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5章 戴偃色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随着卫国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止战重归修好,更愿意让出大片原本占领的城池疆土。

    戴偃在这个时候本应该高兴万分的,卫国要求的补偿宋王戴偃也一点不在乎,反而觉得卫峥颇为仁义,要换做自个儿就不是要点钱粮、人口这么简单了。

    卫国的赔偿要求对于宋王偃来说都无关紧要,人可以生育,人口可以慢慢增长、粮草也可以来年生产,而人口和粮草都维系于土地,土地才是真正的命根子。

    而齐国夺了宋国命根子中的命根子,陶邑被齐国拿了,宋王戴偃岂能不震怒?

    更重要的一点是,齐国有何理由趁机占领陶邑?

    简直就是半路杀出来的强盗。

    ……

    “宣,卫国特使觐见——!”

    璟仓和几个随从徒步入殿,直达殿下面向宋王礼节性的长身一躬,道:“外臣璟仓,拜见宋王——!”

    “呵呵……那个……贵使免礼!”年过三十的宋王偃看着璟仓温和的说道,不自然的强行笑了笑,卫国大胜而宋国惨败,戴偃面对卫国使臣也没了当初射天杀神的霸气了。

    “谢宋王——!”躬身的璟仓旋即站直而立,便不卑不亢的说道:“旬日之前,我主请宋国止战修好,贵国特使会盟濮阳议卫宋之和,宋允卫之赔偿要求,我主为以示卫宋两国止战盟好之诚意,卫承认宋国称王。我主考虑卫宋止战修好之事关乎两国国运,特命外臣为特使出使贵国。”

    “这是两国修好之盟书,请宋王过目,并签盖国印——!”璟仓言末,随行而来的手下连忙从怀中取出国书。

    宫侍将璟仓双手奉上的国书接过并转呈宋王偃,戴偃草草一览便盖下了国印。

    签订止战修盟的国书流程飞快的结束,璟仓看了盖下的崭新宋国国印便将盟书放入怀中,再次面向宋王一拜,而笑道:“启禀宋王,此次外臣奉命我家君侯出使贵国,我主有一份额外绵薄之礼献于宋王,我家君侯说了,宋王定然会欣喜若狂。”

    “哦——?”戴偃一听倒是好奇了,“何礼——?”

    戴偃看璟仓未曾立马出言,也未曾有献礼的举动,而是脑袋不动眼珠子却左右转了转,宋王见此情形瞬即顿悟,便起身离开王座而朝着内殿而去,同时说道:“贵使随我来内殿——!”

    来到内殿之后,宋王入主座便看向璟仓道:“先生可以说了罢?”

    “宋王——!”璟仓躬身一礼,而后说道:“外臣出使前,我主曾对我说过,宋王此次兴兵伐卫非宋王之过也。”

    “卫君果真如此说的?”宋王一听带着质疑的目光的看向璟仓,显然不信。

    “大王容禀!”璟仓直接转变了口吻,亲切的叫“大王”了,这一次他可是带着挑拨离间的隐性使命而来,璟仓旋即说道:“我家君侯洞若观火,料定大王实乃被他人蛊惑,便是那魏梁国,大王细想不难得出,宋伐我前,卫国聚兵猛攻桂陵之地,公孙衍已把梁国兵马悉数调集西境攻打秦国,故东境无兵可用,于是魏梁便施以奸计诱导大王攻打世代交好之卫国。”

    “大王想想,宋攻卫,本来我卫国在猛攻桂陵的白起大军不得不回援,如此一来卫宋两国本亲如兄弟,却反而骨肉相残,魏梁东境则无忧矣。”话已至此,璟仓旋即合手礼道:“大王明鉴——!”

    闻此一言,戴偃许久不语,微眯着眼睛却是带着恨意而道:“原来如此……孤原来被魏梁利用了!”

    “是故,我主明鉴,知晓这一切实乃误会一场,皆因魏梁为己谋私而损他人而起,非大王之过也。”璟仓又说道。

    “孤不报此仇,枉为王者——!”戴偃怒道,再度看向璟仓时,连忙说道:“卫君真乃高义,先生回国务必代孤转告卫君,孤被奸人所惑,累了世代交好之卫,孤之过也。”

    “外臣一定代大王悉数转呈我主。”璟仓应允道,旋即一笑,补充道:“差点忘了正事,回大王,此次外臣奉命我主为大王送两份大礼而来。”

    “哦——?”此事重提,戴偃顿时再起好奇心了,有了前面的铺垫,这宋王对璟仓和卫国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再顺势引出接下来的话题自然更加完美。

    璟仓忽然面露愁眉的说道:“大王有所不知啊,我家君侯实际上也是被逼无奈。”

    “先生何出此言?”宋王愣道,说好的大礼呢?怎么成了诉苦了?闹哪样啊?

    “大王容外臣详禀。”璟仓愁眉的说道:“我家君侯实际上是要将陶邑等地悉数奉还大王的,这本就是宋国疆土,更是一场误会,如今误会已化解,自动如此,奈何齐国贪婪窥视之,大王只需派人打探便知晓,二十日之前齐国派特使入卫便是逼迫我家君侯把陶邑献给齐国。”

    璟仓一说到陶邑,瞬即触碰到了戴偃的痛处,那么大一块富饶之地,下金蛋的鸡啊。

    “当时外臣愤恨不已……”璟仓的确是愤恨不平,因为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苏秦真正为谁而谋,如此一说更加入木三分了,只见他继续道:“这是要奉还给大王的城池,献给齐国又如何对大王交代?我卫国君臣皆极力反对,却不料齐国有备而来,大王定然知晓苏秦使卫之际,齐国上将军匡章亲率十五万精锐齐之技击压境而来,卫国兵马悉数在东境,我家君侯不得不迫于齐国威胁,方才献地——!”

    “齐国举兵之事,孤却有所闻。”戴偃微微点头的说道。旋即又咬牙切齿的说道:“齐国可恨,先生或有不知,这齐国非但威逼卫国,不久亦且以势压人而威逼孤承认陶邑为齐国疆土。”

    璟仓旋即一改皱眉之色,便是凝重的看向戴偃而道:“大王或有所不知,齐国霸占陶邑之事另有隐情,正巧被我家君侯得知。”

    “另有隐情?”戴偃问道。

    璟仓忽然带着警惕性狐疑的环视一周,看的宋王满脸疑惑,演的神乎其神的璟仓确认四周无耳目之后便一手附于嘴边而压低声音道:“大王,齐突然霸占陶邑之事,实乃大王之兄所为,大王定然知晓他流亡齐国,此番大王被歹人所惑让他以为有机可乘,故游说齐国方才有了齐国占陶邑之事,实乃与齐国暗中有不可告人之秘。我王得知此事,思来想去怕是只有一个答案……”

    璟仓说道这里的时候偏偏停了下来。

    “卫君如何说的——?”宋王偃一听这么一段话,面色陡然而变,再也顾不得礼仪和镇静什么连忙问道。

    如果说陶邑被夺让戴偃肉痛,那么关于其兄戴剔成君这个名讳,只要一入他耳便是刺激到了最敏感的神经。

    戴剔成军不但是戴偃之兄,更是宋国前朝国君。

    而戴偃终归得为不正。

    此情此景,让璟仓看到挑拨离间大有可为!

    “大王还不明白吗?剔成君此举实乃不惜拿出陶邑割让齐国,其意图乃欲藉此借助齐国而取缔大王做宋国之主啊!否则齐国为何不顾齐卫之盟?因为齐国所图不仅仅是陶邑,而是整个宋国啊,大王想想,剔成君如若做了宋国之主,其势必成为齐国傀儡,宋从此必对齐国俯首称臣,如此一来,不说大王的王位不保,宋国的七百年基业亦且不可保矣。这便是我家君侯送给大王的第一份礼,不知大王可满意否——?”

    璟仓这一番话给宋王偃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不但大惊失色,更已经心生慌乱,此时此刻的戴偃已然六神无主,璟仓的一番言论几经让他震耳发聩,戴偃瞬即直立而起,来到璟仓面前更抓住了对方双臂,“孤如何才能破此危局?先生教我!先生教我——!”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