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62章 巴蜀忘了假道伐虢典故@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我要求的横刀进展如何?”卫峥问道。见璟仓缓缓摇头便知道进展缓慢,好在目前卫国军队的装备总体上都是精甲利器,天下间能够与卫国装备相媲美的也就只有韩国的军队了。

    一想到韩国这事情,卫峥提醒道:“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韩剑,陆断牛马。璟仓啊,现在我给你个口诏,不论你是用讨的借的或偷的,你都得给我想尽办法从韩国那里弄来一批精匠,越多越好。”

    “呃……臣明白。”璟仓迟疑的应到,脑子里还在回想着讨的、借的、偷的……

    韩国全盛之际坐拥九百里疆土,带甲三十万,三十万军队估摸着水分很大,但卫峥也必须得承认韩国的兵器真的是精湛,尤其是韩国的弓弩天下列国包括秦国也不得不承认,韩之强弓劲弩天下无可匹敌。

    都说秦弩天下无敌,那是等到秦国攻占宜阳之后的事情了。

    韩国的兵器,像溪子、少府这些强弓劲弩都可以说是当今天下真正的“驰名商标”,各国军队的最爱,射程六百步起,最高甚至可以达到八百步。

    “如何?”卫峥笑看着三十多个富商前前后后折返而来。

    “真是世间难得的上等器械,根本不愁销路。”

    “更难得的是如此上等器械竟有此等巨量库存。”

    “不错,以在下看这里的装备足以再造一支魏武卒。”

    三十多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显然不动军事,再造一支魏武卒有这么简单,那魏国也不至于折戟马陵道之后一蹶不振了。但并不妨碍他们一个个乐不可支,稳赚不赔的大买卖,没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事情了。

    “诸位,寡人先前便言,这些器械方下只可销往燕地。”卫峥笑呵呵的轻声道:“诸位都是经商高手,做买卖的嘛,大有机会啊,寡人在此承诺,这绝不会是最后一桩买卖,今后还有大大的机会,尔等只需按寡人要求行事。富、贵、功、名,一样都少不了你们的。”

    “君上言重了,我等皆为卫人,能为母国分忧、为君上分忧那是我等毕生之荣幸啊。”一个圆滑的商贾顿时附和笑道。

    “诸位明白就好。”卫峥平静的说道。

    “唯唯……”

    “哦,寡人再送尔等一个消息,燕国乱象将至,大大的有利可图,多余的寡人无需赘言……”

    卫峥这淡淡的笑意让一众商贾心中莫名一噔,咱们的君上怕是比谁都更懂得战乱生财之道啊,在场的商贾个个都是混迹商道的精明之人,都知道这次贩卖的兵器能够狠狠的捞一笔,但捞的最狠的怕是非眼前的国君莫属。

    都知道自个儿不过是帮着国君卖掉兵器再捞一笔中间价,货拿走了,钱交了,能赚多少全凭本事了,不过这次还不用缴税的确是一笔肥的流油的大买卖,这些个商人还不得狠狠的卯足劲去卖个好价钱。

    “提货吧。”卫峥道。

    众人还没来得及吹捧几句奉承之言,卫峥留下这么一句便转身离开。

    国君一走顿时让这群商人松了一口气,别看这位国主始终一副人畜无害、笑意随和的样子,市井传言当年朝歌宫廷的那场腥风血雨至今还在流传着,近千之众的达官显贵在都城一夜间喋血,简直血流成河。

    “君上明示,诸位今日便可提货出军营。”留下来主持的璟仓朗声笑道。

    三十多个商人顿时又起兴奋,看着眼前的器械甲兵如同是一片片堆积成山的金饼一般,璟仓使唤的几个刀笔小吏一过来,器械库府内又起一片嘈杂声,接下来是“分赃大会”,北运至燕地都能变成钱啊。

    “晋闲商社八千柄黑剑!”

    “瑞兴商社五万弩矢!”

    “顺兴商社五千套黑甲!”

    “德益商社一万柄黑剑!”

    当今天下,但凡在天下有名的商社没有一个不干这一行的,哪国有战乱,这些“热心人”就会及时出现。列国对这些发战争横财的豪商巨富是又爱又恨,恨之又不能以武力灭了他们。显而易见,如若真的这么做了,那只会把他们推向敌国。

    只要天下的七大战国征伐不止,只要天下不统一,就阻止不了这些豪商巨富大发战争横财。

    ……

    确说巴蜀之地。

    三十多家卫国的大型商社从卫峥那里亲口得知巴蜀之乱,又得到卫国之主这个大买家的承诺,在沉甸甸的金饼致命的吸引下,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督促,三十多家商社的人一个没落下的火速派人赶往巴蜀之地。

    楚国西边的巫郡、黔中郡一下子涌入大量的卫国商人。

    而与此同时,秦国咸阳宫。

    目下西僻之地的巴、苴、蜀三国相互大打出手,年轻气盛的蜀王杜芦击退巴国的军队又要伐苴国而另立苴侯,这直接迫使巴苴两国联合抗蜀。

    蜀王却还不知道已然闯下灭国大祸。

    三国在天下西僻之地打的火热,却不知道他们已经牵动着整个天下的目光,尤其是楚国与秦国这两个大国、强国。

    秦廷。

    “宣苴国使臣觐见——!”

    “外臣拜见秦王——!”

    秦廷之上,文武百官于两侧席地而坐,秦相张仪和大将樗里疾皆在,大殿上的秦王顿时笑意使然的面向苴国使者,道:“苴使请免礼。”

    “谢秦王——!”

    “呵呵,苴使此来有何赐教啊?”

    “秦王说笑了。”苴使臣干笑一声,无比的谦虚虚道:“弹丸小国,岂敢担秦王下问。目下苴国危矣,苴巴两国在蜀国猛攻大势之下节节败退,外臣恳请秦王出兵救苴国于危难之中啊。”

    秦王一听连连点头,不由得发出一声鼻哼长长“嗯”了一句,旋即面露为难之色说道:“苴使应当知道,我大秦目下才与公孙衍的三晋联军大战一场,国力大为损耗,库府之存不见几何,一时之间也难以复原,现在韩国又叫嚣着复仇欲伐我秦国,此时要大秦锐士远征蜀国……”

    秦王旋即举目望向苴使臣为难的说道:“……不太好办啊!”

    苴国使臣一听顿时急了,“大王,苴国与秦国有互御楚之盟,此时非同小可,大王如若不出兵援救,苴国和巴国都有灭国之危啊。”

    “确是非同小可!”秦王连连点头,假意深思一番,便义正言辞的说道:“苴使不必担心,寡人和大秦绝不会坐视不理,任由蜀国乱国,苴使不若回驿站稍息片刻,待寡人与群臣商议妥当便即刻告之,如何?”

    “外臣告退——!”

    ……

    “蜀臣拜见秦王——!”这苴国的使臣前脚刚走,蜀国的使臣后脚已经踏入了秦廷大殿。

    “贵使免礼!”秦王笑意如初,这表情与见苴国使者一模一样,只见他笑着说道:“贵使入秦有何赐教啊?”

    “秦王容禀,我蜀国目下与巴苴两国交战正酣,我王恭请秦国冷眼旁观,不要插手蜀与巴苴两国战事,我王必有重礼以谢秦王。”

    “贵使多虑了!”秦王微笑着连连摇头,罢手言道:“目下我大秦刚刚与三晋交手,韩国来势汹汹,即便想要出兵亦且有心无力,再说了秦国对巴蜀之地无多大兴趣,寡人现在便告诉你,秦不会插手三国之争。”

    蜀国使臣旋即拜首礼道:“外臣恳请秦与蜀国签以盟约,盖以国印,外臣带盟书返回蜀国。”

    秦王:“可——!”

    蜀国使臣一离开大殿,赢驷的笑声顿时响彻大殿,俯瞰殿下群臣而道:“这一国要寡人出兵,一国要阻寡人不出兵,有趣啊!尤其苴国,苴侯或许是记性不好,忘记了晋假道虞以伐虢的故事了。”

    赢驷飞快的收敛了笑意,面朝群臣问道:“此事重大,秦国东境韩国欲伐我复仇,南境巴蜀内乱,诸位,此时情形,秦国该但如何?”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