然是给越军的将士准备的,不过却是吃不饱也饿不死,这一顿饭是挫其哀兵锐气,后面就只能饿着肚子看着联军吃饭了。

    严阵以待准备率军死战的越王发现三国之兵全无攻杀之意,不由得让他疑惑不解,但见此刻,武安君白起策马向前几步,对着越军阵仗当中的姒无疆朗声笑道:“越王……今日衡山之战必青史名留,白起伏兵于衡山谷口虽挫败越王十万兵,却也大感胜之不武,想来越王也是不服,然我白起堂堂三国之武安君亦不齿也。今日吾欲在这巢湖宗之地,两军皆吃饱喝足,再堂堂正正的决一死战,白起胜则威震天下,越王则亡国破家,反之则白起身败名裂,越王从此声威浩荡于天下,如何?”

    战意滔天的越王姒无疆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弄的心神大乱,愣愣的不知该何言以对,环目举望竟是发现东西两边的严阵以待的敌军后方冒起了炉灶熏烟。

    “当真?”越王疑惑的大声问道。

    白起说出这一段话,让姒无疆下意识的以为对方使诈,但对方十七万大军,兵强马壮又粮草充沛,更是合围自己的十五万残兵败军,白起不主动发起进攻,越王也不敢主动出击。

    越王如此一问,白起心中会心一笑,便又朗声回应道:“越王若是不信大可严阵以待,以备我军突发奇兵便是,亦或者越王大可率军主动出击,我白起接下便是。”

    越王姒无疆冷笑道:“哼,想诱我主动出击?尔等中原人诡计多端,本王已中你的伏兵之计,以为还会再中你的激将法?休想——!”

    武安君白起、孟尝君田文、左司徒芈原皆会心一笑,显然这越王刚刚中埋伏又被苏代狠狠的诓了一把,已是生杯弓蛇影之心,变得疑神疑鬼了,的确没有中激将法,但中了白起的攻心之计,却还未曾发现。

    一时间,本以为大战将会一触即发,却不料,此刻竟是成为了两军对峙的局面。

    白起面向越王拱手抱拳而不语,旋即策马回阵前,同时吩咐道:“大军不可松懈,时刻防备越军。”

    “喏——!”

    屈原目看着白起策马入军阵中刚刚扎起的帅帐,心下感慨万千,就是在这转瞬之间,他竟是连续使出了激将法、疲兵计、攻心之计等数道计谋,虚虚实实,可谓用兵如神。

    白起昔日攻宋之战大败宋军,取宋国西境,更陈兵丹水虎视睢阳;西征魏国,取两百里地,为卫国广国至七百里丰饶之地。

    此番统兵千里击吴越,今朝衡山之战,越军必败,白起又一次建立赫赫战功,破敌二十五万,加上以往破敌总计十三万有余的战绩,那就是将近四十万的耀眼战绩,屈原发现当即天下竟是无一人可与武安君白起相匹敌,猛将如云的秦国也找不出一个来。

    面向帅帐方向的屈原忍不住心中自言道:“兵者,诡道也,兵不厌诈。白起此人深谙兵谋之道,用兵如神,此等帅才怕是非吴起、孙武者流在世不可敌啊,此战之后何人敢言胜武安君白起?”

    ……

    随着时间推移,两军相互敌视对峙,联军的后勤线已经跟上,伙夫就地大肆起炉灶,晴朗高空顿时起一道道笔直的熏烟,围困在内的十五万越国大军不敢轻举妄动,时间缓缓流逝,时刻保持高强度警惕的越人也渐渐开始困乏。

    空气中飘逸着的饭香味弥漫到了越军阵仗当中,不少人精神一振,一闻到这香味本就饿了的肚子更加不听使唤的咕咕叫,不少越军将士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大王……”越军当中的一个将领提醒着疲乏的姒无疆。

    联军当中忽然分开一条岔道,越王微眯着眼睛极目凝望而去,只见一队伙夫拉着一辆辆马车朝着越军而去,马车之上赫然便是锅炉,莫不是飘逸腾腾热气。

    空气中的饭香味道更为浓烈,长途跋涉大败溃逃至此的越军士卒见此状况尽管不为所动,但他们的眼睛和躁动的心已经说明了他们很饿。

    这时,白起又出现在了联军阵前,朗声道:“越王,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姒无疆看到送至眼前的一列马车之上酒肉皆一应俱全,其余的锅炉只有稀饭,没有一丝肉味,目光移至敌军阵前,又闻白起朗声道来:“越王及其贵军若有所顾忌,享用之前可命人试毒即可。”

    越王当然要试,当下命令一批越人兵士先食用看看状况,挨个的试了一遍之后发现并无异样,十五万越军顿时眼露兴奋。

    “我军有十五万,只给五万人的粮食怎够?”越王不喜的大吼道。

    白起拱手笑道:“越王容禀,我军追击而来,所带粮草也无多少,这已经是极限了!”

    “哼!本王倒要看看你耍什么阴谋诡计。”越王冷哼一声道:“吃——!”

    一时间,双方大军都在相互警惕彼此的境况下开始进食,联军管饱管够,但越军就没有这个待遇了,说是准备了十五万越军的伙食,但只够五六万人吃饱喝足,这分摊给十五万越军都只能吃个三分饱,甚至出现了抢食的境况。

    终于,三国之兵吃饱喝足了,越军也吃了个三分饱,休息了片刻时间,越王再次叫阵而道:“而今如此,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白起!率你的大军与本王决一死战!”

    “呵呵呵……”白起和颜悦色的笑道:“越王稍安勿躁,且看这天色已晚,今日怕是不能开战了,待翌日破晓黎明,再战如何?”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究竟意欲何为?啊——”越王当场暴怒。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