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68章 楚王不正经@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楚国,郢都。

    “什么?齐国突然增兵淮泗?”楚廷之上,楚国一脸怒相的环视群臣:“齐国这是何意?齐王想要在淮北与楚再生刀兵吗?啊——?”

    百官沉默之际,忽然一臣子出列说道:“启禀我王,臣近日有所耳闻,齐欲趁秦国远征巴蜀无暇顾及中原,楚欲征讨巴国与秦争夺巴蜀之际,谋取吴越——!”

    “吴越?”楚王当场便忍不住本心生的怒意,几乎咬着牙说出吴越二字,瞬即楚廷咆哮,“齐国攻打吴越?齐王想要与楚国不死不休吗?”

    齐国要伐越,楚王几乎暴走,越国在哪里?那是在楚国东境,素来就是楚国的东境的心腹大患,齐国若是入主吴越,那还得了?

    届时,楚国西有秦国远征汉中蜀地,功成意味着楚秦两国边境直接接壤,齐伐越国也得逞,那么楚齐两国的边境也会直接接壤。

    巴国、越国虽然是楚患,但终究是小患,留着他们的继续存在,更大的作用是作为楚国与秦、齐两国的缓冲之地,如若巴蜀、吴越缓冲全都没了,楚国将会面临东西两个大国、强国的直面威胁。

    难怪这楚怀王会瞬间暴怒!更是惊怒。

    “你!说齐伐吴越,有何说辞?”楚王对着刚刚进言的大臣直指而道。

    “禀告我王,卫相剧辛数日前出使齐国,传闻欲合兵伐吴越。”

    “传闻?寡人要的是事实,不是道听传闻——!”

    “我王息怒!”楚王震怒之际,昭阳令出列说道:“臣前些时日偶得一消息,卫国的大臣璟仓近日正在郢都。”

    “璟仓?”楚王疑惑,“璟仓?什么来头?噢……寡人似乎对其有所印象。”

    “我王明鉴,昔日卫侯派大臣出使楚国,说于我王送惠施入宋之人正是此人为特使。”昭阳令笑道。

    “……原来如此啊!”楚王恍然,又疑惑不解:“这卫国大臣来郢都为何入朝谒见寡人?”

    楚王顿时觉得没面子了,昭阳令连忙解释道:“禀我王,璟仓此人今次郢都之行并非出使而来,也没有带卫国符节,据说是入郢都探亲来的,目下正在郢都一家卫国的晋闲商社分舵,其亲属正是该商社分舵的掌主。”

    “噢,私事啊?那不来谒见寡人倒也不算是失礼。”楚王点点头,又想到齐国的事情,立刻下令道:“郢都既有卫国大臣,正好!来人,传璟仓立刻入宫觐见,寡人要当面问问这个卫国之臣,齐卫是不是在图谋吴越!”

    ……

    身在晋闲商社多日的璟仓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暗地散播的言论也是特意运作,璟仓这是坐等郢都王宫的召见。

    王命以达,璟仓当日便被召入楚国王宫,朝议已经结束,也就被带到了离宫别苑。

    “璟仓见过楚王——!”

    楚怀王、屈原、昭阳令也在,楚王罢手道:“免礼,先生入座再说!”

    “谢楚王——!”

    待得璟仓入座,宫侍送来酒水之际,楚王便开门见山的说道:“寡人耳闻卫国与齐国合谋占据江淮、更图谋取吴越,可有此事?”

    “呃……卫图谋吴越之地?楚王这是从哪道听途说?楚王明鉴,吴越之地距离中原远隔千里之遥,卫国图什么呀?”正欲酌杯的璟仓一愣一愣的,表情满是疑惑,在楚国君臣面前来回扫视。

    璟仓说的有道理,一时间也挑不出毛病,楚王又质问道:“寡人问你,卫国之相旬日出使齐国,你怎么解释?即便是谣传也不可能空穴来风,以寡人看分明就是齐卫两国合谋不轨,你以为欺骗得了楚国?”

    “唉呀,大王误会了啊!”璟仓惊愕的连忙解释,“大王啊,真没有这个事。我家丞相出使齐国确实不假,可大王也知道啊,卫齐两国结盟联姻那是天下俱知的事,这齐国绫妫公主不是就要出降了嘛,右丞相的齐国之行是为我主亲迎的,大王明鉴啊!”

    “亲迎?”年轻的楚王面露狐疑,“齐国的公主还没嫁过去啊?好家伙,你们这齐卫盟姻这都过去多久了?取个公主都要这么麻烦?卫侯还真是有雅兴久等啊。”

    璟仓干笑道:“绫妫公主出降不是也要则良辰吉日的嘛,齐国是跟楚国一样的大国、强国,公主出降光是陪嫁礼也准备好几个月了。”

    “好几个月?”楚王面露惊讶之色。

    “我王容禀。”昭阳令这时说道:“臣略有所闻,齐国绫妫公主出降,齐王赐十万金、车乘上千、粮草百万石、仆役万众、甲胄万副、驮三百匹、马五百匹、羊三千只、珠玉美饰无数,皆齐王为绫妫公主的陪嫁之礼。”

    “好家伙,齐王真是够阔绰的啊?”楚王分外惊讶,忍不住乐道:“卫侯赚大了,人财两得啊,寡人都想找齐王想要个齐国公主。”

    “楚王说笑了。”璟仓尴尬的赔笑道,说完嘴角还微微抽搐了一下。

    “寡人素来听闻齐女多情,窈窕淑女,眉如翠羽,肤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楚王忽然兴致使然的问道:“璟仓是吧?哎,你给寡人说说!这绫妫公主如何?”

    璟仓一听脸色一滞,面对楚王那目光所流露的期待兴致,不知何言以对。

    刚好酌酒的屈原一听差点没握住酒樽,年数最大的老昭阳令忍不住别过头去掩饰尴尬。

    楚国至高无上的王,向来随心所欲,这已经严重跑题了,老昭阳和屈原都感觉这张脸啊火辣辣的,一国之主,如此失礼,成何体统!

    芈原和老昭阳感觉楚国的脸已经被楚王无意间丢到中原去了,当事人一副八卦样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楚国的王谁也拿他没办法,年轻即楚国大位,其他都好也算是个明君,也有很多坏毛病,其中有一点就是好色。

    楚国谁不知道当今楚王宠幸的郑袖,这可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据说要不是张仪,楚王当年差一点就把芈八子这个美人被他纳入后宫了。

    “咳……”

    屈原一声轻咳让兴致勃勃的楚怀王反应过来,知道出丑了便干笑了一声掩饰,“跑题了,跑题了,说正事!”楚王立即正襟危坐,正声有辞的问道:“璟仓,寡人问你,既然你说是子虚乌有,齐国为何在淮泗之地突然增兵布防?”

    “齐国增兵淮泗之地?”璟仓愣道。

    就在这时,一个宫侍送来一份竹简,“禀大王,齐国符节!”

    楚王打开一看,一语不发,过了会儿忽然笑呵呵的一眼瞥向璟仓,淡淡的说道:“真是不巧啊先生,齐卫两国已经会盟宋境啮桑,噢,符节上还说了一句,诚邀楚国与齐卫两国啮桑会盟,先生有什么可说的?”

    璟仓一听假意面露呆然,那是一种被识破的表现,就在楚王一副看破你的眼神注视而来之际,反应迅速的璟仓连忙说道:“楚王恕罪,在下不是有意欺瞒,实则无奈之举啊。”

    “寡人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楚王倒是想听听他的说辞。

    “谢楚王。”璟仓感激的连忙一礼,而后才说道:“楚王有所不知啊,齐国、楚国都是大国啊,卫国是小国、弱国,只想存国啊。齐国确实想要伐吴越,齐兵向北意在南谋,齐国伐燕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意图是谋取吴越,其一利用伐燕为障眼法,让天下误以为齐国把精力放在了燕国,大王想想,楚国得知定然会放心东境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巫郡、黔中。”

    “于是齐国则乘机南下,楚国仓促之际反应不及,方下楚国精力全在巴国与秦争巴蜀,齐国攻其不备,于是楚国无暇顾及,为时晚矣。”

    “齐国当真是用心险恶。”楚王顿时怒道。

    璟仓长叹一声,摇头无奈道:“卫国是小国,弱国,惟愿能存国。吴越之地,千里之外,卫国图什么啊?卫国根本没兴趣,即便有兴趣也无力啊,可齐国与卫结联姻之盟,非要拉上我家君上那点家底随同一起挥霍,卫国不愿意但能不答应吗?”

    “也是啊,齐国要是再来一次十五万大军陈兵观泽、马陵道,卫侯也吃不消齐王这么折腾,啊哈——!”楚王乐呵一声,旋即嗤笑道:“中原人就是喜欢仗势欺人,齐国口口声声把礼仪之邦、齐鲁美誉常挂嘴边,依寡人看齐王与稷下的那群儒生一样,虚伪、恶心。”

    “苦了卫侯夹在中原受气了。”楚王合着帮卫峥鸣不平了,这让璟仓对楚国当朝的王,一时间也摸不准是什么样的性格。

    璟仓就这么匆匆的走了,楚王并未强留,在楚国这么多时日,就是为了演这么一出戏。

    外人一走,楚王便道:“齐卫既然诚邀寡人会盟啮桑,也好,寡人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意欲何为,昭阳令,就由你代楚国与齐卫会盟啮桑,与他们周旋,看看齐国到底什么意思。”

    “臣谨遵王命!”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