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72章 啮桑会盟@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对于吴越之地,齐国、楚国都想要解决这个心腹大患,也都想独灭其国吞并其地而让本国占据压制对方的优势,可这么多年来除了积怨,越国始终存国至今。

    齐楚两国也互相猜忌对方,正因为如此加上卫峥暗中把两国的矛盾进一步挑唆激化,才有了这一次三国会盟啮桑的结果。

    齐国和楚国这两个并强之国是猎人,而越国显然是待人鱼肉的猎物,至于卫国此次扮演的角色是空手套白狼的腹黑狐狸,主角虽然是齐、楚两国,但卫国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

    猎物只有一块,都想要所以只能分了。

    啮桑会盟大帐。

    “楚令尹昭阳、左徒芈原到——!”

    “卫相国剧辛、武安君白起到——!”

    齐国之相苏秦带着孟尝君田文小步快走的出大帐远迎,此次啮桑会盟的主持方是齐国,而卫国和楚国则是被邀的一方。

    刚下轺车的昭阳令便看到一脸笑意的苏秦快步而来,抱拳躬身道:“苏秦见过楚令尹,左徒。卫相、武安君!”

    三路人马汇聚一堂,三方大佬都在帐前互意互礼,老昭阳令淡笑着说道:“老夫在郢都便久闻齐相大名,犹如雷贯耳。”

    昭阳令一说完,随同而来的屈原似乎早就串通了,也笑意使然的说道:“天下人都说当今齐相只言片语便可广国,齐相口舌亦且不下于秦相国张仪啊,只凭一张嘴便为齐王得观泽、垂都而通西境要塞,噢,还有富甲天下的陶邑!”

    屈原此言一出便淡然的笑看着苏秦和剧辛两人的表情,这番言论看似在称赞对方,实则是带着挑唆齐卫之意,苏秦和剧辛自然听得明白。

    正事还没开始谈,刚一见面就开始争利。

    卫国虽小,国力不如齐国、楚国那般殷实的底蕴,但好歹也是新崛起的战国之一,楚国虽然知道齐卫两国就是一个出气口呼吸的,但也不愿意看到齐卫两国太亲密了,能有使绊子的机会那绝不会放过。

    不过这芈原万万想不到苏秦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左徒谬赞了。此番请楚国会盟啮桑是为共议伐越大计,大事要紧,诸位请!”苏秦也不拐弯磨脚,在场的除了孟尝君田文,苏秦这个齐国之相,剧辛还有白起三人都是心知肚明是自己人。

    齐、卫、楚三国相邦会盟,三国的甲士也分而立之啮桑,齐、卫、楚三国的战旗在啮桑之地猎猎招展。

    “请——!”帐内苏秦入再次对微笑着四人伸手示意,自己也入上座。

    剧辛、白起作为卫国一方入左侧席案,昭阳令、芈原作为楚国一方则入右侧席案。

    刚刚坐下的昭阳令面向主座上的苏秦说道:“此番齐卫邀约楚国会盟啮桑,天下为之侧目。客套的话就无需多说了,还是开门见山的说来为好,齐相作为东道主,请说吧。”

    座上的苏秦微微一笑,抱拳至左右一礼,道:“苏秦便直言了,想必昭阳令、卫相都已明了此次因何而会盟。方今天下四境大乱,楚国也急于调兵东境,令我王寝食难安啊。”

    “齐国不安?”屈原轻笑一声,倍感好笑,道:“若不是齐国无缘无故于淮泗之地大举增兵,楚国怎会仓促之际向东增兵?不安的应该是楚国啊!”

    “左司此言差矣”苏秦淡淡的笑道:“今日既然会盟啮桑,苏秦畅所欲言了,齐国突然增兵淮泗之地,那是收到了密报,楚国明为与秦争巴蜀,实则暗谋吴越之地。”

    “大谬!”昭阳令旋即驳斥道:“依老夫之见,齐国明则伐北境燕国,实则暗谋吞并南越。”

    “两位稍安勿躁。”眼看双方一来就互怼上了,剧辛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依本相之见,这是一场互相猜忌造成的误会,误会不解就会互生刀兵,这岂不令亲者痛,仇者快?呵呵,正因如此所以才啮桑会盟,大家把事情的原委解释的清清楚楚,误会自解尔。”

    “卫相所言极是,齐楚两国百年之宿怨,相互猜忌而生刀兵终究不是办法,恐有一天成大患,徒然为秦国做嫁衣,也该是到了好好坐下来谈谈了。”苏秦笑了笑,伸手遥指剧辛,又道:“卫相说的好,齐楚两国虽有盟约然则互生猜忌已久,谁最痛快?”

    “当然是越国。”剧辛干脆利落的答道。

    “不错,就是吴越。一切皆因越国而起,吴越既是齐国之患,也是楚国之患,齐楚两国与淮北大打出手正如了越国心愿啊。”苏秦叹息的说道:“此次啮桑会盟便是邀约楚国共同谋划,攻伐吴越,分其地,去其两国之共患。”

    “齐相倒是直接。”老昭阳笑道。

    “直接点好,免得再互生猜测。”苏秦笑答。

    “既如此,齐相直言吧。”

    可怜的越国至今还不知道已经成为别人的板上鱼肉,越国好歹在勾践时代也是名震天下的一国,十年卧薪尝胆竟是灭了与晋国争霸的吴国,只可惜自勾践之后的越国越来越不济。数十年前楚威王伐越之战,要不是齐国齐威王在位并对楚国施压,越国早就被楚威王灭了,也不至于存国至今。

    也正是因为越国,齐楚两国淮北之争恩怨不断。

    苏秦若有所思的说道:“三国合纵伐吴越,此事重大,用兵之前当需商议妥当,哪国为合纵长?哪国哪位将帅为合纵大军的统帅?各国又当出多少兵马?合纵大军粮草供应该当如何?灭了吴越地该怎么分?事无巨细啊,都得商议妥当才行。列位,犀首合纵伐秦折戟的教训需要重视,绝不能让齐、卫、楚三国伐吴越之事重蹈失败的覆辙。”

    末了,楚昭阳令笑道:“秦国远征巴蜀,齐国又在淮泗增兵,楚国东西之极皆如此,我王寝食难安,卧枕不眠啊。既有此次啮桑会盟,楚国赞同合纵伐吴越,既除齐楚两国共患,也能重修盟好,从此相安无事。楚国东境稳定,齐国南境也稳定,皆大欢喜。”

    “只是楚国是荆蛮小国,从无争霸天下之心更无染指中原之意,此刻我楚国西境不宁,重兵已抽调至巫郡、黔中,故此次合纵伐吴越楚国能出的兵力有限。”

    南蛮小国?在座的人无不心中捧腹大笑,楚国广地五千里,匍匐天下以南,昔日便有问鼎中原的前科,这老昭阳真是越老脸皮越厚,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呵呵,三国各出兵多少,暂且不谈,不若先谈谈灭吴越大致需要多少兵马,伐战几时可灭其国。”苏秦笑道,环视众人一周便把目光落在了白起身上,又笑道:“武安君白起战功赫赫,是卫侯帐下第一帅将,想必武安君的大名列位都不陌生了罢,当今天下能与武安君相比的怕是只有秦国第一大将樗里疾,我齐国的第一大将匡章可矣,此外天下别无他将。”

    昭阳令和屈原都感觉很尴尬,楚国的确找不出能与匡章、樗里疾、白起相比肩的帅才,匡章是第一个败了秦军的将领,已然成为齐国自田忌后独挑大梁的一员帅才;樗里疾作为秦国大将就不说了,函谷关一战、修鱼一战已然战功赫赫。

    白起也是骁勇善战,三人中虽然最年轻,但东征西讨战敌累计已然破十万,为卫国立下赫赫战功。

    “就请武安君说说伐越国大致需要多少兵马?”苏秦笑道。

    “武安君大名我等也是如雷贯耳,田文愿闻武安君破吴越之论。”孟尝君田文笑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