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79章 朝歌气象@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城市的繁荣势必促进经济的繁荣,夜市的出现也是时间问题,况且更有力与经济发达兴旺,非但不能禁止,更要确保朝歌的夜市生活稳定,稳定就能进一步促进繁荣,形成良性循环。

    两世为人的卫峥当然知道“大天朝”的传统特色:规矩和实际完全是两码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比如盛唐时代就有一个奇葩的现象。

    黄昏日落,街鼓响彻,分五次总计鸣鼓八百下,夜色降临,市坊关闭,东西两大交易市井黑灯瞎火、人声绝迹,但长安城内各坊小区依旧热闹。

    官府多次下令禁止民众从坊里挖口子朝着大街设铺开店进行商品交易贩卖,多次禁止本身意味着屡禁不止,盛唐长安绝不可能只有在东西二市才能买卖交易。

    卫国的新政新法提高了商人的地位,商业的繁荣每况愈盛,朝歌和濮阳两座大城汇聚了超过五十万的巨额人口,这还只是卫人,更别说来自五湖四海的列国人士,仅仅靠白天的市场交换商品根本就满足不了民众的经济活动需求,侧面来说就是阻碍经济的繁荣。

    卫峥当然不会实施宵禁,商业活动的旺盛必然促进朝歌城的繁荣,越加的繁荣就能吸引越来越多人,税收也就越来越高,这笔经济账还是会算的。

    城内除了东西南北四个大型专用交易市为白天的主要交易商品的场所之外,城内的街设有“街市”、坊设有“坊市”、区设有“区市”。

    从大到小都有交易场所,直白的说就是相当于散布在全城的便利店,这些小型交易场所也是由国府统一规划开设,如此一来也省得城内的老百姓在街坊等地乱挖口子摆摊而影响城市风貌和正常运作。

    时隔至今,朝歌、濮阳两座城池已经逐渐名传天下,吸引越来越的列国人士慕名而来,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意味着带来了消费,也意味着盘活两座城市的经济。

    今天的朝歌城气象已然犹若“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水门向晚茶商闹,桥市通宵酒客行。”

    不论是朝歌城还是濮阳城,卫国在当下形成独具特色的夜市生活也随着时间而名气越来越大,吸引列国人士的数目越来越多,随之带来的是无数的需求,所谓有需求便有商人供给,繁华的气象也让城内附属而生的酒楼、驿站、饭店等服务行业如雨后春笋。

    右丞相的马车继续前行着,苏代看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奢华楼阁,名为燕春楼。

    又是一处男人最为喜爱的风花雪月之地,苏代这一路看来已经发现了好几个灯火通明的风流之所。

    不得不说,千古第一相的管仲给卫峥开了个好头,管仲作为开妓院的祖师爷,不但给齐国减少强|奸犯罪的概率,还能大赚特赚。

    现在的卫国便有一家商社专门经营风流之所为营生,要说天下的士子们对朝歌最印象深刻的,那边便是风流之所。

    朝歌一到了夜晚最热闹的地方毫无疑问是风花雪月之地,什么环采阁、燕春楼、香雅阁、兰香院、满春楼……可谓是昼夜喧呼,灯火不绝,令天下列国的风流士子们向往不已,同样也有大把大把为此慕名而来的人。

    在当下,有一句话在列国风流之士间广为流传:齐女多情,楚女窈窕,燕女雍容,韩女娇柔,赵女多姿,魏女美艳,秦女英气,天下美人,风情各异,皆入朝歌,如百花、若百宝,争奇斗艳,美轮美奂。

    说的便是,只要来到朝歌,七国的美人都在朝歌城内寻找到。

    苏代悠然叹息道:“战国天下,方今天下四境大乱,处处战乱不休不止,谁能想到中原朝歌却是一片歌舞升平之气象,福兮祸兮……丞相莫非对此无所忧虑?”

    “何虑之有?”剧辛侧头看向对方笑问道:“忧虑国人会就此沉沦?忘记了命贱如草莽的战国天下?是不是觉得朝歌城的气象出乎先生意料之外?”

    一路环视的苏代喟然而答:“何止出乎意料,简直匪夷所思。”

    “是意外之喜,还是大失所望?”剧辛笑问道。

    “说不清,道不明!”苏代回答。

    剧辛悠然笑道:“国有法,君贤明,何虑之有?呵呵……君上曾言,夺人钱财犹杀人性命,亡国破家乃不共戴天,剧辛可以告诉先生,今天的卫国人,一朝为卫国人,一生必为卫国人,卫人失其国,必然失去这一切。看看这一切,朝歌的气象,繁华似锦,如花美眷,你觉得卫人会忍心让眼前如画江山被战火吞噬否?”

    苏代点头殷殷道:“必不忍,必死战!”

    剧辛喟然叹道:“君上曾经还说了一句话令我震耳发聩:国知有民,民知有国,其民爱国,国爱其民,其国无患尔;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其国不爱民,民不爱其国,必亡国破家。”

    苏代一听不由得愣神,忽然大笑道:“哈哈,朝歌城一股新锐蓬勃之气象流动弥漫,寒冬凛风也不能使其清冷啊,现在看来,卫人知有国,卫人爱其国;国君知有民,国君爱其民,卫国何惧国患?又何愁国不能强?苍天有眼,苏代万幸,错怪二哥了,他并未夸大其词,反而保守,这正是苏代心目中的强国之息啊,得以事其国而佐其主,苏代死而无憾矣。”

    轺车内的两人朗爽而大笑。从丞相府一路走来,进入宫廷之内,马车在正殿前下停稳,剧辛和苏代两人先后下车,两人面向大殿方向时,苏代微微一愣,剧辛喜道:“先生请看,君上在筑台阶下静立迎候先生呢!”

    原来苏代进入丞相府的时候,剧辛提前便把消息传给了卫峥,苏代突然进入朝歌让卫峥大吃一惊,尤其是剧辛的汇报,提及了苏秦的名字,这说明苏代知道他哥哥苏秦是生间齐国的间者。

    苏秦能够把如此重大的事情告诉苏代,卫峥吃惊的同时也很是感谢这位师兄,想来或多或少苏秦也觉得卫峥身边没有几个可以分忧的谋国臣子,苏代既然知道他二哥是间者的身份,那么他本人定然也是要佐士卫国了。

    苏代的才华不及他二哥苏秦,但也是天下少有的大才,苏家三兄弟苏秦、苏代、苏厉都是很有才华的人,也都是纵横策士。

    卫峥估摸着苏秦这两位弟弟也从他那里学了不少鬼谷一派的学问。

    此番苏代突然来朝歌非常唐突,卫峥已经知道他身上重大要事要禀报。

    此时此刻,苏代见卫国之主笑意使然而来,当下拱手长身一躬:“臣苏代,拜见君上!”

    国君亲自等候相迎让苏代意外的同时很受感动,不禁心下一热。

    “先生免礼!”风尘仆仆而来的卫峥双手扶住了对方而笑道,这天上突然冒出一个良臣绝对是个意外的惊喜,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先生不是在燕国佐士的吗?难道……”

    卫峥倒也不是怀疑他,苏代都知道了他二哥间者的身份而来到朝歌,只能说明是苏秦告诉他的弟弟自己是间者身份,而且必定与苏代要禀报的大事有关,怀疑苏代等于是怀疑苏秦,而卫峥对苏秦深信不疑,也知道他绝不会贸然说出自己的目的,苏代既然知道说明无需怀疑。

    “此正为臣要为君上禀报之事。”苏代说道。

    果然不出所料。

    “噢,子辛还有先生入殿再说。”卫峥豁达爽朗的补充道:“虚礼就免了,先生无需有任何拘泥,自在便是,走,一同入殿,寡人已经准备好酒宴为先生接风洗尘。”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