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0章 苏代乱燕@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虽是夜晚,大殿之内却也灯火通明,到了内殿卫峥便请苏代坐在了东面的上位,如此礼制座次让苏代备受感动,一国君主面朝南方的座次变成了宾主座次,小小不然的一个举动却是非常之举,这让她知道卫峥是想让自己不要有任何拘泥,放开心的说话便是。

    卫峥笑道:“我等边说边吃喝,两头不误,这里无外人还是莫要有讲究了。”

    苏代拱手道:“臣此番多有唐突,还望君上恕罪。”

    闻此言,卫峥微笑而摇头,转身一罢手,殿内的侍从前前后后退去的一干二净,这才说道:“先生匆忙而来,说明事情紧急,据我所知先生三年前入燕佐士,燕都蓟城大乱之际匆促入我朝歌,到底发生了什么?季子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这倒没有。”苏代缓缓摇头而说道,片刻之后,他郑重的面君而言:“苏代不才,但深得二哥信任,是故受之重任与我。”

    卫峥和剧辛面面相觑,再看苏代而道:“先生赐教!”

    苏代当下便开始了回忆:“多年来,二哥亲授我纵横术。而在三年前,我本在稷下与诸子侃侃论道,二哥就在当时于稷下学宫找到我,并告知他明为齐相,实为卫臣。苏代震惊万分之际,受命于兄长赴燕国用间计以乱其国。”

    此言一出,卫峥面色微顿,恍然点头不语,而剧辛更是把震惊之色表露在神色间难以掩饰,忍不住的说道:“燕国之乱,莫非就是先生……”

    右丞相看到苏代未曾否认也未承认,那便是默认了,燕国之乱竟是他苏代受苏秦之托而一手策划的结果?

    若果真是如此,那也太可怕了,剧辛第一次感受到了鬼谷一派的纵横家的可怕能量。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儒生景春这句话顿时在他脑海中响起,此刻尤为强烈。

    苏代虽不是鬼谷子座下门徒,确是苏秦之弟,被苏秦授习过鬼谷派的绝学,定然不容小觑。

    卫峥自饮一樽便悠然起身,漫步笑而说道:“妙哉,先生与苏秦二位,以燕国为棋盘,燕人为棋子,好一场子之之乱,愿洗耳恭听先生与季子二人如何下的这盘棋。”

    苏代喟然而叹道:“与君上相比,苏代万分不及也。”

    这并非奉承之言,而是实实在在的钦佩,因为卫峥几乎一手而把卫国这盘死局硬生生的给下活了,不但活了还一举跃居而为七雄战国之一,苏代的确很钦佩,举目望向他站立的背影,便悠然回忆道:

    “《鬼谷子》谋篇言: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审得其情,乃立三仪,以得其利也。暗中谋事燕国当要顺着燕局趋势,加以引导。苏代入燕布局,始于燕王哙……”

    果然如所料那般?卫峥一语不发,细心聆听苏代与苏秦二人一手导演的这处大戏。

    苏代侃侃而道:“燕王哙不失为一代贤者,更是一个有抱负的王……”

    燕王哙是一个善良的君主,礼贤下士也在燕国行仁政,甚至亲自下地耕作,然而却善良的有些迂腐,就是因为如此给了苏代找到了突破口。

    苏代入燕国之后得知燕王哙的种种事迹,便开始潜心研究这位体恤老百姓的燕王。

    鬼谷派纵横家最擅长的便是揣摩人心,苏代入燕国之后便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去研究这个燕国的王到底有何喜好,欲揣摩到燕王哙所求为何。

    所谓上之所好,下必苦思,尤其是君主,国君想什么、需要什么,总会有一些臣子苦思冥想,乃至费尽心思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也要揣摩出国君真正想什么,只有明确知道国君主上在想什么,想要什么,做臣子的才能使对力道,帮助国君解决他的欲望自己也能有大利可图。

    这是亘古不变的至理。

    苏代便用了一年时间终于揣摩出了燕王哙所求之欲在于何处。

    燕王哙的种种行为迹象,体恤百姓也好、善良也好、施行仁政也好,甚至亲自进行耕作也好,这些都在告诉苏代,燕王对尧、舜这些上古圣贤挥鞭牛耕的时代非常向往。

    而且还知道了燕王哙很向往和推崇尧舜禹禅位让贤的事迹。

    不得不说,燕王哙有这种想法并非没有原因,当下这个时代诸子百家的显学墨门对整个天下的影响不可估量,墨家这样对天下有强大影响力的学派尤为推崇尧舜的时代,这也是一大不可忽视的原因,当年秦孝公也想让贤给商鞅,在往后一点魏惠王曾一度也想要让贤惠施,禅让之风在这个时代非常盛行,墨家一派的兴盛就是一种证明。

    只不过秦孝公也好、魏惠王也好最后都没有成功。

    都说燕赵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墨家一派的弟子在燕赵之地最为密集。

    那么燕王哙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无不道理,他想要做万人敬仰,被歌颂千古的圣贤,想要让尧舜禅让的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苏代一得知并确认之后,最终决定选择在燕王哙身上开始布局。

    所谓君主只要想什么,那就一定会来什么,燕王哙想要让贤身边就得有贤人,那么贤人就会出现在王的身边,苏代就为他创造一个想要的贤人。

    那个人便是燕相国子之,苏代考察结束之后立刻佐士燕国,投入子之帐下,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非常断定的告诉子之一件大事,那就是燕王想要效仿尧舜禅位让贤,子之一得知此事大惊之下带着怀疑去查实,一查之下果然与苏代说的入木三分,燕王的确非常向往和憧憬尧舜的故事。

    子之想到最先发现此事的是苏代,便第一时间召见他商议,苏代顺势进言:既然燕王哙想要效仿上古圣人禅位让贤,何不让把王位让给相国呢?相国何不就此在燕王身边以贤者而自居?

    子之动心了,这个诱|惑让他难以抵抗。

    于是,一场围绕子之的计划开始密谋酝酿,苏代告诉子之首要便是成为燕王眼中最佳禅让的贤者,目的就是让燕王哙能够在子之身上如愿以偿的实现他禅让的伟大理想,从这一刻开始,一个进行谋划一步一步为夺权而层层设局开始不断进行着,燕王不知不觉跳进了局中。

    苏代在幕后策划着这场大戏分为了三个阶段,第一步便是在燕王哙想要有禅让这个理想基础下让他越陷越深,让他想要禅让的想法越来越盛。

    “如何让他越陷越深?先生快说来听听,寡人都等不及了!”卫峥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苏代这出戏一定相当精彩,此时此刻,他和剧辛两个人犹若好奇宝宝一样,专心致志的注视对方而竖起了耳朵。

    苏代回忆道:“两年前臣作为燕国使臣出使齐国回归蓟城,燕王问臣:齐国如何?齐王又是怎样一位君主?”

    卫峥点点头而静默不语,燕王哙还没有继位的时候,齐国就从燕国那里夺了差不多十座城池,齐国和燕国的恩怨天下皆知,本来这燕王哙问这样的问题很正常,这是关心南边的强势邻居,没有任何问题,但苏代却是借此机会成功的把他引入了自己的局中

    苏代说道:“臣回答燕王只四个字:齐必不霸!燕王不解,问:齐国乃天下强国,主有雄心臣有才能,国力强大,文昌武盛,齐为何不能称霸?臣答曰:齐不信其臣,故田忌蒙冤数十年,故不能霸也。”

    卫峥不由得暗自拍手称道,燕王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被他套进去了,苏代的意思是告诉燕王,齐国不能称霸是因为其主或不信任自己的大臣,或用人不专,连田忌这等功勋卓越的人都能蒙冤出逃,流亡楚国数十年。

    如此一来燕王哙同样作为一个王,面对这样的回答,他本就以圣贤自居便不可回避的开始反思自己,反思自己重用子之是否力道还稍有不足?不专?是不是不够信任臣子?燕国是否会犯齐国的错误?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燕王哙自然而然的钻入了苏代的局中,非但越陷越深,更是完全不知。

    “于是燕王重用子之?予以更大权力?”卫峥忍不住问道。

    “然也——!”苏代一笑:“第一步完成,燕王重用子之。而第二步紧随其后……”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