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71章 齐绫妫公主@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狐殷目视着消失在眼前的男人,不禁在床榻之上呆然发愣。

    终是发出一声悠悠叹息,娇媚的容颜有了一丝愁蹙。一想到他此刻身穿爵弁玄礼服是为了与另一个女子大婚,那双娇媚的双眸里有幽怨和无奈,又多了一丝醋意参杂其中。

    尽管从走出殷墟竹林的那一天起便知道不可能独自拥有他,也时刻准备着某一天有另一个女子与自己分享唯一的男人。

    那一天在此刻突然临至,狐殷忽然心有不愿,第一个要与自己分享唯一男人的女子已经出现,第二个呢?

    又会是什么时候?

    思来想去愁更愁,狐殷也知道作为一国之主,哪一个君王的后宫不是妻妾成群,卫峥却至今都是独宠自己,除了自己从来没有让侍女或者别的女人侍寝,还为此导致国君至今无储君。

    又想到之前他说的那句话,面上的愁容渐渐褪去,喃喃自语道:“君上说的应该不会是哄我的,我已征服了他的心,呵呵……”

    如玉红颜忽而倾城一笑,这一笑不但娇艳亦且甜美。

    “夫人,现在就回鹿鸣台还是……?”国君一走,婢女请示问道。鹿鸣台便是狐殷在后宫的居所。

    这一问让她的笑容渐渐褪去,想到先前不久卫峥就在这里身穿爵弁玄服,不由得再起幽怨,女人心还真是如水无常势

    狐殷问道:“宫中方下是如何模样?”

    那婢女回答:“禀夫人,宫中今日可热闹了,君上与齐绫妫公主的婚日比起武安君和长公主更热闹,现在的朝廷文武大臣已经都聚集在廷前大殿了。”

    “是啊,君上就在这里更衣爵弁。”狐殷幽幽叹息的说道,心中抱怨着卫峥也不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还是去武安君府探望妹妹吧。”

    今天的朝歌宫廷,女主角是那齐绫妫公主,狐殷心中幽幽的想着。

    ……

    “婚车到,奏喜乐,始……!”

    黄昏时分,文武百官和朝歌城的达官显贵尽皆汇聚在宫廷,宫内的大殿庭前,地上的一席红毯延绵之宫外,人群皆汇聚两侧。

    朝歌城的百姓纷纷踏门而出,在街道的两旁好奇的观看,都知道今日是国君与齐公主的大婚之日。

    宫廷前,卫峥立于中央筑台之上,俯瞰着前方的宫门望向宫外。身穿的爵弁玄端礼服,缁衪纁裳,内有白绢单衣,纁色的韠(bi),赤色的舄。

    周礼婚制的礼服崇尚端正庄重,与后世婚制区别明显,如唐制婚礼服是钗钿礼衣,明制婚礼服是凤冠霞帔,而此刻卫峥身穿的婚礼服色彩遵周礼的玄纁制度。

    浩浩荡荡队伍伴随着婚车而来,最终停在了宫门之外。

    恰巧与此同时,在宫外的人群中,有一个不是太起眼的轺车停了下来,车内的主人赫然便是刚不久从宫中出来的狐殷。

    此刻正好看到了从婚车上下来的齐绫妫公主,万众瞩目下绫妫公主的容貌终于映入人们的视野当中,一双双的眼睛无不为之惊艳。

    出嫁的女子要头盖红布最早起源于东汉末年,而春秋战国的周礼婚制,出嫁的女子并没有要盖一块红布在头上的礼仪。

    “绫妫公主既美艳又不失华贵,素闻齐女多情,腰如束素,窈窕淑女,今日一见果然不负盛名……走吧,去武安君府。”狐殷收回了视线,轺车渐渐驶向武安君府的方向而去。

    另一边,齐绫妫公主从婚车上下来便踏上了红毯,在贴身婢女的搀扶下走向宫内,两边皆是卫国的朝臣或达官显贵,绫妫公主低首不语的慢慢前行。

    筑台中央静候而立的卫峥遥看着逐步走来的齐国公主,终于一睹齐女的真容,绫妫公主在万众瞩目之下显然有些拘谨,这一路走在红毯之上都是低首不语。

    身着爵弁服的卫峥当下迈步而去,低首前行的绫妫公主也看到了有人前来,虽然未见其面但视线中看到对方的服饰已然猜测来者就是当今的卫国君主,也就是自己的夫君。

    卫峥面带笑意挽着对方的一同朝着大殿而去,近距离的好生仔细的欣赏了一下这位美人。他早就听说卫齐联姻的事情是苏秦一手办理,看着眼前这位年轻貌美的齐国公主,卫峥倒要感谢苏秦了。

    “恭贺君上……”

    “恭贺君上……”

    两人一步一步跨上台阶,朝着大殿而去,两边的朝臣纷纷躬身礼贺。

    婚庆酒宴早已备好,随着卫峥亲自领着新娘进入大殿,外边的朝野臣工也纷纷而入。

    宫中正在进行酒宴,而此次随行齐国公主而来的浩大队伍直到入夜依旧络绎不绝的进入朝歌,这次联姻互盟,齐王送的陪嫁礼不可谓不厚重。

    当今天下四境大乱,此刻的中原卫国反而是一片歌舞升平的迹象,先是武安君的婚礼,现在又是国君的婚礼,卫国的安宁与天下四境纷飞战火显得格格不入。

    五天之后剧辛便离开了朝歌,并以卫国之相入宋国境内,剧辛此行自然是因为卫、齐、楚三国啮桑会盟之事。

    宋国是当今天下仅次于七雄的诸侯国,宋国的地理位置位是中原天下枢纽,是三晋、齐、楚的缓冲。

    宋国历来奉行以中立不结盟的国策,因其关键的地理位置,宋国不论倒向三晋、齐、楚三方的任何一方,其余两方都是绝不能容许的,这也是宋国能在战国天下独善其身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只不过,目下的宋康王执掌宋国也渐渐的成为了一个不稳定因素。

    天下诸国会盟于宋境几乎成为了常态,先有魏国、齐国会盟彭城(徐州)互相王,七年前又有齐国、楚国和秦国在啮桑会盟。

    这一次卫国、齐国和楚国的会盟地点不但也选择宋国,同时也定在啮桑进行会盟共议伐吴越大计。

    三国会盟宋国啮桑,宋王也是得了不少好处,对于诸国会盟的事情,宋国也是经验丰富。

    第九日,卫国之相剧辛,及其武安君白起、齐国之相苏秦,及其孟尝君田文、楚国令尹昭阳,及其左司徒芈原,三方大佬齐聚啮桑。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