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73章 武安君论伐吴越@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啮桑会盟之地,三片军营分而扎营,三方军营上的帐旗上分别是“齐”、“卫”、“楚”三个醒目大字,两三里之外都能清晰的看到猎猎招展的营帐大旗。

    营帐之内,齐、楚、卫三国之相及其田文等人皆一致的看向了白起,武安君虽年轻却不失沉着冷静,让众人无不对它印象深刻,尤为侧目,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士。

    白起拱手对众人示以一礼,便低目沉吟道:“兵家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欲伐吴越,必先观其国而料其情。越国非周室正统分封诸侯,越自称‘圣王后裔’而于东海之滨自立一国,其国距中原千里之外,周室鞭长莫及,自春秋以来天下也认可了这个诸侯。”

    越国人本是蚩尤部族的一个分支,相传上古时代蚩尤部族北进中原与黄帝部落展开大战,最终大败,蚩尤更被黄帝所灭,蚩尤部族土崩瓦解而开始四散逃亡。其中有一支并入夏王的部落,并被夏王将越地封给这支部族,从此有了越人。

    在中原天下的各大诸侯国眼里,越国是一个匍匐在天下东南之境尤为神秘的诸侯,世人对其也无太多了解,只知道吴越之民野蛮勇武,国力羸弱却又生性好战。自春秋至今以来越国先后灭了吴国,越国最值得吹嘘的一笔无非灭了吴国。越王勾践十年卧薪尝胆而吞吴让天下震动,后来又有几次伐楚的胜利,又战胜过强大齐国。

    越国勾践不愧是是一代霸主,天下鲜有的猛人,灭吴之后更是嚣张的把越国都城直接迁都到琅琊,那就是在齐国家门口定都。

    由于越国的北境直连齐国南部,越军北上齐国几乎一路都是坦途大道,但今天的越国再也没有了勾践时代的辉煌,也算是仅次于七雄战国的中等诸侯国。对齐国而言形再也形成不了巨大的威胁,但对于越国经常滋扰南境却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齐国为了防备这个隔三差五就会跳出闹一闹的邻国,还特意修筑了一道长城防备这个诸侯国,长期率军镇守南境,省得齐国在逐鹿中原时跳出来膈应人。

    不过当下的越国之主,越王姒无疆却认定齐国垒筑长城就是惧越的表现,就因为越伐齐国基本都是大胜,反而对楚国忌惮不已,毕竟当年的楚威王差点灭了越国。

    “目下我卫、齐、楚三国欲合兵伐灭吴越,灭其国轻而易举,联军无惧越军,棘手的是怕陷入僵局纠缠不清。吴越之地,山峦叠嶂,水深林密,深入密林更有致命瘴气,我师伐来,越军不敌大可遁入山林,来日不知何时又会冒出一片。昔日吴王夫差灭其国,后复国;贵国楚威王又灭其国,后残余势力又复国,故白起以为伐吴越,一国之力可以灭之,然一国之力不可以守之。”

    众人都默默点头赞同,尤其是楚国的三朝元老昭阳令深以为然,深知越民生性顽强,打不过你他就遁入山野密林中去跟你玩躲猫猫,就像白起说的一样,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就会冒出一大片来。齐国、楚国都是当今天下的大国、强国,若是倾国之力齐楚两国任何一国倒也都可以把越人摁在地上抬不起来,长期以往就能灭其根。

    但显然不可能对吴越付出倾国之力的代价,当今天下三强相互周旋,四国纵横捭阖,战国七雄如此复杂的局势之下,齐楚两国都不可能把一国全部的精力放在吴越之地,齐国北有燕赵之患,楚国也有三晋、秦巴蜀之患,一战而不能善终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这次齐国邀约啮桑会盟欲联合伐灭吴越,楚国才会答应的这么爽快,能把吴越之患彻底解决是齐楚两国共同的心愿,目下只差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解决之法。

    白起继续说道:“……灭吴越,二十万联军在半年之内荡平其国,料无难事。”

    “武安君当真以为只需半年,带甲二十万即可灭吴越?”老昭阳吃惊的说道,也有所质疑。

    白起对昭阳一拱手,坦言道:“越国自越王勾践以来,国力每况愈下,又贵国楚威王再而重创之,目下之吴越已然一蹶不振,其主越王姒无疆一代庸主尔,不足道也。”

    屈原拱手:“芈原愿闻武安君伐战高见!”

    白起回礼道:“欲破吴越,当兵分两路,齐国派一路大军三万区间驻扎沭水以东的莒城待时而动,另一路大军合三国之兵十七万自楚境而南下九江,十七万大军于潘城迫境,先取九江郡、再破吴越旧都会稽,大军取此二郡之地,联军兵锋已然将越国从中部拦腰斩断。与此同时,齐国驻守莒城的三万大军即可出兵焦原山以东进,破越都城琅琊,取其两百里地。”

    越国的都城琅琊就在山东半岛南部,当年越王勾践称霸天下而将越国都城北迁至此,越国当下的都城几乎就在齐国东南腹地,就隔着一座齐长城。

    白起继续说道:“吴越大乱,越王姒无疆收尾不能顾及,定会南下回吴越老巢,齐国这一路大军则可趁势南下追击,与此同时我联军主力破会稽一郡便以最快的速度北上取江东一郡,集结十万大军主力自朱方北渡江水(长江),破广陵一城,休整一日一路北上,届时南北两路大军合兵十三万即可把向南逃窜的越王姒无疆灭于江淮九夷之地!”

    末了,白起抱拳示意便收身席地而坐。

    苏秦朗声一笑,不禁赞叹道:“不愧是拥武安天之才者,武安君竟是对吴越胸腹如此清晰脉络,苏秦钦佩。”

    众人也点头拜服,大军主力南下入楚国直接从越国西境横刀切入将其一分为二,越国南部的残余势力可以赶入闽南深处,那里更是荒凉一片的无主之地,大军顺势沿着会稽郡北上取江东一郡五百里地,溃逃的越人南路被堵截只能渡长江北上淮河流域。

    越国的都城迁移到了千里之外,顺着东海沿岸直接定都在齐国南边家门口的琅琊,亦可见当年的越王勾践何等雄姿。

    不过,目下的越国也正是因为南北纵深千里之遥,没有当年越王勾践的雄风,如今却成为了致命的弱点,面对三大战国的联军部队集中的优势兵力,以及三国灭吴越之心,积弱已久的越国除非有神人相助,否则此次必灭其国。

    片刻之间,苏秦笑看着众人说道:“武安君之才能已然令我等大开眼界,目下关于联军统帅的选择。我齐国第一大将匡章正统军于北境激战燕国,而楚国景将军此行亦且未曾临啮桑想必也要坐镇汉中、巫郡,目下能胜任联军统帅者,非武安君莫属,本相愿力荐武安君,诸位以为如何?”

    面对苏秦的温和笑意,昭阳令和屈原都犹豫不决,他这就是说给楚国听的,苏秦以齐国之相推举白起为统帅大军,与剧辛争取可大不一样。

    苏秦不推荐齐国将领统帅联军,算是以示诚心合兵伐战,不会为己谋私利,至少明面上是这个理。

    不过楚国老昭阳和屈原谁不知道这齐卫两国差不多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分明就是一唱一和的一对。

    但话又说回来,楚国拿不到两军统帅的资格,齐国也不拿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卫国的武安君白起有实打实的战绩摆在那里,做联军统帅也无人不服,让卫国从中起到调和作用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既然齐相力荐白将军为联军统帅,楚国也无异议。”昭阳令收敛心思,当下笑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