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8章 谁主沉浮@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朝歌宫廷,卫峥独自站立在殿内一张硕大的地图前愣神的凝望着,地图上的列国互成犬牙交错的局面。

    而今战国步入中期阶段兼并战争只会越来越频繁,列国群雄在这种激烈的生死争夺之下,根本就没有弱国的生存空间。

    卫国所地处的疆域地理位置却非常尴尬,居中原天下的四战之地,目下已经四面环绕强敌,几乎无处向外扩张,而不扩张就会沦为他人鱼肉。

    能打赢的宋国现在打不得,齐国、楚国又惹不起,向北扩张那就是与赵国争利,但赵国的核心就在卫国北境之上,赵国都城邯郸与卫国北部边境的距离也不过百里地之遥,中间还有一条漳水,若向北扩张必然与赵国死磕上,赵武灵王可不是宋王戴偃可比的。

    当今赵国在位君主是赵武灵王赵雍,卫峥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他产生矛盾,倒也不是说怕了武灵王,而是毫无意义,目下是要让卫国摆脱当下地处四战之地的尴尬局面虽是当务之急,但空耗国力与赵武灵王打起来不符合卫国的利益。

    “三五年内,卫国没有多大的空间对外扩张了!”卫峥凝视着地图喃喃自语。

    目下而言,也就只能向西部的魏国再扩张两百里地左右,把当初惠施为魏国争取的地盘取了。

    得了这两百里地之后,西扩也只能到此暂时告一段落,魏国若尽失河西之地,东境又被卫峥再夺走两百里地,魏国疆土不足四百里,万乘之国的魏国,曾经称霸中原的魏国将从此沦为小国,永世再无翻身之地。

    天下战国的格局将因此次公孙衍的合纵攻秦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后世的学者在讨论这个时代的时候,公认的战国局势发生新一轮洗牌便在此时此刻,并且以公孙衍六国合纵攻秦为分水岭。

    因为新的七雄格局由此而生,天下的七大战国雄主在此战之后为:秦、齐、楚、赵、卫、燕、韩。

    显然,最先称霸天下的魏国最先出局了,地不足四百里疆土的魏国已然没有资格“入选”七雄之列。

    卫峥若西扩取两百里地,卫国的疆土也将膨胀到七百里地,人口将近一百七十万,从此步入“准大国”的行列。

    即便国力仍旧无法与齐、楚、秦这些大国强国相提并论,但这些大国也不是说灭就能灭的了。

    “方今天下,任何一国再无灭卫之力……趁势崛起,争霸天下由此而始……”卫峥愣神的凝视着地图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意,亲手将一个附庸之国的卫国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壮举。

    重生战国,师承鬼谷,始于朝歌,纵横天下。

    回想这短短的五年,二十年匍卧云梦山,得鬼谷子倾囊相授,出山便从秦国借地取势而初入卫国执掌一国,借魏交恶四方、楚伐魏之襄陵大战,游弋于群虎之中夺食强己;公孙衍发起六国相王,便顺势将计就计,置之死地集内权、亲自奔走齐国,欺魏诓齐而破六国相王之危局,初步让卫国在这四战之地站稳脚跟。

    再利用齐威王之死,派苏秦入楚国,送田忌返齐而使齐国庙堂动荡,邹忌被逼走,为卫国赢得三五年喘息之机,得以安然变法图强。

    再到如今借助诸国合纵攻秦的机会东征西讨,为卫国奠定七雄之一的格局。

    每一步棋走的既凶险,又有惊无险,没有放过任何一次强大自己的机会,没有就创造有利于强大自己的机会。

    “时”与“势”的运用,方今天下,无人能出其右也。

    五年呕心沥血,挖空心思,费尽心血终于没有白费,卫国,已然打下了与天下诸雄争霸的基础,已然有了争雄天下的初期资本了。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归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卫峥不由得再次浮现出蒲松龄的励志对联,在出山鬼谷的那一天面对师尊鬼谷子的谈话便说过。

    “启禀君上,上将军白起信报——!”

    忽如其来的声音让卫峥的万千思绪一扫而光,视线瞬即从地图上收回,猛然转身便看到单膝跪地的斥候。

    “如何——!”

    “禀君上,白起率领大军已于两日前破汲、共二城,目下上将军已经率领大军南渡宿胥口,剑指燕、桃人、酸枣、虚、平丘、阳武六城。”

    “好——!”卫峥大喜叫好,汲、共二城收复,太行以东皆为卫国疆土,白起再若取下这六城,濮水也将成为卫国的内河,河水以南、济水以北皆为卫国疆土,从此与魏国划济水为界限,南北相望。

    魏国已经不行了,河西之地迟早要沦为秦国难中之物,济水以北的疆土悉数丢掉,河西疆土再丢掉,魏国便只能偏居济水以南、加上太行以东总计四百里地,只能任人鱼肉自生自灭了。

    卫峥带着兴奋之色卷起长袍大袖,小步快走的亲自取来笔墨,再回到地图前将一个“衛”字亲手写在了济水以北之上。

    目视着地图上的淇水、濮水两条河流,两条河流冲击形成的平原都是立于耕种的肥沃土地,而今淇水、濮水两大河流,前者已经成为卫国的内河,后者近半已经成为内河,整条河流也即将成为内河。

    提笔站立不动的卫峥凝视亲手写下的“衛”字,注视着“衛”字四周辐射的疆土,长呼一口气,胸口沉浮不低,闭目而睁目,七百里疆土进入视线,情不自禁的咧嘴一笑,笑面露喜色无从掩饰。

    一股肃然长啸的豪迈之气油然而生,“看万里江山,繁花似锦;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呵呵呵呵……卫国……已然崛起了——!”

    与此同时,朝歌城的南方,白起率军大破汲、共二城便顺势南下。

    而今白起之名在“桂陵之战”和“攻宋之战”初露锋芒便名震天下,尤其是让天下大震的卫攻宋之战,一个月之内斩敌近七万、连拔十余城,如此赫赫战绩列国名将也为之侧目。

    白起率军南渡宿胥口之后便入驻桂陵城,携以大胜余威的卫国大军可谓声威赫赫,临近的燕、桃人、虚三城已然成为囊中之物,阳武、酸枣二城也已然在望。

    而就在白起的大军攻城掠地的同时,崤山函谷关已然变天。

    燕国大军还未会师函谷关便中道折返,燕太子平率军惊慌回国。南部楚国这一路大军被一个叫做魏冉的人率领一支奇兵抢先出击,魏冉这支奇兵一把火把楚国大军的粮草焚烧殆尽,楚国大军也未曾抵达函谷关便匆匆退兵。

    公孙衍合纵五国攻秦之战,声势浩大,无奈各怀异心,燕楚之兵中道折返的消息传到犀首耳中几乎让他气得吐血,闭关不出的秦国趁势出击,与三晋联军在函谷关外爆发倾动天下的决战。

    ……

    函谷关。

    秦军阵仗前。

    策马火速奔来的密探一路大吼:“报……禀王上,司马错将军大败韩军……”紧随而至的又是一路斥候密报策马飞奔而来:“报……禀王上,三晋联军溃败,残军正已逃往修鱼——!”

    “王上……”阵仗前的张仪欣喜若狂的面向秦王,秦国大将樗里疾等将领更是无不兴奋。

    “嬴疾——!”秦王遥望东方的双目迸发着精光。

    “末将在——!”樗里疾抱拳应道。

    “寡人命你领我大秦主力乘胜出击,务必将三晋残兵灭于修鱼——!”

    “喏——!”

    这一刻,就算是秦王也终于无法掩饰内心的狂之色,“我大秦……终破此锁秦铁链,从此无惧崤山以东的诸国了,哈哈哈——!”

    樗里疾率领秦国大军追击溃败的三晋联军之际,与此同时另一边白起亲率的卫国大军也在向西一路攻城拔寨,燕、桃人、虚等城池的薄弱守军根本无力阻挡卫国大军兵锋。

    白起率军一路西进,目标已经锁定了“阳武”一城,取了这一座城池便意味着卫国从此与韩国的边境相互接壤。

    另一边,溃逃的三晋残军已经抵达修鱼,而樗里疾的亲率的十万秦军一路追杀到了桓雍,距离敌军不过二十里地之遥,眼看马上就要追上三晋联军的最后的惨败主力了。

    值得一提的是,修鱼距离阳武城也不过二十里地之遥,秦国一路追击而来的军队、三晋残军和白起亲率的卫国大军,以现在这架势,五国之兵怕是不得不在这小小的修鱼、阳武一代碰巧撞上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