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5章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王帐之内,一个侍从捧着颇显陈旧的长条木匣朝着越王恭恭敬敬的走来,越王姒无疆旋即起身,一语不发的打开木匣,内部有一个锈迹斑斑的长方形内匣,颇有古味,越王伸手打开青铜匣,但见一柄剑器被裹挟在丝绢之中。

    姒无疆手持剑器回身望向苏代,后者立刻上前双手捧起这口盖世名剑,立即感到了一股沉甸冰凉的寒气,苏代是一个酷爱剑器的名士,一搭手这柄湛卢剑便知道绝非凡品。

    仔细品味手中的这口剑器,发现湛卢宝剑散发着幽幽光泽,沿着剑鞘、剑格,这口剑长三尺一寸,苏代掂量一下分量,觉得这口剑器十分趁手,一时兴起,当下便是拔剑出鞘,忽闻一阵清亮悠长的声音铮铮作响,连绵不绝,湛卢出鞘,但见一道幽光在剑锋之上悠悠划过,在剑身形成了一道幽幽弧光,

    “湛卢宝剑不愧是五大盖世名剑之首!”苏代痴痴的说道。

    越王见苏代痴迷之色,顿时倍感有面子,大为得意的说道:“先生献策岂能无回报?哈哈,待我越国称霸天下,本王再送先生一块封地,如何?”

    苏代手持湛卢宝剑,大笑道:“外臣在此预祝大王旗开得胜。”

    ……

    五日之后,苏代离开琅琊便一路星夜兼程自北南下,他走之后,越王与帐下的群臣商讨了许久,最终确定了作战策略,便是采用了苏代所献之策,越王帐下本就没有谋臣,苏代这条计简直无可挑剔。

    几乎就在苏代南下的同时,越王姒无疆也派出了快马斥候南下,命令处在江东一郡震泽湖的越国水师上溯江水,孤军深入,直捣楚国郢都,要来个围魏救赵之计。

    越王则是率领二十七万大军一路南下,显然是如苏代所说那般,让越国大军从水陆并进,水师孤军深入佯攻诱敌,把联军中的八万楚军分割出来,他的二十多万越国大军则顺势先灭掉齐、卫两国军队,最后南北水陆合兵,水陆并进一举再灭楚军,完成苏代所言之围魏救赵,逐一击破。

    ……

    楚国东部西陵的原野之上烟尘蔽日,三国联军十七万大军再此聚合,一场大战宛如一触即发。

    此时此刻,三国联军统帅的白起召集了三国部将谋臣商议破敌之策。

    而在西陵城之外,苏代单骑策马飞奔,一路风尘仆仆而来,眼见西陵之地有十七万大军的连绵营帐,一眼望去,帐篷连天,猎猎招展的战旗之上有卫、齐、楚的字眼,还有一面“白”字的帅旗,气势壮观得令人侧目不已,苏代见此一幕心下大喜,立刻加快速度飞奔而去。

    “武安君,据探子来报,越王姒无疆已然弃琅琊城举兵南下,倾国之力聚兵迎击,越军数目不下二十五万。”一个将领对白起说道。

    帐内在列的齐孟尝君看着垒砌的沙盘地图而道:“越王倾国之力,势必不能持久,我军大可概不应战,先挫其锐气再以逸待劳,拖延三五个月,越国国力势必无法支撑,越军势必军心不稳,兵疲、库乏,当此之时我军出击,必能一战而克之。”

    孟尝君田文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人连连点头,越国大军看似强大,光是兵力就多出了白起的三军将近十万之巨,但打仗从来不是正面对拼的,对于四方蛮夷或许如此,但对于中原将领善施计谋,推崇诡道兵者,两军对垒绝不会是见面就火拼这么粗莽。

    目下越国看似强大,但却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如孟尝君田文所言,越国打不起消耗战,而三国之兵却是打的起,甚至可以说跟与越国对峙个三五年都没有丝毫问题,白起这十七万联军的背后是卫国、齐国、楚国三大战国的国力在背后为他提供强大国力支持,越国国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己方长出正式彼方短处,以己之长攻彼之断。

    显而易见,孟尝君对双方的优劣势看的透彻,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士,孟尝君也是声明赫赫之人,历史上他进行一次合纵伐楚带着齐、韩、魏三国之兵打得楚国兵挫地削,一次合纵伐秦打的秦国也是兵挫地削,连函谷关都丢了,致使秦国十五年不敢东出。

    “报——!”就在这时,一个甲士进营帐禀报:“启禀武安君,帐外有一自称苏代的士子,自称是卫国之臣有大事禀报。”

    “苏代?”剧辛一听,面色微顿,便看向白起而道:“苏代可信。”

    白起当下便有请,一旁的孟尝君田文忽然疑惑的说道:“苏代?这不是燕国之臣吗?田文还记得有一次燕国派齐使者是苏代,怎么成了卫国的臣子?”

    剧辛一听笑道:“的确如此,苏代确实曾为燕国之臣,不过目下已经是卫国之臣,现如今燕国大乱,择主而事,并非罕事呐。”

    苏代乱燕的事情全天下人目前只有卫峥、苏秦和剧辛三个人知道,孟尝君听剧辛这么一说,也的确无法反驳,更不愿意在燕国这件事情上牵扯过多,齐国本为义军却成乱军,这本就是令天下人不齿的事情。

    片刻之间,苏代匆匆入账,“见过武安君,孟尝君,右丞相,左徒……”

    “先生,你怎来此……?”但闻疑惑问道。

    “在下刚刚从琅琊星夜兼程南下西陵与诸位汇合。”苏代说道。

    “你去了琅琊?”剧辛吃惊的说道,众人也非常疑惑。

    “在下身受君民,君上派我入越为三国联军创造战机……”苏代立刻便把他在琅琊的事情说了一遍,众人一听莫不震惊,而武安君白起陡然间眼眸精光一闪,正在不断的思绪着。

    “苏代,你胆敢拿郢都做诱饵?”屈原惊怒而道,一想之下又道:“不对,是卫侯,他竟敢如此大胆。”

    白起终于说话了:“兵者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已知,又何惧之有?孟尝君所言不假,行疲兵之计以逸待劳不失为好战法,然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国亦无常势,天下亦且无常行啊,能以最短时机一战而克之,可免再生事变。”

    屈原也知道,天下局势瞬息万变,目下更是四境大乱的局面,谁也不敢保证拖延下去会出什么乱子,能以最快的速度灭掉吴越也免得生出事变,自然是最好的。

    只不过让屈原愤愤不平的是,那楚国郢都来玩火实在可恶。

    “武安君可有应对之策?”屈原急忙的问道,大有一副如果没有,那就真的要撤兵回援了。

    “有!”白起言简意赅,片刻之间的思绪,随着战局的变化,他顿时改变南下攻九江,破会稽的战略意图,当即命令道:“传令三军,翌日破晓即刻拔营,大军即刻进驻昭关严阵以待,待越军水师上溯江水……”说到这里,白起看向了屈原:“左徒,你率领八万楚军退出昭关,一路向衡山西退,记住不是有序撤退,而是仓皇撤退。”

    屈原收敛了怒意,但见白起遥指沙盘地图衡山以北:“大军进入北衡山,你退至“潜”便埋伏于此按兵不动,此地时绝佳伏兵之地。”

    白起又看向田文而道:“楚军一旦诈退伏兵与潜,孟尝君你便率领齐军也退出昭关,如楚军一般,你率领齐军一路北上佯做休兵回齐的样子,退至西北六十里地的居巢,待时而动。”

    众人默不作声,营帐之内但闻武安君的声音:“至于昭关,就由我亲自统帅卫国五万大军暂时驻守,越王见楚军仓皇回援,齐军不战而归,定以为三国合纵不攻自破,势必率领二十万大军猛攻昭关,驻守昭关的五万大军坚守一日,我便弃关仓皇向西诈逃,一路迎敌只败不胜,越王势必乘胜追击,待我军进入衡山潜地……”

    孟尝君看着沙盘地图眼睛一亮,兴奋之下,忍不住的抢答道:“……于是埋伏此地的八万楚军以奇兵杀出,武安君的卫国大军顺势回马杀来,打一个攻其不备,措手不及,越军必败,大败而势必向东回归逃窜,我齐国大军则当此局势从居巢倾巢南下,将溃逃越军拦路截断,齐、卫、楚三国再度合兵而围杀之,一举歼灭越王二十七万大军。”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