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7章 卷土重来@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自然有利——!”璟仓点头一笑而答楚王,又殷殷解释:“楚王容禀,惠施此事外臣以为,驱逐惠施离大梁者,乃张仪也。楚王而今非但接待惠施更与其交好,乃欺张仪也。外臣以为大王待此事略有不妥。”

    “有何不妥?”楚王问。

    “大王想想,惠子因张仪排挤方才入楚国,否则也不会在魏国失了相位,惠施张仪二人必互为仇者。”璟仓斩钉截铁的说道。

    楚王悠然自饮一樽也是同意的点点头,继续听璟仓说:“……如此不难得出,惠施若知大王与张仪交好定会心生怨恨,若知晓此事定然离楚,岂非好心办坏事,甚是不美也。”

    “而今施、仪二人结仇,天下皆知,大王若交好惠施,便与张仪交恶,反之则与惠施交恶,如此左右为难,大王却二择其一之法,外臣以为于楚国、于大王皆非完美之策。”

    “寡人明白了,先生定有两全其美之策,这便是先生所言之互惠互利?”楚王听了顿时笑道,一副我看明白了的一样子,“先生便说说此事如何处之方为妥当?”

    “外臣不才,愿献一计。”璟仓面王而抱拳一礼,道:“大王不若助惠施回归母国,来日便可对张仪说:我因张子方才不待惠施。张子若知必感激大王诚待张仪之心也。”

    “宋国之主向来渴求惠施能回母国佐仕,此事诸侯无人不知,大王定然知晓一二,而惠施当此时下乃失势之人,穷困寂寥也,大王如若于此刻助他回宋国。其一,偃公必感激大王献才之恩;其二,惠施得宋国相位必感激大王此恩德;其三亦且不妨碍大王与张子交好。于大王而言不失为一举三得之利,于我家君侯而言,因以诚卫宋止战盟好之约而欲送大才与偃公之诺亦且得以应诺之,如此皆大欢喜,岂不美事一桩——?”

    “哈哈哈,卫侯当真会左右逢源啊,如此说来寡人也要感谢卫侯献此妙计于我。”楚王乐呵呵的说道。

    璟仓低首笑而礼道:“互惠互利当如此尔,然哉然哉——!”

    楚王:“善矣——!”

    璟仓见状心中顿时暗喜,成了!

    楚王显然同意送惠施回母国,宋王偃那里也有了交代,此行出使邦交便能圆满功成归朝歌复命了。

    满肚子坏水的卫峥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把人家给卖了还要让人家乐不可支的替他数钱,现在宋王就是被他卖了,还要感谢他。

    ……

    就在璟仓奉行卫峥之命而出使列国行邦交周旋之策时,另一边随着此次征伐步入尾声,白起率军止刀兵而息人事,倾国之力的攻宋之战由此结束。

    今日的朝歌城,宫廷外飘逸着战旗,近千员卫国的将士排成数列方阵面向大殿,殿前卫峥而立在前,一语不发的俯瞰着卫国的将士,此外白起、孟贲等数位将领悉数站立在旁侧。

    站在这里的每一个兵士或在桂陵之战、或在历山之战、或在攻宋之战而立下了大功。

    今日便是论功行赏,加俸进爵之时。

    卫峥手持剑器竖直落地,双手上下交握,掌心附于剑柄之上,戴冠而着冕服七章,卫国的将士静默不语,皆仰望着殿上的国君。

    卫峥俯瞰着众将士,声音顿时响彻四方:“卫国自新法颁布以来,皆依法行事,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诸位皆为桂陵之战、历山之战、攻宋之战期间立大功者,方下便是论功行赏、加俸进爵之时——!”

    众将士虽始终静默不语的望向国君,但此刻听卫峥之言内心早已兴奋使然,在战场上拼死搏杀求的不就是荣华与富贵吗?

    “宣。”

    卫峥微微侧目,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入站在旁边的太史令耳中,当下一宫中侍从低头而双手奉上一面厚厚的锦帛檄文。

    太史令目观檄文而宣道:

    “望舒,桂陵之战斩敌首级三人,赏粮食百五十石,加岁俸粮饷十五石,进二级、爵至上更——!”

    “宜修,历山之战斩敌首级十四人,赏粮食八百石,加岁俸粮饷二十五石,进四级、爵至中士——!”

    “杜若,攻宋之战于贯丘斩敌将一首级、斩敌二十一人,赏粮食千石,进五级,爵至上士——!”

    ……

    “濮阳守将诚勇,历山之战领军破敌有功,任濮阳校尉坐镇河东一郡,进八级,爵至上大夫——!”

    “督领护卫孟贲,历山之战率军先攻陷句渎,焚尽敌军粮草,再迎敌军,破敌八千。进九级,爵至少国柱——!”

    “上将军白起,西破魏军,取桂陵,斩敌一万五千;东破宋军,兵锋所向无所不破,势如破竹,拔城十余座,攻宋之战斩敌六万五千,共计八万。连升三级至十二级,爵至关伯——!”

    太史令宣至白起而结束,收起檄文便示意卫峥,后者微微点头不语。

    “卫国万年——!”“君上万年——!”

    “卫国万年——!”“君上万年——!”

    众将士兴奋不已终于不再沉默,宣令结束便不约而同齐声高呼,震天聩耳之音朝四面八方奔袭。卫峥环视一众持长矛剑器刀兵高举高呼的将士们,旋即左手撑剑,右手扶摇而指,长袍大袖垂垂而落。

    沸腾呼声戛然而止!

    “我卫国欲图强存国,所依为何?所依新法,所靠为何?靠诸位浴血奋战——!”

    “我卫国得以趁势崛起于群雄之中而立天下,靠的是吾辈儿郎悍不畏死,浴血奋战——!”

    “诸位都是再造我卫国的不世功臣啊——!”

    “战国、战国!天下皆为好战之国!大乱之世,强者愈强,弱则必亡;大争之世,凡有血气,必有争心——!”

    卫峥忽然遥指西方而面向众将士,奋力而吼道:“我卫国西境两百余地皆被敌国所占,卫国能再战否——?”

    “卫国能战——!”

    “战能胜否——?”

    众将士或举长矛、或举器刃,齐声吼道:“君上所指,吾等所向——!剑锋所指,纵横披靡!兵锋所至,遍野哀鸣!卫之斗士,谁与争锋——!”

    卫峥忽然闭目而仰头,再次睁目而环视全场道:“本侯诏令,受伤痊愈者,即刻回营;伤残不治者,衣锦还乡。”

    “上将军白起何在——?”

    “末将在——!”

    “本侯授命与你,点兵五万,聚沙成塔,聚兵合将,再攻西境,夺回我卫国三百年失地——!”

    “白起谨遵君诏——!”

    “兵符——!”

    师出无名为不义之师,卫峥欲西扩自然要师出有名,此次伐魏之名扯出了三百多年前丢失土地的名头虽然有些牵强,但这不重要,师出有名即可。

    显然,卫国绝不会就此停止扩张的步伐,公孙衍利用宋国之策已然失败,不过是推迟了原来掠魏的计划,好在时机并未因宋国变数而错失,而今变数已终,当是卷土重来之时。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