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63章 张仪败了口舌@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众人无话之际,张仪出列说道:“王上,韩国三川一郡调兵遣将频频,公孙衍虽辞去魏相一职,转入韩国却被韩拜为相国,据臣所知公孙衍旬日刚从楚国归韩,他这是想要要联合韩楚再攻秦国,臣以为巴蜀之乱,秦国静观其变即刻,方下当迎战韩国,力行东出,荡平三川临二周之境。”

    “犀首啊犀首……”秦王长叹一声,又道:“这巴蜀之乱……我秦国目下冷眼旁观,下一次怕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啊,相国。”

    张仪旋即说道:“巴蜀,西僻之国也。王上,秦之大策乃东出逐中原天下,臣请王上迎战韩国。伐韩之前与魏、楚修盟亲善,再出兵三川、堵塞猿、缑氏隘口,阻其兵通向屯留之路;魏出兵断韩国南阳通路,楚出兵逼近南郑,我秦军则直扑新城、宜阳而通三川临二周之境,则可问周王之罪而据九鼎,挟天子之名以号令天下,则群雄莫敢不从之,王业可成矣——!”

    末了。

    “我秦国祖祖辈辈皆为东出崤山河水而殚精竭虑……”秦王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对张仪的进言显然是犹豫不决。

    就在秦王捉摸不定时,武将司马错出列道:“禀王上,末将有事要奏——!”

    秦王:“准——!”

    司马错说道:“臣闻世俗云: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为王者,务博其德;三兼备者,王业必成。”

    “秦国虽自变法图强以来国力大增,然秦国地处陇西,偏居一隅,地小民贫,故臣以为当行先易而后难之道。今巴蜀之地生夏桀商纣之乱,实乃天赐良机于我大秦也,秦剑驾临巴蜀譬如豺狼驱逐群羊,料无难事。”

    群臣包括樗里疾都因司马错当面与张仪相争而倍感讶异,秦廷自张仪被拜为相国以来,这是头一糟,还是个武将。

    秦王一听默默点头,张仪见秦王此举连忙说道:“夫蜀,西僻之地,穷山恶水,山野愚民,刁蛮凶悍。巴蜀之地,山川阻隔,蜀道不通,劳师远征巴蜀而得其地却也难治理啊。”

    “方下公孙衍欲再合纵伐我,是为近患,近患未解而远征巴蜀,无功是小,东境祸乱是大。韩军若趁机得逞,公孙衍必然趁势再合纵列国,秦之东境大乱,崤山函谷再成攻秦坦途,河水天险再成锁秦铁链,秦国危矣。戎狄蛮夷之辈,亲之疏之皆无利可图之,亦无名可用之,远征巴蜀实为不智啊。”

    “张仪曾闻: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目下韩之三川,二周王室便是天下的市朝,大争之世王上不争之,反而与蛮夷野民争利,岂非因小失大?故臣以为,秦国王业之基必始于三川二周之境。”

    “非也——!”司马错出列反驳道,秦廷朝臣的文武百官无不讶异,在场的嬴华觉得司马错是不是脑抽了,竟敢与鼎鼎大名的秦相国张仪争口舌之辩。

    而秦王则是一语不发的坐在王座之上,目视着司马错侥有兴致的看着他,赢驷也想听听司马错如何应对张仪之论,这可是稀有之事啊。

    大殿之上惟闻司马错言:“臣以为,秦国王业之基始于三川二周,秦国王业之名立于汉中蜀地。取其地足以广国,得其财足以富民。正因巴蜀之地为蛮夷,方下巴蜀自乱,苴来求援,则可以平乱之名得其地,秦国师出有名尔,拔其国而天下不以秦为暴,得其利而群雄不以秦为贪,秦剑南下汉中征巴蜀实乃名利双收也。”

    “相国力主东出大策,攻三川、临二周、劫天子,秦必得其天下恶名之首,而末将未见有利可图之。周若自知失九鼎,韩若自知亡三川,韩相公孙衍必借此良机力主合纵群雄,依靠齐国、赵国,再向楚、魏求援。为解国难,周可献九鼎于楚国,韩可献地于魏国。”

    “而我王不能阻止犀首奔走列国以合纵,便会如相国先前所言,崤山函谷再成攻秦坦途,河水天险再成锁秦铁链。此时我王若乘巴蜀内乱而执掌秦剑驾临汉中蜀地,其地唾手可得也!得巴蜀之地不仅可以为我大秦广国千里,更可居西垒而登高临川,秦剑遥指东方则可以俯瞰之势遥望荆蛮楚地,而灭楚……秦必得天下。”

    末了,司马错抱拳一礼再入其列,一双双目光落在他身上,全场落针可闻,今天秦廷的君臣都大感诧异,没想到武将司马错竟然有如此口舌和见地。

    秦王笑看着皱眉的张仪,“司马错用相国之论驳了相国之言,相国若是不服便是自相矛盾,相国欲如何答之……呵呵!”

    张仪顿时舒张了眉目,知道秦王之意是伐巴蜀了,旋即坦然笑道:“张仪呈口舌之快是为了谋国之利,不是为己而舌辩之,司马错将军今此一言,出将可统军、入相可献策,大才也。”

    司马错旋即面朝张仪抱拳道:“相国有容人之量,末将深感敬佩。”

    秦王忽然起身而大张双手笑道:“哈哈……我大秦将相和睦,秦国之大幸!寡人何愁王业不成乎?啊——?哈哈哈……”

    秦王再入王座面朝司马错道:“司马错——!”

    “末将在——!”

    “既然你力主远征巴蜀,那就由你统军以平乱之名定汉中蜀地,为秦广国千里,如何?”

    “末将谨遵王命——!”

    “王上,既以确定平乱巴蜀,仪有一计!”张仪又说道。

    “相国但说无妨。”秦王笑道,众人尤其是司马错目视着张仪,后者深思片刻,便说道:“王上先前说,苴侯记性不好,忘记了晋假道虞以伐虢的故事,臣深以为然。不若让‘假道伐虢’于巴蜀之地故伎重演。苴国既然派使臣请求出兵,那就出兵假道苴国以为其平乱之名先灭蜀国,于是,反手再灭了巴国和苴国。”

    “故伎重演……”秦王深思片刻,却犹豫道:“相国啊,次计虽好,然‘假道伐虢’之事毕竟有先例在前,万一这苴侯幡然醒悟,不允假道先伐蜀国呢?”

    “那就让他不醒悟。”张仪自信的笑道。

    “哦?”秦王顿时兴致来了,“相国能否细解?”

    “王上容禀!”张仪在秦廷之上侃侃而道:“王上也说了,苴侯若想起了假道伐虢之事,醒悟唇亡齿寒之理必然不允借道,再者欲攻打蜀国,秦国也对蜀地道路不甚了解。”

    “故臣以为,王上可送重宝珍玩,美姬舞女献于苴侯,以示王上诚其与苴国结秦晋之好,此外暗中派人于苴蜀边境大肆宣扬此事,使苴国百姓知其事,苴侯一高兴了,此事可成矣。”

    张仪这一招不是什么新鲜花样,但也阴损的很,也符合秦国的一贯的用计风格,要说是崤山以东的六国,绝对不吃张仪这一招。

    这一招对付山东诸国显然不行,山东诸国都是富裕之国,楚国、齐国这些大国比秦国都富裕,也不缺美人,中原的战国国君根本需要,所以不吃这一套是必然。

    但对于四境蛮夷之主却是屡试不爽,比如上次公孙衍合纵攻秦时,义渠国信誓旦旦要趁机南下直扑咸阳,使秦国内乱,但在秦王恩威并施之下,送了大批重宝美姬,义渠国就这样在阳谋之下,威胁加美人计就此萎了。

    对于蛮夷之主,蛮夷僻隅之地的女子,哪有中原美人那么能歌善舞,善解人意又富有情调。更别说秦王送出去的美人必然是那些精心调教之后,专门讨人欢心的,蛮夷之主即便挡得住一个两个,却也挡不住一群啊。

    “善——!”秦王大喜。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