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67章 无中生有@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入秋之际,天下四境可谓一片大乱,西边乱了,北边乱了,南边的吴越之地爆发战乱也不远了。

    剧辛和璟仓两人分为两路人马,这两人当然是去干挑拨离间的事情了,卫峥再次故伎重演来个讹楚诓齐,全得益于当下时局以及两个大国的恩恩怨怨。

    战国时代就是一个纵横家到出挑拨离间,反间计、离间计大行其道的时代,纵横家也因此被天下讥讽为势力小人。

    不是说纵横家只会这一招而是环境注定了这一招就是那么管用,试问天下群雄随便拉出两个来不说算到春秋时代,就是算算近五十年来那也是一大笔恩怨旧账。

    列国各怀异心,互不信任,也不能怪纵横家大行其道。

    卫峥的这两路人马一明一暗,一前一后,挑拨离间也是一门技术活,而且风险极高,一个弄不好两边都得罪,齐楚两国都不是卫峥现在想去招惹的。

    但收益之大足以让卫峥敢冒这个险。

    剧辛这一路便是明处,得益于齐卫之盟,加上齐国庙堂的当朝相国实际上是卫峥在齐国布下的一枚暗棋,这样就容易的多了。

    剧辛出使齐国便按照卫峥的吩咐,把楚国要趁机谋取吴越之地的事情透漏给了齐王,当真是无中生有。

    身在齐廷的苏秦一听,虽然不知道卫峥的意图,但剧辛的到来本身便透漏给了他一个信息,并且让他明白剧辛出使齐国,他苏秦应该找机会促成此事,不管卫峥是谋求什么,这么做肯定能帮助他完成计划。

    “卫相,你确定楚国欲伐吴越?”齐国朝堂之上,齐王越凝神的注视着剧辛,试图从中找出一些谎言的蛛丝马迹,奈何并没有找出什么疑点,但这并不妨碍齐王的质疑和不信任。

    剧辛在齐廷之上侃侃而言,“大王容禀,卫国也不能十足确定楚国欲伐吴越,只是猜测楚国极有可能有此动机,乘机之图谋不可不察也。”

    “卫相但说无妨!”齐王道。

    剧辛旋即说道:“以外臣之见,楚国伐越大有可能,方今天下,四境大乱,巴蜀之乱以来秦国已然劳师远征汉中蜀地,故无暇顾及山东时局;一月之前燕国爆发子之之乱,燕国大乱,齐国北伐燕地,而荆蛮楚国匍匐在天下以南了无是事,看似如此,当下于楚国而言实则大可趁秦略巴蜀、齐略北燕之际,楚国可借此良机机一举灭了吴越,则千里吴越唾手可得啊。”

    “齐若得燕,秦若得巴蜀、楚若得吴越,则天下齐楚秦仍旧三强而立,然巴蜀、吴越之地乃蛮夷之地,伐之诸国群雄不以为贪、不以为暴,而燕国却是自周立以来正统分封之国,齐国欲在北境有所为,必为三晋之赵国阻挠,尤其赵国极有可能联合中山国、燕国残兵合三国之兵共御强齐,齐国必得其恶名、贪名,难也!”

    “如此一来,待秦得巴蜀、楚得吴越,两大强国腾出手来,而齐国却大耗库府之存也未必定鼎北燕,难得尺寸之地、尺寸之利,天下三强而立之局面或可由此而终,秦楚强而齐国弱。”

    “剧辛以外臣之身份为大王进此一言,难免有挑拨离间之嫌疑,然齐卫互盟联姻,卫国是中原小国,齐国强卫国才能得齐王庇佑,卫国也可于中原四战之地安民存国,故有此一言,外臣倒是希望这些猜测是子虚乌有,如此更好,望大王明鉴——!”

    剧辛旋即长身一躬,不再多语,妥妥的明言事理,但分明就是挑拨离间,无中生有的事情,却还说的这么义正言辞,又挑不出一点毛病。

    齐王抚摸着胡须,低首皱眉思绪着,并未立刻说话,仔细回忆剧辛的论调,却发现有理有据。齐国终究没有洞悉,过了片刻才笑看着剧辛,“卫相有心了,寡人当然相信卫相之论良苦用心,说的没错,方下确是楚国取吴越之地的大好良机,寡人若是楚王必有所为。”

    齐王当即看向苏秦,“相国有何高见?”

    “禀我王!”苏秦出列道:“齐欲得北燕之地,难!卫相之言不无道理,赵国、中山国、燕国必然会群起而攻之,乃至秦国也会对我施压,齐国只可弱燕而保我北境无患,不可占其地,更不能灭其国,否则必遭天下群起而攻之。”

    “秦攻巴蜀、楚攻吴越,两国可短促之际灭其国而取其地,而我齐国北略寒燕却不易,赵、中山、燕三国合力阻挠之下,齐国兵锋必然缓措,如此一来待楚国已取吴越、秦国已取巴蜀,两国腾出手来,燕国则可向秦国求援,燕秦互有盟约啊,秦国更质公子稷在燕国,南边的楚国也必然乘机北上乱我齐国南境。”

    “于是,五国伐齐,齐国危矣——!”苏秦最后叹息道。

    “这……”齐王一听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相国以为,齐国该当如何?”

    “以臣之愚见,齐略燕国当是弱燕为主,取地不智,捞一笔就撤吧,燕国不是楚国,燕国之患再大也大不过楚国之患啊。苏秦恳请我王于淮泗之地增兵布防,以备不测,楚若伐吴越,齐国也能及时应对。”苏秦说道。

    “善——!”齐王一喜。

    “禀齐王,外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这时,剧辛又开口了。

    “讲——!”齐王毫不犹豫。

    苏秦旋即入列,一语不发的静看剧辛,后者组织了一番语音,面王礼道:“齐楚两国百年来淮北、淮泗纷争不断,今日失地,明日夺城,无休无止,难得尺寸之地,难得尺寸之利,却尽耗库府之存,毫无意义啊。越国是楚国之患,亦是齐国之患,楚齐两国与其如此纷争不休,不若联手先把两国之患吴越先解决了,再谈其他,尺寸之地、尺寸之利皆为大王所得啊。”

    “卫相的意思是……”苏秦皱眉疑惑的问道,这一问实乃明暗俱至,座上的齐王也微微侧目不语。

    “大王容禀,外臣以为不若举兵合谋,先灭吴越,尺寸之利也是实利;先分其地,尺寸之地亦是实地,如此一来吴越之患去矣,只留楚患,二患去其一,齐王亦且得其地、收其利,大王明鉴!”说罢,剧辛拜首一躬。

    此言一出,顿时惹得齐国庙堂群臣议论纷纷,座上的齐王摸着小胡须微眯眼目而一语不发,显然有些心动了,就在这时,苏秦踱步出列,淡淡的瞥了眼剧辛:“卫相倒是好心肠了,只是本相有所不察,卫侯如此殷切意欲何为啊?卫侯曾有一名言,本相至今印象深刻……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卫相出使齐国而进此一言,所图何利,可否明言?”

    座上的齐王轻轻点头不语,说的没错,还是相国想得周到啊。

    这卫相与齐相各自心知肚明,相互对戏唱双簧都演的毫不含糊,剧辛微微一笑,道:“齐相洞若观火,卫国确有所求,我主欲献一策于齐王,恭诚相邀齐楚两国会盟啮桑,合纵三国灭吴越而分其地。”

    “什么?”齐王有些小懵,下意识道:“卫侯也想要吴越之地?卫相难道不知吴越之地距中原千里之外?中原卫国与吴越之间可是隔着魏、宋、楚三国啊。”

    齐王心里乐了,想着这卫侯是不是傻了还是脑子哪根筋搭错了?卫国想要吴越之地?打下来你守得住吗?

    “大王容禀。”剧辛抱拳面王说道:“齐国贵为诸侯之长,自桓公始霸天下,齐先有桓公振臂高呼,大举‘尊王攘夷’之高义,率诸国北击山戎挽救燕国于国灭之间。臣闻桓公率齐国大军北击山戎,打的不可一世的山戎四散奔逃,显赫一时的山戎部落从此一蹶不振,桓公追击千里而深入大漠,以至于齐军归途之际在大漠迷路,臣还知是管子用老马识途的办法才得以顺利回师。”

    “桓公如此决然,亦可见齐国为确保我华夏北疆不受外族滋扰,可谓义不容辞。当年卫国遭北狄乱国也是齐国出手相助,齐国何其高义啊!我家君上历来仰慕齐国高义,齐王拥傲视天下之心,齐国必再而一匡天下,卫国献观泽要道、献富饶陶邑、进而欲得吴越江东一郡也是为尊齐为霸而打头阵,江东一郡若划于卫国,则可成南北缓冲之地。”

    齐王一听微微一愣,言下之意是要寡人感激你了?

    只见剧辛再次拜首而道:“方今天下,齐楚秦三强而立,弱国若想存国则必选三强其一靠之,秦虎狼之国,不可靠;楚南蛮之国,不屑之;唯齐国乃礼仪之邦,高义之国,卫国愿靠齐而尊齐为霸主,国可存矣。”

    话都明着说到这个份上了,把齐国历代的“义举”拿出来做例子,好面子的齐王这被捧的都怪不好意思,卫国的确是心诚可鉴啊,这是在用实际行动以其尊齐为霸主的诚意。

    也是,说你跑千里之外那么远的地方去占一块地,这不是明摆着舍近求远,得不偿失嘛,还要江东一郡,这可是隔着南部楚国和齐国,你说卫侯图得到什么?能有什么可图?

    除了想要抱住寡人的大腿、抱住齐国的大腿,似乎也没什么利可在江东有所图啊。

    应当如此,齐王心中点点头,收敛思绪旋即开怀大笑道:“卫相这是哪里话,卫相回去代寡人转告卫侯,卫国有难齐国绝不会坐视不理,卫侯大可放心!”

    “外臣先代我主敬谢齐王。”剧辛行以大礼,道。

    “卫相免礼!好说,好说!”齐王笑容满面的说道,同时瞥了眼苏秦,见后者点点头回示,有相国的赞同,齐王心中更是大定,当即正声道:“苏秦——!”

    “臣在——!”

    “寡人诏,苏秦代齐与卫联手入宋境啮桑,诚邀楚国,联齐、卫、楚三国会盟啮桑,共议伐吴越之大计!”齐王一改正声言辞,旋即笑道:“啮桑会盟之事就劳烦相国去一趟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