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52章 霸业基石@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函谷关一战,秦国大胜,天下为之倾动,三晋联军损兵折将,其中要属韩赵两国损失惨重,其中韩国最惨,函谷关一战折损五万,修鱼一战又损八万两千韩卒,韩国国力由此重创。

    今年开春,这场旷世大战及其中原战火随着临至春末也渐渐止息。

    初夏已然临至,秦川之地仍旧寒意犹存。

    郿县。

    清晨蒙蒙,大雾飘逸,三五骑带甲军士策马飞奔进入郿县,为首者正是秦国第一虎将公子华。

    嬴华正是奉秦王之命而来。

    樗里疾单骑赴会见白起而招揽未遂,回国之后便把此事告诉秦王赢驷,得知樗里疾亲口言白起拥武安天下之才,秦王想也没多想便命令嬴华来到郿县把白起的家属“请”到咸阳。

    “禀将军,屋舍之内无一人。”

    嬴华这支人马来到老百里却是扑了个空,公子华皱眉,“来人,寻周遭邻里问一问。”

    不消片刻,一个青年来到嬴华面前:“禀报将军,小的名白佐,自幼与白起一家为邻居。”

    “我问你,白起一家屋舍为何空无一人?”嬴华问。

    “噢,将军说这事啊,回将军的话,小的在三日前正巧见到几个外地人……对,是中原人,他们前来拜访白起父母,随后不久便随同那些人离去了。”

    嬴华一听面色一凝,忍不住直呵一声,“被抢先下手了,直娘贼的——!。”

    “撤——!”

    白佐懵了,看着匆匆来又匆匆去的嬴华等人马。

    ……

    “什么?人不见了?”秦王凝望而来。

    “王上,末将晚了一步,白起一家三日前便已经离开郿县。”回到咸阳复命的公子华回道。

    “此事颇有蹊跷,莫非是白起意料家中定会有此一变,抢先了我们一步?”却是樗里疾大皱眉头,惊讶莫名。

    公子华在两个大哥面前来回扫视,秦王微微仰头,略微思忖忽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卫侯不简单,此人若是再六国之中执掌任何一国,其国必成我大秦之患。不,卫国已然成了我大秦之患。”

    樗里疾愣道:“王上的意思是……”

    “人一定是卫侯带走了!”秦王殷殷而答,语气却无比肯定,“不可能是白起,即便他想到了时间上也来不及,定然是另有他人。寡人倒是不希望此事乃卫侯所为……”

    秦王不知为何,自从那次与张仪商谈之后,他越来越有种后悔助卫峥复国的这一步棋,樗里疾回报了白起的事情,加上目下此事,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寡人已得到上报的消息,巴蜀之地已生乱象,苴巴两国与蜀国刀兵相争,此事明日朝堂再议。”赢驷扫去心中的忧郁,再露笑意,“白起的事情就算了,卫侯从寡人这里揽走一位年纪轻轻的帅才,然我大秦人才济济,有你们二人、有司马错,我大秦立国以来从不缺将帅之才。”

    ……

    朝歌。

    这座千年古都饱经风霜,因卫峥再次决议定都于此而让这座古都焕发新生,商纣曾在朝歌所建摘星楼,意谓登临其上,可摘星揽月,如今摘星楼已然不见,甚至连遗址都未曾找到,已然成为传说。

    然淇水西岸的这座名都依旧美如画卷,如高歌黎明一般蒸蒸日上。

    朝歌城中自从那场大火把原来的寝宫内殿一大片都烧成了灰烬,而今已然重建,出现了一片巍峨的崭新宫殿,比之前更为壮丽,尽显战国赫赫威仪。

    这一日,朝歌城外,卫峥着一身戎装而立于战车之上,遥望西面,翘首期盼而静候西征王师凯旋朝歌。

    “启禀君侯,大军以至十里地之内。”一快马飞奔而来的斥候单膝着地而禀。

    卫峥遥望远方,心中回想着这几年的功绩,足以谓之显赫,硬生生的将一个附庸之国在短短数年时间跃居成为战国七雄之一。

    魏国不行了,而今之魏国已然担当不起七雄战国的称号。

    卫国已然将济水以北的版图皆纳入囊中,其地疆土达七百余里,韩国也不过是八百里地尔,七雄之称,卫国已然担当的起了。

    此时此刻,卫峥在战车之上已经站立超过两个时辰,在静候凯旋班师的大军时,也在想着卫国今后该当如何。

    而今卫国已然超越了卫武公鼎盛时代,但依旧不够强大,战国无战事无异于痴人说梦,卫国不能就此停下脚步,存国必强国,强国无非强兵夺国,这就是战国。

    卫峥心中算了算时间,目下是周慎靓王四年(前317年),今年是倾动天下的合纵攻秦之战的落幕之年,公孙衍大败,秦国大胜而告终。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将起,飓风席卷天下以来却未因此而止息。

    不出意外,接下来的天下局势更加复杂,如果说公孙衍合纵攻秦之前是崤山之地处于一片金戈铁马之声,那么接下来整个天下都是一片乱象。

    这股乱象将从巴蜀之地而起。

    巴蜀内乱由不得卫峥不重视,秦趁巴蜀之地内乱而灭巴蜀,再有李冰父子修都江堰,秦从此将有号称“天府之国”的巴蜀囊入怀中,不仅仅将汉中蜀地这一大片肥沃之地纳入囊中,而且占据长江上游而取得了以俯瞰荆楚之地的战略优势。

    秦得巴蜀为今后东出横扫天下而打下了基础。

    想着秦有巴蜀为秦国国力作为坚实后盾,卫峥又想着自己有什么坚实后盾为卫国提供国力永不枯竭的来源之地?

    答案没有。

    非但没有,卫国如今的地缘疆域事实非常尴尬,四境无险可守,一旦遭遇大败不会有秦国那样可以退守西陇乃至更深的西境边缘慢慢的舔伤口,以待来日付出。

    卫国没有这样的优势,所以卫峥很清楚,卫国不能容许任何一次大败,利剑既已然出鞘就绝不会入鞘,其锋芒只有一往无前才是唯一的生存方式,没有第二条路也不能有一次失误。

    方今时局,秦大败公孙衍合纵大军,韩国最为损失惨重,几乎与秦势不两立,巴蜀内乱的变数让秦国有了两个选择,继续东出韩国打通宜阳三川还是趁机收复巴蜀之地。

    而卫峥大致确定秦国是后者,秦一旦攻略巴蜀之地便暂时无暇顾及山东,而齐国也趁秦国精力有限无法左右山东变局而趁机北略燕地,楚国也因秦略巴蜀而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楚国西境。

    还有个宋国也不甘寂寞。

    “魏、宋、齐、楚、越……”凝望前方的卫峥忽然一愣,“越国……???”

    卫峥拧着的眉梢渐渐松懈,忽然笑了,在想到目下的时局,笑意更甚了,“秦有号称‘天府之国’的巴蜀之地,卫国……必须也要有国力不竭的战略大后方作为后盾。”

    这一刻卫峥已然想通了下一步该如何对外扩张。

    中原肯定不能再扩张了,没地方可以拓展,不管掠夺哪一个诸侯国的疆土都会惹来甩不掉的麻烦,目下直接与其他战国(指七雄)硬碰硬绝不是明智之举。

    卫峥的下一个目标……正是千里之外的越国——!

    汉中蜀地,天府之国;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湖熟、天下足!

    西有天府之国,东有人间天堂!

    秦若得了巴蜀,一番治理得到一片天府之国;而卫国若同时间得到苏杭之地,一番治理定然也能出现人间天堂。

    卫峥把目光瞄准了长江中下游之地越国,越国自从灭了吴国之后内乱不断,早已失去了向中原争霸的野心。

    时过境迁,卫峥大致估摸着而今的越国应该恢复了不少国力,准备也要在中原有所作为,恰巧越国因此上了魏国的贼船。

    上了魏国贼船,这是越国的地缘所造就的必然结果。

    越国是中原天的东南大国,所处地缘的事实便是直接能够威胁齐、楚两国的大后方,而中原的各诸侯国与齐楚两国矛盾最深的便是魏国。

    如此一来便有了一条纽带,魏、越两国自然而然便成盟友关系。

    越国因为不安生,在楚威王时代就被狠狠暴打了一顿,但却并没有灭国,而今随着巴蜀之乱使得秦国暂时无力应对山东诸国的局势。

    如此大好机会,卫峥怎么会放过在趁乱之际,暗中也来搞一次合纵卫、齐、楚一块灭了越国,分了越国的机会?

    只要在越国占了一块富饶之地,随着曲辕犁等农业工具的拓展,加上南方气候温度适宜,合适农作物生长,可以对稻、麦进行轮作推广,南迁人口至此,用不了多久这里就能成为天下粮仓,越国占了一块宝地不知利用。

    若得了这块地就能给卫国打下与秦国一样不败的根基,也未将来与秦国角逐对拼综合国力时有了雄厚资本,不至于像赵国一样。

    秦国的霸业基石在汉中蜀地的天府之国,卫国的霸业基石必然在江东苏杭的人间天堂。

    显然,卫峥若执行这条策略,历史的进程将提前近两千年,经济重心南移将从战国开始。

    苏杭之地,人间天堂;固然是一个令卫峥极度渴望之地。

    但卫国处在中原核心,距离越国江东郡也就是苏杭之地隔了千里之遥。

    想要经略此地,想要打下来能在北有齐国南有楚国的情况下守得住……非有机动性超群于天下的骑兵军团不可——!

    没有骑兵军团,千里之外的遥远路途,即便把合纵成了、越国被灭了,地也分了、得到了,没有骑兵军团,山高路远,迟早为楚国或齐国做了嫁衣。

    组建骑兵团已然势在必行——!

    正好当下卫国开疆拓土,已然与韩国不相上下,也无法向四面扩张了,当是暂时收敛兵锋,匍匐下来消化战果而转化国力,卫国已经足以有资本承担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了。

    齐、楚两国若垂涎这江东块地,卫国的铁骑非得把他们的老家搅得个天翻地覆不可,围魏救赵这样的“换家”战术在机动超群的铁骑军团发挥下,齐楚两国也吃不消!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我先走一步了……”而立于战车之上的卫峥心中笑而自言自语,目看前方时,已经看到了大军的战旗。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