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1章 纵横者流@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苏代的为子之夺权完成了第一步骤,第二步便开始运作,目的是让燕王哙由憧憬尧舜让贤,转为真正进行让贤。苏代便让子之安排了一个人找到机会对燕王哙说:上古时期,圣人尧要禅让给许由,但是许由这个贤者不愿接受而且还跑掉了,但是,尽管尧没有禅让成功给许由,但也得到了禅让的美名。

    苏代安排的这个人先说出了这个故事之后,再顺势进言建议燕王哙不若把假意把王位让贤给相邦子之,然后审视他的态度,子之如若接受禅让则证明他不贤,不可让贤与他,子之如若不接受便是真正的贤者。

    燕王哙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便采纳了意见。

    听到这里的卫峥乐了,不由得抢答言道:“……于是,子之假装再三推辞,万般不肯接受?”

    “正是如此!”苏代侃侃言道:“燕王见子之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王位,便以为他就是真正的贤者,便认定了他,让他必须接受禅让而成为燕国的新王。”

    旁坐的剧辛看着这两个纵横家一问一答的,实在忍不住咽了口吐沫,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不由自主的回想到了苏代开场前说的那句话: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审得其情,乃立三仪,以得其利也。

    纵横家的手段太可怕了,简直防不胜防,几乎无孔不入。

    欲攻其人,先攻其心,欲攻其心,先揣其情,结其情而后料其行,可以无所不破。

    这就是鬼谷绝学纵横之术么?

    被纵横家揣摩到了心思,实在太可怕了,当他们这样的人彻底摸透了一个人的喜怒哀惧之后,也意味着攻破了最坚固的防线。

    当下的剧辛不仅仅大开眼界,更是对眼前那个如同好奇宝宝一样在聆听故事的卫峥久久不能释怀,越是这样就越看不透,看不透就会心存敬畏,剧辛在无形中不知不觉又对卫峥多了一分敬畏。

    恐怕这世间无人能够看透卫国之主的心吧。

    这时候,苏代继续说道:“……也就是在今年,燕王哙在蓟城举行了禅让大典,在隆重的典礼上真正把燕王的位置禅让给了子之,从此子之面南称王,而燕王成为了臣子。第二步成功了,第三步紧随其后,三步功成,燕国必乱……”

    确说苏代口中说的最后一个步骤,他又安排了一批人说燕王哙,说:上古时,大禹禅让伯益。但大禹之子“启”却仍旧身居要职,大禹仙逝之后,启兴兵杀死伯益而得其位,于是立了夏王朝。天下人都耻笑大禹明面上是禅位让贤给伯益,实际上是让儿子自取,否则为何还要让自己的儿子身居要位呢?

    燕王哙幡然醒悟,于是彻底把自己的亲信等数百个原来身居要职的臣子统统革职撤掉,再让子之重新任用他的亲信。

    燕王哙做了这一步之后非常高兴,觉得如此一来大禹的悲剧就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了。

    “……于是燕国大乱,苏代幸不辱命,历时三年完成了二哥重托于我的间燕乱燕之使命。间燕功成便遵照二哥之命南下朝歌面我主。”

    听到这里,卫峥缓缓点头。

    剧辛整个人几乎都懵了,而今如此他在局外清清楚楚的看着这盘棋局是如何一步一步推进,听着苏代通过燕王哙进行布局,在利用子之层层设局,帮助子之一步一步完成夺权的计划。

    可笑当今天下,都认为是燕王哙是主动让贤给了子之,燕王哙也的确是了,但实际上燕王哙不过是被利用的一枚棋子。

    一切都是苏代在暗中谋划了这场大戏,即便身在局中的燕王哙也不知道,甚至直到死在了蓟城也还不明白是被他人所利用。

    苏代自从完成了第三步之后,无论谁在燕王哙那里说子之的不是,都被他认定是嫉妒贤能而想要谋害子之。

    非但是身在局中的燕王哙不知道,确切的来说身在局中的所有人除了苏代一个人,其他人皆一概不知,局中所有的人都是他苏代为乱燕国的棋子之一,只有他这个下棋之人明白这一切的真相。

    剧辛今天算是彻底被震撼到了,对于鬼谷纵横家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认识,更让他坚信一个心惊肉跳的事实:能与纵横家斗法的,只有纵横家。否则与他们为敌者一定是被卖了还不知道,燕王哙、子之就是典型的事实,被苏代卖了直到到死在了蓟城也不明白原因是哪里。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可怕——!”剧辛忍不住心中喟然而道,苏代为他揭开了间燕乱其国的大戏真的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显而易见,欲望才是万恶之源,燕王哙向往尧舜而心存让贤做圣人的欲望是根源,这成为燕国内乱埋下了伏笔,苏代借助子之的欲望在暗中把他推向燕国之主的位置上,也是把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子之做了燕王便坐定了燕国大乱不可回旋的余地,为此苏代最后在添一把火,他的第三个步骤让他有了绝对把握使得燕国在自己预设的时间之内发生大乱。

    燕王哙把王位禅让给了子之也就算了,还把数百名身居要位的旧权贵统统撤掉,这等于是彻底把燕国内部的旧势力推向对立面,于是这些被夺权了的旧贵,一部分旧贵族依附太子平,太子是最不能接受子之为王的,作为不可能容许子之夺了他应得的位置。

    于是乎,太子平登高一呼,祭出“平乱之名”带着一批亲信杀入燕国。

    还有一股势力便是齐国,也是打着“拨乱反正”的名头率军北伐燕国,也是以平子之之乱的名义,但却拥护公子职为新王,燕国内部的一部分旧贵族绝大多数都选择了投靠公子职,因为有齐国这个大国和强国的介入,燕国内部的权贵都认为公子职能够成为燕国的新王。

    就这样,本来稳定好好的燕国因为燕王哙的禅让而爆发内乱,这场内乱进一步恶化演变成了太子平与公子职的之争,随着时间推移局势也不断恶化,赵国、齐国、中山国乃至秦国、楚国等势力先后介入燕国的内乱之中。

    天下列国形成犬牙交错的局面,七雄战国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燕国的内乱遭到他国的介入是必然的结果。

    现在的北境几乎乱成了一锅浆糊,而始作俑者的苏代,这个耗时三年一手精心策划导演了这场大乱的人却潇洒的离开了那片是非之地,并来到了朝歌城向他真正侍奉的君主汇报。

    苏代悠然平静的说道:“……臣离燕国之前,齐国大将匡章率领大军一路北伐,燕国内部的权贵翘首期盼平乱的援军,在他们的接应下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匡章很快就破了蓟城。臣在武阳城的时候得到蓟城传来消息,燕王哙死于战乱当中,子之不敌匡章,战败而逃,逃亡失败被齐军俘虏……在蓟城示众被……被剁成肉酱!”

    “据说是齐王下的命令!”苏代补充道。

    “剁成肉酱?”剧辛震惊的有些发懵。

    “千真万确,蓟城的老百姓都看到了,要不了多久恐怕整个天下都会知道。”苏代肯定道。

    “齐王怎么如此残忍?”剧辛忍不住的说道,实在感到不可思议。

    而苏代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冷静下来的剧辛很快就明白了齐王的用意,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卫峥。

    显而易见,齐王这样的举动是在警告齐国的臣子,警示齐国的权臣、乱臣,切莫效仿之,否则就是子之的下场……剁成肉酱!!!

    难怪苏代低头不语的自饮一樽,这种事情怎么在这种场合说?那是大忌啊,尤其剧辛明白自己身居高位,不论如何,涉及到忌讳的事情,忌讳之所以是忌讳,那是不能说不能碰,否则会惹来大祸。

    没有人知道卫峥此刻的想法是什么,片刻之后,剧辛和苏代忽闻他不苟言笑的说道:“燕王哙、子之都死了,燕国怕是乱上加乱,燕国人翘首期盼的齐国援军……呵呵!”

    卫峥说到这里自饮一樽,酒水灌入喉咙之后忍不住长叹一声,进而嘿然笑言道:“……燕国人怕是想不到他们翘首欢迎的义军很快就会成为乱军了……先生的这盘局,甚是精彩,令人大开眼界。只不过是依旧是天下棋盘的一个小角落,这盘棋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燕王哙、子之这几枚棋子已提子,但这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新的棋子已然入局……至于下棋的人么……嘿……”

    苏代和剧辛闻此言,对卫峥口中所谓的下期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有两个答案。

    一个就是卫峥本人,另一个说的便是苏秦。

    至于卫峥口中所说新的棋子,其中最重要的一枚便是齐国,苏代知道他受二哥苏秦的重托而乱燕国,目的就是为了燕国内乱而引诱齐国入局,一环套一环,一盘更大的局,大到苏代也难以想象的局逐渐让他看的越来越清晰。

    苏代心中慨然叹息不止,对于兄长苏秦自叹不如,而对于卫峥更是敬佩的犹有过之,自己是放眼一国。

    而君上……却是放眼天下。

    他似乎能够理解自己的兄长苏秦为何会佐士卫国了,也只有这样的君主才有资格让兄长苏秦去追随,当然还有自己。

    能够侍奉这样的雄略之君,苏代心中倍感热血沸腾,更期待这个天下今后会走向何方,卫国会走向何方。

    ……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