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4章 齐宋祸根@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满地打滚求推荐票,打赏走一波也是可以的,没毛病老铁!——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相国——!居功至伟,何须言谢……?啊——?呵呵呵……”殿上的齐宣王入朝之际,嘴巴便从此笑的不曾合拢,只见他的目光从苏秦身上移开进而环视群臣:

    “寡人即位之初便为我大齐通西进中原之咽喉、再得得天下富饶之陶邑,寡人不耗国力、不疲民累国,兵不血刃便能建如此功业,寡人要谢相国你啊,我大齐都要谢相国你啊,啊!哈哈哈……”

    朝堂百官顿时齐声贺道:“恭贺我王——!恭贺相国——!”

    “为国之臣,忠君之事,苏秦定不负我王之恩。”苏秦旋即拜首道,面带沉稳之色,并未因此出入堂而拜相便情难自已。

    “寡人得相国辅佐,齐国何愁霸业不成——?啊……?哈呵呵……”齐王大喜过望而说道,临朝至今脸上的笑容始终不曾退却。

    他国互相争,齐国的天下,齐王始终记得当初苏秦在为齐国重现齐桓公一匡天下之言,而今已然用事实证明,齐王对苏秦的倚重可谓空前。

    卫国的崛起让齐王心忧,然而此番卫宋相争让齐国尽收大利,卫不得陶邑而齐国得之,便是弱卫而强齐国。

    苏秦瞬即面王拜首而道:“启禀我王,卫欲攻宋而掠其富饶之地以图强,一鸣惊人之举虽让天下侧目,卫国虽已崛起却仍不是齐国对手。”

    “相国所言不假,相国以为接下来该当如何?”齐王笑道,至此齐王对苏秦的一言一行比任何时候都要信任、重视。

    苏秦想了想便说道:“卫国此番主动献上陶邑于我王,虽不舍去也慑与我齐国赫赫威仪,欲主动亲我齐国,而今卫国与秦毁盟、与魏梁宿愿难消,与宋又凭生刀兵,实乃别无选择,只能依靠我齐国,卫侯倒也知晓得罪近邻尤其是强大的齐国不是明智之举,是故有此献礼,以示其诚也。”

    “不错,卫国之主倒也懂得审时度势。”齐王点头的说道。

    “苏秦以为,齐国经略于卫,卫国地界乃我大齐西境防秦屏障,对于卫国只需确保我大齐始终能制得住卫国,使其与齐国同进退即可。此次我齐国虽得大利,但终究得利不正,有巧取豪夺之嫌疑,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王有西进中原之心,此事如若处理不妥,以后统御诸国,列国难以归心,故苏秦以为经略卫国当需恩威并施,张弛有度。”

    “相国洞若观火,分析的透彻啊——!”齐王面向群臣笑道,群臣顿时附和而笑,齐王再面苏秦问道:“相国既出此言,定有应对之策了?”

    “启禀我王,苏秦确有安抚卫国之策。”苏秦如今彻底得到了齐王的信任,便毫不犹豫的说道:“此次卫国倾国出兵而大损国力,库府消耗,兵将之损本可因所占之地而得以补充恢复,然所占疆土或献于我王,或归还宋国,卫只得句亵、成阳两地,可谓有了凯旋大胜尽添寂寥,确是尽耗库府之存,难免心有不甘。”

    “而我齐为卫之盟国而未能及时发兵驰援,本就失礼在先,又得卫国如此大礼。常言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往而不来亦非礼也,齐国当此弥补却也为时不晚,不仅仅是安抚卫国,更是做给天下列国看的,我齐国从不巧取豪夺,绝不做损盟国而益本国之事,当有所补偿卫国。”

    齐王越听越欣喜,苏秦果然是大才啊,相国朗声笑而继续道:“此次我齐国失礼于卫在先,却也有我等难言之隐,然我齐国不会以此为推辞,失礼了要弥补,弥补最好的法子不是赔礼,而是送礼以彰显大国风范,以示天下齐国之诚犹可鉴之矣——!”

    “送礼——?”齐王好奇的静等下文。

    “不错,卫国因战事大耗库府之存,那我齐国便送他便是,兵器、粮草辎重、车乘皆可,我齐国疆土辽阔,物产丰饶,无需多时即可再生粮草无数、兵器无数,相较于陶邑,皆不足道也。”

    齐王听苏秦这些建议,深思了片刻便直接拍板道:“相国所言不假,相较陶邑皆不足论之,粮草辎重用了就没了,有陶邑却能源源不断的生出粮草,就依相国照办,由相国全权处置,正好作为我大齐公主陪嫁之礼!善——!”

    “寡人诏,携十万金、车乘上千、粮草百万担、仆人万众、甲胄万副、驮三百匹、马五百匹、羊三千只、珠玉美饰无数随大齐公主出降!以彰我齐国威仪——!”

    苏秦连忙领命道:“臣谨遵王诏——!”

    齐国果然是财大气粗的主儿,齐王也是好面子的王,这么阔绰的一送那是多有面子的事情,既长了脸面,又能做给其他诸侯看,简直一举两得,相国大才啊——!

    ……

    齐国得了陶邑,而潜伏在宋国之中的这股祸水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东引齐国,齐国也没有料到几年之后宋王偃竟敢直接以柴犬之躯撼大象之身,而毫无防备更的齐国被宋国打了个措手不及,戴偃不但把陶邑重新夺了回来,还趁齐国根本不会想到宋会攻齐而进一步丢了几座城池。

    当然,宋国突然爆发这么强的实力,卫国在暗中也做出了不少的努力。

    而宋国不知天高地厚的怒拔虎须,也为将来宋被灭国买下了种子,同样齐国也因此在连环诱导之下买下了祸根,可谓是环环相扣,祸不单行。

    齐国庙堂上下因为苏秦而得陶邑这片富甲天下之地而高兴万分,盘踞在朝歌的卫峥也在为这一次深谋远虑的布局功成而暗中欣喜。

    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惟有真正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中看破迷雾,洞悉天下大势和复杂时局的人才是真正的猎人。

    齐国看似占尽大便宜,却因此埋下祸患,等于白打工的卫峥看似吃了大亏,却因此布局天下。

    唯有被公孙衍利用的宋国,宋王戴偃兴兵夺国不得,反而成为他人鱼肉更被人前后利用。

    ……

    宋国都,睢阳城。

    “特使,这里三十五万石粮食已然备齐,特使请过目。”

    睢阳城北门大开,无数的劳役正在将一袋袋粮草从谷仓内扛出来并搬入运粮马车上。

    所谓特使正是璟仓奉卫峥之命来宋国出使。

    璟仓此刻现身于宋都,此情此景显然是来提点宋国赔款的。

    宋国此次大败,卫国的反扑加上齐国摸准机会也跳进来分一羹,宋国根本就无力顶住来自卫齐两国的压力。

    又无从向外搬救兵,现在这个时候五国攻秦在即,诸国有心也是无力,只能看着齐国得了天大便宜而干瞪眼,而宋国可谓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更别说宋国庙堂也没什么能人。

    齐国也知道这是吞并陶邑的大好时机,如若等其他诸侯国腾出手来,免不得会生出变故。

    孤立无援的宋国顶不住卫齐两国的压力,齐国以大国之威咄咄逼人,戴偃只能被迫答应赔偿于卫国,答应割地陶邑于齐国以求和。

    而今白起的大军已经从丹水撤离,卫国已然撤兵退守成阳一代,只控制了两座边境之城,陶邑等城池则是被匡章抽调出五万大军悉数占据,本人则率领十万部将返回齐国。

    而此次卫与宋国签订的止战盟约,宋国要为此向卫国赔偿战争损失,卫峥索要的赔偿倒也简单粗暴,只有两样:粮食、人口。

    卫国要宋王偃割让句渎、城阳,加上粮草三百五十万石,人口十万众。

    这虽然算是一笔巨款,但与之前卫国占领宋西境一百八十余里地而言,光是人口就已经破三十万众,这点赔偿几乎不值一提。

    此次攻宋虽倾国之力,但为持久作战,卫国也并未因此损耗过大,白起一路高歌猛进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便占领了宋国西境,几乎没有任何持久消耗的攻城战,卫国迎战历山和攻宋期间加起来的阵亡了一万士卒,可谓大获全胜。

    从宋国这里得到的补偿基本上可以弥补此次伐战所消耗的国力了,加上齐国那里即将送来的“陪嫁礼”,精打细算一番可能还小赚一笔。

    “督运何在?”

    “百司长——!”

    璟仓吼了一句,看到粮草督运官过来便道:“悉数核查,三十五万石粮食一石不能少。”

    “喏——!”

    宋国按照签订止战国书,赔偿卫国三百五十万石粮食,宋王已然下达诏令于全国境内集粮,睢阳这里的谷仓大开提粮三十五万石。

    好在宋国占据富饶之地,加上多年没有战事,库府之存丰硕,富裕的很,这也不算是伤筋动骨,戴偃也不肉痛,但真正肉痛显然是陶邑。

    卫峥只是要了几颗现成的“鸡蛋”,齐国却是直接把“下蛋的鸡”都给拎走了。

    璟仓此次睢阳之行,一来是作为卫国特使与宋国签订止战国书,而此行的另一个隐性目的便是离间齐宋,为齐宋矛盾买下祸根,卫国此举可谓阴险!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