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50章 韩军折戟@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城下的两万韩国残军纷纷调转矛头直面奔袭追杀而来的秦军,这些韩国的残兵一个个惊恐不安,阵仗躁动不稳,一个个面孔都是惊魂未定。

    器刃在空中摇摆不定,显然是因恐惧而身体颤抖导致的结果。

    前有追兵,后无退路,这两万溃逃而来的伤残韩卒已经被逼入了绝境,悲凉之息几乎在一瞬间絮绕在每个韩卒身上。

    秦国虎狼之师,因秦法斩敌首级便得军功,好战嗜杀也成了秦军的标志,陷入绝境之中的韩卒已然成为两万哀兵,奔袭而来的三万秦军若在此刻杀来,指不定要在这两万韩卒哀兵身上栽个大跟头。

    抱着必死之心的韩卒横竖一死,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秦军这三万人马不见得能讨的了什么好处。

    秦军阵前的主将嬴华高举占满了血迹未干的青铜剑器,一手拉动战马缰绳并大吼一声“停——!”,三万大军徐徐止步,与城下的韩卒对立。

    “将军,何不一鼓作气冲杀过去一举灭了韩军,擒拿申差?”一个将领策马走到嬴华身边粗狂的吼道。

    “不可!”嬴华遥望着前方阳武城下的韩国士卒目不转睛,头也不回的说道:“这两万溃逃至此的韩卒已成哀兵,你看那些士卒的面色,莫不是告诉我他们已经准备好拼死一战,根本没想要活着,此刻我若率军杀过去即便胜了也是惨胜,不可取。”

    “两万韩卒已成囊中之物,逃不掉了,等兄长的五万大军与我汇合,掩杀过去便是。”嬴华说着又望向阳武城倍感疑惑,“韩军竟然被困于城下,阳武城怕是有变,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传我令下去,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违者斩——!”

    “喏——!”

    半个时辰不到,樗里疾率领的五万秦军悉数抵达,与前军汇合。

    “不错,华弟有长进!知道行军打仗不是像一头蛮牛般只知一味向前冲杀,有帅才风范了。”嬴疾看到嬴华的三万大军静候不动,不由得夸赞道。

    在秦国将领眼中,赢华是秦军第一虎将,被樗里疾这么一夸耀,挠了挠头,旋即遥望前方而道:“兄长,韩军被困于城外,城内怕是有变啊。”

    樗里疾一听立刻收敛了心思,举目望向阳武城而去,疑惑道:“这不是魏国城池吗?三晋互盟,韩军溃逃于此,怎会被困城外?”

    “兄长,怎么办?”嬴华问道。

    “随机应变!”樗里疾说了一句便夹紧马腹策马朝前几步,旋即对着韩军大声道:“韩军听着,我乃秦将嬴疾,尔等已无路可逃、亦无处可藏。若归降于秦,则性命可保……不降,秦剑必饮血阳武城下!”

    “风——!”“风——!”

    樗里疾话音一落,八万秦军将士顺势齐吼,如奔雷狂袭而来。

    城楼之上,站在白起身侧的卫军副将道:“将军,我等该当如何处之?”

    白起始终直立于城楼之上一动不动,目视着下方再次重复之前的话:“三军待命,弓弩手引而不发,静观其变——!”

    城下,韩军将领申差仰头闭目,忽然睁目怒视着前方吼道:“韩人降不降——?”

    “誓死不降——!”“誓死不降——!”

    这个结果让樗里疾心中微微恼怒,却也无话可说,旋即拔出悬挂腰间的青铜古剑,“韩人有血性,好!申差你若降了,嬴疾看不起你,现在我敬你是条汉子,我大秦锐士听令……杀——!”

    另一边,韩将申差拔出利剑遥指秦军:“杀——!”

    “杀——!”

    两万韩卒哀兵抱着必死之心发起了死亡冲锋,声势令城楼之上的白起也为之侧目,“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士,不愧‘韩之材士’的号称!”

    “胡阳,你率两万人马防止城内出兵,余下六万迎战敌军——!”樗里疾阵前指挥逐一布置。显然对城内的白起有了防备。

    此时此刻,嬴华率领六万秦军已经迎战韩军。

    两支军队都是强大的铁军,一方是号称虎狼之师的秦军,秦之锐士拥有常胜不败的煌煌战绩,另一方是自申不害变法以来,素有材士之称的韩军,此刻更已成了誓死拼杀最后一战的哀兵,两边都是有着慷慨赴死的猛士胆识。

    对于秦军来说,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顷刻间,阳武城下遍地喋血,双方士卒莫不杀红了眼,韩国的两万士卒已然抱着必死之心最后一战,而秦军从来都是以悍不畏死著称。

    两军对垒,可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韩国虽然是七雄之中的弱国,但也只是国力排在末尾,事实上七雄任何一国的士卒都不弱,皆有自己的精锐之师,任何一国的士兵若是拉出去打蛮夷都能吊打戎狄蛮族之兵。

    数百年厮杀、数百个诸侯国当中存留下来的战国七雄,岂能弱到哪里去?

    只能说正面拼杀秦军更胜一筹!

    城楼之上的白起目视着城下秦韩两国军队惨烈的厮杀景象心中想着:秦有锐士、卫有斗士,卫与秦国两军精锐兵士若是正面厮杀,双方怕是都讨不了多少好处,定是无比惨烈。

    高悬天际的曜日逐渐落幕,残阳余晖照耀着这片战场。

    秦韩两军厮杀进行了长达近三个时辰,韩国两万军队虽是哀兵,但终归是残兵败军,且敌众我寡,面对的又是秦军锐士,结果实际上早已注定。

    两万韩军残卒全部战死,无一生还,韩国最后的这支溃军折戟与此,修鱼一战就此告落,韩国折损八万两千于人,元气大伤。

    此战秦军为了绞杀这最后两万余韩卒也是损失惨重,付出了近一万秦军埋骨城下,可见嬴华没有冒然进攻是多么明智的,否则秦军的损失可能会更大。

    战场之上,甲胄和面额之上都有鲜血的嬴华策马来到樗里疾身旁,“兄长,我方密探消息,阳武城昨日易主,卫国军队昨日方才破得此城,难怪韩军会被困于城外不得进城。”

    “不仅是此城,济水以北的疆土已经全部被卫国攻占。”嬴华又补充了一句,道:“对了兄长。卫国大军统帅是白起,据说白起此人方今年不过二十五——!”

    “白起?”樗里疾顿时陷入思绪,不一会儿流露出惊讶之色,“这白起应该就是那位一月之内连拔宋城池十余座的白起?目下再为卫国拓土两百里,此人如此年轻就有帅才之能,不简单。”

    嬴华一听此言不为所动,嗤笑道:“哼,兄长何必夸耀这白起,一月拔城十座有什么?拓土两百里有什么?给我十万大军,我嬴华能荡平宋国!这一次能轻而易举让阳武易主,也不过是趁着魏国无暇顾及,趁虚而入罢了。”

    樗里疾不喜而皱眉,低声呵斥道:“嬴华,你告诉我孙子兵法‘九变五不’中的五不为何?”

    嬴华一愣,不知道兄长怎么就面露不喜,旋即说道:“不死打硬拼、不贪生怕死、不性情暴躁、不好名自尊、不溺爱民众。”

    樗里疾一听又呵斥道:“这五不你占了三不,性情暴躁、好名自尊、死打硬拼。为将帅者之道,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远而示之近,近而示之远。嬴华,你知道白起为何能在不过二十五岁之龄,卫君便能放心让他独自统领一军,而王上却不让你独自统军的原因吗?”

    “我……”嬴华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

    樗里疾毫不客气的数落道:“兵者,凶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你如此轻率,王上便是想让你独自统军,能放心把秦国的将士性命交给你吗?”

    “嬴华知错——!”

    看着抱拳认错的弟弟,樗里疾摇头倍感无奈,不由自主的投向了城楼之上的那个年轻身影,樗里疾又道:“嬴华,兄长便告诉你这白起为何会在你之上。”

    “兄长示下——!”嬴华抱拳说道,眼神和语气都有不服气的味道,樗里疾心中无奈苦笑,嬴华可为将才,是秦国第一虎将,但不可为帅才。“此番我秦军与韩军交战于城外,白起紧闭城门冷眼旁观,因为他知道韩国必然不会攻城,一旦攻城则竖立新敌,命城中将士戒备,弓弩手列阵引而不发,至始至终静看秦韩两军厮杀,你可知白起如此用意,何以然?”

    “嬴华愚钝,兄长示下——!”嬴华老老实实的说道。

    “有恃无恐!”樗里疾远眺城楼叹息道:“我大军追击而来,又在城下苦战韩军,目下已成疲军,已然无力再战,对白起而言既解决了韩军之患,又解决了我军可能攻城之忧,我军苦战已然无力攻城,倘若我军大破韩军仍旧不退,则有攻城图谋之嫌疑,白起势必抓住我军此刻苦战疲乏之机率军杀出来,如此我军必败——!”

    “这……”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