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4章 苏代说越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三更完毕,求订阅支持~~~)——

    苏代随同那甲士进入越军军营之内,心下回想着数天前卫峥闲聊的时候说过当今越王姒无疆这个人,卫峥的评价则是两个字:庸主。

    越国自从于天下东南而称霸之后,勾践杀害了文仲,范蠡归隐中原,实际上范蠡来到了中原陶邑成为了商人,不得不说范蠡果然是大才,料定陶邑这块地会逐渐繁荣,也由此成为了天下有名的豪商巨富。

    越国自勾践这个春秋霸主之后,越国也如同流星一般闪耀一时便从此愈发暗淡,甚至连中兴气象都没有出现过。

    面对北边的强齐、南方又有强楚,越国被夹在中间,数十年都是在两大强国中夹缝求存。

    苏代进入王帐之内,一眼便看到了榻上正襟危坐的大汉,头戴天平冠礼,知道这就是越王,苏代拱手一躬身,礼道:“周人苏代,见过越王——!”

    “来呀,看座!”姒无疆早已经从禀报的小吏那里得知苏代的来由,却打着腔调故作问道:“先生来此,为名?为利——?”

    一名窈窕细腰的越女侍从搬来席垫放于左侧,苏代道谢越王赐座便席地而坐,面对越王的问话,就坐的苏代拱手面王又说道:“敢问越王,卫、齐、楚三国聚兵合将,武安君白起统军,三国合兵欲伐越国,越王可有破敌之策?”

    “这正是本王忧虑之所在,你说这齐楚两国一向刀兵相交,此次怎就联合攻我。”姒无疆显然有些慌了,苏代看在眼里心中一笑,越王故作壮胆的说道:“话虽如此,然我大越武士带甲二十八万,比他们足足多出了八万,武安君白起又能如何?”

    苏代拱手问道:“敢问越王,越军能久战否?”

    “这……”姒无疆犹豫了,越国的确比三国联军多出了八万甲士,但这个兵力优势却并非对联军形成压倒性的优势,越国倾国之兵势必不能持久消耗,一旦白起决定打消耗战,越军必然不攻自破。

    姒无疆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眼下叹息懊恼的自言:“可恨,本王帐下若有范蠡这等谋臣该多好啊。”

    话音刚落,越王顿时凝望苏代,眼睛一亮,这中原人士不是说有破敌制胜之策?越王当下连忙问道:“先生可有破敌之策?先生若能解本王之忧,本王必拜先生为卿,如同范蠡一般做本王的军师。”

    “未立寸功,岂敢之,在下不才,确有一计,不知大王愿听否?”苏代笑道。

    “先生教我——!”越王连忙问道。

    苏代顿时侃侃言:“卫、齐、楚三国联军虽然来势汹汹,确也如当年公孙衍六国合纵攻秦一般隐患重重,看似凶悍,实则外强中干,他可合纵伐来,大王亦可逐个击破。”

    越王姒无疆一听那双虎目陡然发亮,当年合纵攻秦的声势何其之盛,联军号称车乘上万,带甲百万,最后却被秦军大败。这叫做苏代的中原士子莫非也如张仪那等人物一样?越王觉得很有可能,中原士子诡计多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如何各个击破?先生快快说来!”越王按耐不住的问道。

    苏代反而问道:“大王,可是准备与敌军决战?”

    “不然?”越王也反问道。

    “苏代以为不妥,宽且大王欲决战,白起若不应战而是看越军不能久战消耗而打拖延战呢?大王不若这样,必可逐一破敌。”苏代如是说道:“越国自灭吴以来接收了吴国的水师,当今越国水师实乃天下第一,楚国一向乃以北进中原为主,故水师不及越国也。大王可派越国于震泽的水师从江水一路西进,上溯入江可一路直达云梦泽入楚国腹地,以水师孤军深入佯攻威胁楚国郢都,如此一来楚王势必召回楚军回援,此乃围魏救赵之计也。”

    “三国联军势必由合兵化为分兵,军心势必涣散,大王的水师牵扯八万楚军一旦脱离联军而回援,齐、卫两国的军队只有十二万了,而越军带甲二十八万精锐,于是大王则可以优势兵力在乘机亲率大军打一个攻其不备,是故必灭齐、卫两国大军,再合兵水师一举灭了楚国八万军队。”

    “如此一来,大王破三国联军也无惧第二次合兵,因为齐国北境与燕赵相争,楚国西境与秦争巴蜀,故两国势必一战而衰,必不能再起征伐。楚越边境延绵千里,云梦泽之地无不是肥美沃土之地,大王携大胜迫境而来,逼楚国割地求和,得此丰饶之地,大王再与民休养,越国则中兴有望,乃至重现勾践霸业亦是未尝不可。”

    末了,苏代看向越王不再多语,后者一愣一愣的看着他,忽然肆意大笑不止,连声叫好:“好好好!先生大才也。”

    越王笑着笑着,声音戛然而止,陡然间注视着苏代冷漠阴声的说道:“先生既然不愿辅佐本王,为何献策于我?嗯——?”

    但凡无事献殷情,基本没有好事,天下哪有这等好事,越王姒无疆也不傻。

    “大王英明。”苏代坦然笑道:“实不相瞒,苏代是燕国之臣而事主燕王哙,怎料燕国大乱,我主惨死乱军之中,此番献策实乃齐国欺人太甚,大王应当知道,齐军北伐本是义军,我燕国上下翘首期盼齐国为我燕国平定内乱,却不料义军反而成为了乱军。苏代献策,大王若是能够败了三国联军,也是在帮助燕国啊,大王明鉴。”

    “噢……原来如此啊。”越王姒无疆恍然大悟,齐国的事情越王已经知道,子之都被齐王剁成肉酱的事情都传到耳朵里了,瞬间再无疑虑,旋即又纵声大笑:“齐人愚蠢,背信弃义,终是遭来大祸矣。”

    一笑之后,对苏代起了爱才之心,不由得再次挽留道:“先生旧主仙逝,不若就此来越国助本王,一如本王之前所说,只要先生愿意辅佐本王成就不世霸业,出将入相不足道哉,本王许诺两百里封地给先生,如何?”

    “外臣多谢越王美意。”苏代婉拒道:“外臣为燕国之臣,先王已故,确受新王之君命,若于危难之中弃旧主,又与齐人那等不义之徒有何区别呢?”

    越王一听大感可惜,但也更加赞赏苏代,又道:“先生之高义令本王侧目,强按牛头不饮水,既如此本王也不强求先生了,不过先生献如此大策于我,到底于本王、越国都有恩,若是不报,本王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先生但说便是,只要本王能做到的,先生有所求必然满足,君无戏言。”

    “越王如此美意,外臣若是在推脱反而失礼了。”苏代拱手笑道。

    “这就对了嘛。”越王开怀大笑的说道。苏代想了想,便道:“外臣在燕国便听闻,越人善剑,人人爱剑,就连无数越女也是剑道高手。天下名剑皆出越人之手,欧冶子之名苏代如雷贯耳,外臣酷爱名剑,目下便厚颜从越王这里讨一口名剑。”

    越王一听顿时大笑:“先生还真是找对了,要名剑大越多的是,大越历代先王皆收藏名剑无数,本王便藏有数十柄天下名剑,本王若能成就霸业,先生功不可没。赠一般的名剑也是万万不可,本王有五柄绝世名剑,曾是先王勾践所有,今日先生讨剑,便从这五口剑中挑选一口即可。”

    苏代吃惊的说道:“敢问越王,这五剑可是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传说这五口名剑皆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这五柄绝世宝剑当真都在大王手中?”

    “然也——!”越王甚是骄傲的说道。

    苏代连忙起身拱手而行一大礼,道:“苏代岂敢讨要如此宝物!”

    “先生就莫要推辞了,五口绝世宝剑,任凭先生选取便是。”越王姒无疆豪爽阔绰的说道:“本王爱名剑,但更爱才啊。”

    苏代心中一叹,这越王求贤还舍得,但见苏代长身一躬,而后说道:“承蒙越王厚爱,苏代就不再推辞了,湛卢——!”

    相传湛卢宝剑在吴越争霸时,越王勾践战败,把湛卢宝剑献给了吴王阖闾,吴王视为国宝,每日佩戴在身,后又落到了楚国被楚昭王所得,现在看来并没有被楚昭王所得。

    越王一听微愣,直接选了排名第一的湛卢,还真是大胃口啊,但话已出口岂有改言之理?当下豪爽的令道:“来人,取湛卢宝剑!”

    ……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