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6章 不战而逃@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军营大帐内,兴奋的齐孟尝君说出了白起想要说的话,可见田文的才能亦且不容小觑。

    此时此刻,田文对于白起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到对敌之策,心下也不由得叹服,武安君之名果然不是盖的,显然,田文对于他的策略大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今日军议为绝密,任何泄密者立斩不赦!”白起面向众人肃然而道,屈原心有不平但也只能服从,卫、齐、楚三国封为武安君的白起,不但威望极高,更是执掌楚王剑,这意味着掌握了生杀大权,“兵贵神速,传我军令,翌日破晓拔营出动,大军入驻昭关。”

    翌日破晓,三国联军十七万兵士自西陵而出,入衡山而东进昭关。

    几乎与此同时,越王姒无疆也开始了调兵遣将,自从苏代为他献围魏救赵之逐一击破长策,姒无疆信心大增,这一战让他雄心壮志,击败了三国联军越国不但可以转危为安,或许可重现先王勾践称霸天下的盛举,想到这些的姒无疆浑身都激起了一腔热血。

    随着时间推移,越王之命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震泽湖的水师部队。

    苏代献策之后,越王与帐下的一群大臣进一步细化了苏代的策略,想要击破三国联军,关键是让他们从抱团转为分散,而要完成这一步则需要越国的水师发挥关键作用。

    越王勾践灭了吴国之后,也收编了吴国的水师部队,即便是当下羸弱的越国,但要说水师部队楚国依旧不及,这是地理环境和国策造成的结果,楚国疆土广袤无垠,但真正的重心一直是放在与中原诸国争雄,水师部队再强大也只能在南方活动,完全不能在中原发挥作用。

    在加上越来越羸弱的越国也不敢主动去招惹楚国这个南方霸主,楚国的水师自然也不及越国。

    但这一次越王姒无疆再起雄心壮志,加上要破解三国联军,水师正好派上了大用场。

    姒无疆的快马王命南下之后,越国的水师便从震泽湖而出,沿着中江进入江水一路西进,越军水师倾巢出动,除却原有的水师战船,越国境内的所有船只几乎全部被征调,大小船只加起来将近四百余艘,其中半数都是空船。

    显然,越王是准备要一路沿着江水对楚国进行一番掠夺,以前不敢是怕楚国的报复承受不起,但自从苏代说齐国有北患、楚国有西患,只要越国一战而克此次三国之兵,不论齐国还是楚国短时间都难以对越国再起征伐,姒无疆也赞同这一点。

    如此,还怕报复作甚?

    越国的水师在江水浩浩荡荡的西进,而陆路的军阵则是由姒无疆亲自统帅,从琅琊都城南下的十六万大军,江东北上的十一万大军,两路军队南北汇合至建阳城,总共二十七万大军当真是旷阔之至。

    另一方,楚国的水师只有一百多艘战船集结在了云梦泽南方的洞庭湖,武安君白起把越国水师进犯的消息送回郢都,当然也送回了他此次针对越国的破敌之策。

    白起建议为了确保安全,进言楚怀王暂时秘密离开郢都,楚王因此秘密进入了黔中郡的零阳,同时按照白起的部署建议,下令把楚国的水师进一步从洞庭湖调集南下藏于汨罗江下游的无暇关。

    只待越军水师进入圈套之后,楚国水师再入洞庭出江水一路顺流直下,在彭蠡(鄱阳湖)结成水寨阻绝越军水师退路,一举灭了越国的水师。

    另一路,越国水师已经出了彭蠡湖泽,并且一路西近直奔云梦泽而去,越军的水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打仗,目的是为了让楚军闻声回援郢都,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姒无疆能够从在陆路军队大破三国联军,这一路西近的越军水师根本就没有丝毫收敛,一路沿岸掠夺是大张旗鼓的进行。

    ……

    与此同时,武安君白起统帅三国联军浩浩荡荡的东出衡山,一路东进入驻昭关。

    昭关是楚国东境的要冲关隘,当年伍子胥过昭关的事迹至今都在天下广为流传,昭关以东便是越国,东进二十里地便是江水下游,这座楚国东境最重要的要塞坐落在两座山峰的要口,昭关的东西两面均是旷野平原。

    无论是越国要西进楚国腹地还是楚国要东进越国九夷腹地,这座关口都是要冲之地,如此地理环境,一旦发生战事,昭关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三日之后,白起统帅的三国联军十七万悉数入驻昭关,而越王姒无疆的二十七万大军也进驻到了昭关东北面的建阳,两军相隔不过是五十里地之遥,隔日便能抵达。

    这一日,三国十七万大军在白起的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东出昭关,三国是要灭越国的自然不会龟缩在昭关不出,否则越国不打岂不是要僵持了。

    白起统帅大军出昭关的同时,楚国的水师已经秘密的随着江水入彭蠡湖泽,白起的陆军和楚国的水师与越王的陆军和水师那声势浩大的场景相比,楚国水师则是悄无声息的隐秘出动,神不知鬼不觉的进驻到了彭蠡湖泽。

    而白起的率领的三国联军虽然没有楚军水师那么隐秘,但也没有大张旗鼓,没有做到进军之意闹得沸沸扬扬,总之白起统帅的大军动向本是不正常却要卖力的做出正常的举动。

    两天之后,昭关之外安营扎寨的伐越联军帅帐内。

    破晓黎明之际,大军纷纷拔营,而白起的帅帐之内聚集三国部将开始进行最后一次的战前大议,三国合兵的军队磨合不周,生疏是必然的,好在这一次联军针对的越国是带着必灭其国的决心而来,越国也没有张仪、苏秦这等逆天的纵横家辅佐。

    合纵伐吴越与合纵伐秦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针对联军的优劣势,白起为了竟可能的确保三国军队调兵遣将不会出现纰漏,联军也分为三路大军,孟尝君田文率齐军为一路,屈原率楚军为一路,白起者坐镇卫国大军为一路。

    战前的最后一次军议,白起反复对田文和屈原交代,确保万无一失。

    “禀武安君,大军拔营就绪!”一个甲士入帐禀报。

    众人莫不一身振奋,白起当即下令:“出关——!”

    碧蓝的晴空里,曜日逐渐高升,昭关外的三国联军一路东进,临近午时,白起等人已经看到了东面排开的步兵战车方阵。

    策马在前的武安君大手高举,三国联军纷纷止步。

    但见两军分别列阵东西两方,相互对垒,两军的距离不过只是一箭之遥,再进一些就要进入弓弩手的射程范围。

    只见沙尘因风席卷,尘烟蔽日滚滚袭来,对持的双方兵士总数近四十五大军立于旷野之外尤为撼人心弦。

    大战宛若一触即发!

    联军阵前,武安君白起策马而立于阵前,左右便是齐孟尝君田文,楚左司徒屈原,田文遥望前方伸手指向彼方大军中阵而道:“武安君且看,那便是越王姒无疆了!”

    一语不发的白起遥望而去,中阵的一辆护旗战车尤为显眼,而在护旗车后面则是由一辆六匹马拉驾的战车,战车正中便有一头顶羽冠,身披迎风斗篷的男子,赫然便是越王姒无疆。

    白起在遥望的同时,越王姒无疆也在打量着,片刻之间持纯钧剑遥指前方纵声大笑:“阵前何人?报上名来——!”

    白起不苟言笑,旋即策马挥鞭出阵前几步,遥望前方而拱手一礼,道:“在下白起,越王还是弃械归降吧,三国伐越,越国必灭,越王若肯归降,便可免其死无葬身之地,亦可保越民免受刀兵之苦。”

    “哈哈哈哈……”肆笑的越王更是狂傲,“白起?本王倒是有所耳闻,武安君白起,可是见过越国战法?”

    “吴越战法,天下一绝,在下今日自然要向越王讨教。”白起回应道,忽然策马退回原位,在遥望前方时,白起忽而手握蚩尤剑,这一幕让远方的的越王眼神一凝。

    “左徒……”白起忽然低声对屈原道。

    越王姒无疆以为白起要下令开战,却见忽然有一单骑快马直奔中阵而去,随即屈原策马而离,片刻之间,白起阵仗下的侧翼楚军忽然后撤。

    这一幕让越王姒无疆看的精光直冒,莫非……

    一想之下兴奋不已。

    楚军就在他眼皮底下后撤了,并且越扯越远,全无战意可言,越王已然看到敌军阵仗有些不稳,又过了一段时间,齐国大军也后撤了,正欲拔剑而出的白起回望后方,忽然大吼一声:“鸣金收兵——!”

    “呜呜呜”的号角声忽然响彻天穹,三国联军就这样乘兴而来,未战便败兴而退,没有任何征兆,尤其是楚军撤退的尤为迫切,实在匪夷所思。

    但越王姒无疆却因此欣喜若狂。

    “哈哈哈哈……”此情此景,越王姒无疆笑的更加狂盛:“一定是楚王召回楚军驰援郢都,定是如此。三军听令,乘胜追击,此战将是我大越再而霸天下之战,战车冲阵!杀……!!”

    悠长尖锐的号角声在越国大军之中突然响彻,但见越军阵前八百辆战车飞驰而来,越军大阵奔袭而出朝着三国大军迫境而去。

    “传我令,战车全部舍弃,速速退守昭关。”军中策马飞驰的白起下令道。

    “千乘战车全部舍弃?”屈原和孟尝君田文瞪大眼睛,白起当即厉声令道:“这是军令,弃车——!”

    “待诱敌深入衡山,战车不利发挥,越军缴获了也无从发挥,也罢,便让那厮高兴一会儿!”田文一说,当即肉痛的下令把齐军的战车全部丢下,楚军、卫军的战车也尽先舍弃。

    追击的姒无疆见此情形更是狂喜,仿佛看到了大越重现勾践称霸天下的盛景,大喜之下督促大军加快追击速度。

    昭关。

    苏代在城上看到尘土飞扬的景象,联军战旗已经入目可见,大军正直奔昭关而来,在其后方还有更庞大的一支军队尾随追击,赫然便是越国的军队。

    “将军,看来武安君诱敌初告功成,快开城门迎大军入城,命守关将是准备迎敌。”苏代连忙对着身边的守城将领而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