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51章 单刀赴会@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嬴华被训斥的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又不服气道:“我军乃大秦锐士,虽是疲军,若不走难道他白起就敢出兵?难道不怕卫国就此得罪我秦国?”

    “蠢——!”樗里疾忍不住骂了一句,训斥道:“秦卫本为盟交,而今已然毁盟更与齐国结盟,卫国已然得罪秦国,又岂会惧怕得罪秦国?秦若伐卫则必须假道韩国,而今我大秦在函谷关一战杀韩军五万、此次修鱼一战又斩韩卒八万有余,秦即便要伐卫国也要疏通韩国宜阳三川之地。”

    樗里疾果然不愧是出将入相皆游刃有余的大才,出将可统军,入朝可为相,仅此一言便能看出他的才华。

    就在这时,始终紧闭的城门忽然大开,这一幕也让嬴疾、嬴华和秦国的将士注意到了,只见一单骑从城内飞奔而出,不一会儿便来到了秦军跟前。

    单骑奔来的卫国士卒拉动缰绳,对着秦军大声道:“我奉上将军白起之命禀报秦军,秦韩相争已止,秦军速速退去,战场我等自会处理,半个时辰内若不退去,我军必杀出城门,尔等已成疲军,战必败——!”

    樗里疾微微色变,嬴华错愕的看着那带甲兵士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回奔城内,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这一支单骑出来恰好印证了樗里疾之前的话。

    嬴华看到兄长投来的目光,顿感脸色火辣辣,已然心服口服,不禁远眺城楼之上,遥望着那个站立不动的身影。

    “传我命令,三军即刻撤退——!”樗里疾当即下令。

    大军悉数向西退去,调转马头的嬴华看到樗里疾单骑奔向城门而去,大惊的连忙追上去,“兄长你要做什么?”

    樗里疾遥望城楼之上那一动不动的身影,下意识的点头赞叹道:“如此年轻,就凭这一份镇静自若,白起此人是天下鲜有的帅才。白起是秦人,如此帅才不能为母国效力,岂是秦国之福?白起若能回归母国,为秦效力,秦若得此帅才,修鱼大胜又何足论哉?”

    嬴华心中很震惊,他没有想到兄长对白起素未谋面,竟是有此等评价,一想更是一惊,“兄长要去见白起?”

    “正是!”樗里疾笑而言道:“吾欲单枪匹马赴会,见一见这秦国的青年帅才,白起为我老秦人长脸啊!哈哈——!”

    “不可啊,兄长!”嬴华连忙劝阻道:“太危险了,兄长亦且知卫与秦毁盟,你若被强行扣下,甚至不测,我非得被王上吊起来鞭打三天三夜不可,嬴华受皮肉之苦是小,兄长安危是大啊——!”

    “我意已决,这是军令!”

    “兄长听愚弟一言吧!”

    “嬴华!”

    “末将在!”

    “即刻率军回营,不得有误!”

    “喏——!”嬴华很是无奈,只能领命,“兄长,我留下五十精骑在城外守候。”

    嬴华策马折返而去,樗里疾也朝着阳武城而去,直到抵达城门之下,嬴疾面向城上的白起,朗声笑道:“在下嬴疾,敢问阁下便是卫国上将军白起?”

    “嬴疾?”

    “这是秦国大将樗里疾?”

    “不愧是秦国名将,单刀赴来,好气魄啊!”

    此话一出,城楼之上的几个卫军将领面露惊讶,议论连连。

    “在下正是——!”白起面向城楼之下应道。

    樗里疾闻言旋即朗笑回道:“我秦国出了如此英雄俊杰,嬴疾倍感自豪,此情此景能客遇我老秦人,是何等快事?”笑意朗朗的樗里疾抱拳而补充道:“嬴疾厚颜来见,不知上将军可否赏脸?”

    此话一出,白起身边的几个将领面色微变,下意识的看向顶头上司,谁也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过了片刻,白起一笑,抱拳道:“岂敢!开城门——!”

    樗里疾看着城门徐徐打开,面露笑意却笑而不语,当即朝着城楼之上再次抱拳以是礼仪便策马奔入城内,远处的几十个秦军锐士看着樗里疾消失在视线当中。

    城楼之上,白起准备下去接见樗里疾,随行的副将的连忙说道:“将军,末将以为将军会见樗里疾委实不妥。”

    白起止步,不回头却侧目而视:“有何不妥?”

    副将犹豫了片刻,抱拳道:“禀将军,将军是秦人,嬴疾也是秦人,更是秦国大将,秦国宗室之人,将军会见秦国樗里疾,末将怕将军会……”

    白起忽然转身,目视着他:“会被君上猜忌?还是我白起会背主叛国?”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只怕有小人会借此挑拨离间,徒生不必要的麻烦。末将这是为将军着想,也是为卫国着想”副将一说,抱拳低头。

    “君上洞若观火,白起坦坦荡荡。”看向副将淡然一笑,末了,便不再多言,转身便离开城楼,只留下欲语不得副将。

    樗里疾只身策马入城内,眼观四周发现城中不少的兵士,这一幕告诉他城内卫军早已做好出城迎战的准备,首次近距离审视卫国军队让樗里疾尤为侧目:“卫国兵士皆是斗志昂扬的浓浓战意,装备精良器刃甲胄,天下鲜有之精锐,与秦军锐士不相上下。”

    尤其是一身精甲套装,恍惚将让他以为是魏武卒再现世间一样,这让他尤为侧目,卫国怎么会有这么多黑金甲胄?

    白起带着几个随从的将领相迎而来打断了他的思绪:“白起有失远迎,将军见谅!”

    樗里疾下马抱拳一笑:“岂敢岂敢。嬴疾不请自来,是为不速之客,将军豁达,在下钦佩——!”

    “将军请——!”白起笑而伸手示意。

    “请——!”

    近观之后樗里疾才明白,难怪卫国凭借三五百里地就能东征西讨,战无不胜,皆无往不利的原因了,有如此精锐之兵,再有这样天下一等一的帅才统军,如何不能建煌煌基业、赫赫武功?

    得入府中,白起和樗里疾二人对望而坐,杯酒相邀。

    “白将军英姿焕发,年纪轻轻俨然已是天下冉冉升起的将星,老秦人又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帅才,虽不为秦将,嬴疾依旧高兴,一起干了一樽——!”嬴疾邀樽而赞。

    “白起幸遇兄长而承蒙恩遇,方才有一展浅学之地,略有侥幸胜了几仗,将军过奖了——!”

    “白将军此言偏颇,放眼天下,列国名将毕生所立战功怕也不及将军一年之功。东征宋国拔城十余座;西讨魏国拓土两百里。年纪轻轻已然身居煌煌之名更立赫赫战功,将军有武安天下之才也。”

    “将军过誉!”

    樗里疾是见白起这个秦人越来越满意,忍不住的又点头赞许:“白将军如此年轻,便如此沉稳、大度,居功不傲……卫侯入秦境,十金买信,于郿得起,唉……十金便得如此帅才,这卫侯还真是在我秦国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嬴疾先干为敬——!”说完樗里疾再邀樽示意,白起举樽未曾答话。

    双双皆为大将之才,自当畅聊兵法,交换兵谋之道,过了许久樗里疾终于露出了来意,面色饮酒颇多而显得红润,似是借着酒意而道:“白将军有武安天下之才,屈尊卫国犹龙搁浅滩,将军若回归母国报效大秦,必然龙游瀚海,鹰击长空,惟有我大秦才能容得下将军这样的蛟龙啊。”

    樗里疾此言不管是酒话还是其他,白起并未深究,一笑便道:“将军偏颇,秦国文有张仪、武有司马错、再有公子华这等虎将,更有将军这等出将入相皆不在话下的能人,秦廷可谓人才济济,有无白起亦无关紧要。”

    “将军身上流着我老秦人的骨血,皮骨皆为秦人,为何不愿效忠母国?”樗里疾借助‘酒兴’略微激动的说道:“当今秦王是天下鲜有之明君雄主,更求贤若渴,白将军若随我返秦也省了进身之姿,我王若知必重用,以将军武安天下之才,已然身负煌煌战功,入秦则一朝便可遂君青云之志。”

    却见白起殷殷自语:“白起生于郿县,一身皆为秦人皮骨,然自追随兄长之日起已脱胎换骨,今日白起皮骨皆为卫人也。”

    “唉……可惜我秦国错失如此帅才,可惜啊——!”樗里疾听闻此言,似乎酒意全无,无不惋叹而失笑摇头:“昔商君乃卫人,入秦以来脱胎换骨为秦人;今白起为秦人,亦脱胎换骨成了卫国人……秦可谓得失并置,可见这世间素来难以全美,罢了,罢了……唉,只希望你我将来不再战场相遇——!”

    “将来之事,将来再说!”

    “说的好,再来一樽——!”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