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30章 戴偃射天@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然而这魏国使臣还是小看了宋公戴偃,何止目中无人?简直无以用词来形容他的自大了,只见宋公忽然起身走向大殿之外,惟闻其霸气之声:“孤欲霸之亟成,故射天笞地,斩社稷而焚灭之,以示威服鬼神也——!”

    听到这句话的魏国特使差点吓的没站稳,连忙跟了出去,宋公已然下诏。

    戴偃竟是要射天笞地,斩社稷二神……

    社,是土地神;稷,是五谷神。土地粮食一直就是天下万民的命根子,但凡是人莫不敬畏社稷二神,列国之君每逢春耕祭祀拜的就是社稷二神,这宋国之君竟是……

    魏国使臣亲眼看着宋国之君呵呵一乐,命人做了两个草人分别代表社稷二神,紧随而至便是五花大绑的押赴刑场,连忙跟随而去的魏国特使更看到他亲自担当刽子手,在刑场之上抡起大刀,怒吼一声便是砍了下去,两尊草人皆人头落地,一命呜呼。

    这还不算,斩杀了社稷二神之后,还要妖弓射天——!

    一幕幕看的魏国特使胆战心惊,这就是个十足的疯子,惟心中长叹可笑、可悲、可恨。

    都要射天了!

    简直是千古奇谈,亘古未有。

    如此宋国,国若不灭,天理不容啊!

    宋公斩杀了社稷二神,射天之后怡然自得,紧随而至便是举兵攻卫。

    ……

    列国群雄都在各自奔波,公孙衍作长书一封之后宋国便举兵攻卫而去,犀首本人也是率领着三晋联军迫境函谷,中原之地宋国和卫国怎么去折腾他也无法左右,能做的基本都做了,犀首也只能在内心祈祷这宋公偃争气一点,别到时被卫国分分钟就吊起来打便行了。

    显然,犀首不认为宋国能够打得赢卫国,更不认为戴偃能斗得过卫峥这样的雄主,而今卫国四百多里地,宋国五百里地左右,即便卫国的国力比不过富饶且多年无战事的宋国,但卫侯此人却不是宋公偃能比拟的。

    犀首只能希望宋国能拖住卫国一些时间。

    朝歌城宫廷。

    “报——!”一斥候飞快奔入庙堂大殿之内单膝跪地面向座上的卫峥急忙说道:“启禀君侯,桂陵战报,我大军二十日连番攻城,魏守军已疲乏,大将军白起信报,称不日即可破城!”

    斥候禀告一结束,行一礼便飞快退出大殿,座上的卫峥旋即看向了璟仓,“前线战事有白将军自可无忧,然我军连番猛攻亦是疲乏,粮草辎重供应切记不能有丝毫披露,此事上大夫需多加上心。”

    “璟仓明白!”

    “桂陵城一破,余下六城必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卫国第三郡马上就有了。”卫峥笑呵呵的说道,显然比较惬意。

    就在君臣之间为战事顺利即将拓土一百多里地而高兴之际,忽然一声急促的声音让所有人面色一顿。

    “报——!”

    “濮阳急报——!”

    本是轻松神色的卫峥听此急促的惊颤的声音,面容一凝,目光凝望大殿之外,又一斥候满身大汗的奔入殿内。

    “启禀君侯!宋举兵十万已至宋地西境成阳,宋军鱼贯入城,距我卫国边境葭密之城不足五十里地,其意不明。姜牧郡守请求增兵河东,以防不测——!”

    此话一出,卫国群臣色变,宋国举兵十万众集结在成阳,边境就挨着一座历山,西边就是卫国边城葭密,两城不过三五十里地之遥。

    哪里是其意不明,这宋国明摆着是要攻卫啊!

    “宋君难道要攻我?”

    “这不可能,宋国伐我非但出师无名,卫宋两国世代交好,数百年从无刀兵相交,怎会突然伐我?”

    “不是攻我?那宋国带甲十万众陈境迫势而来,意欲何为——?”

    “这……”

    “我数万大军目下陷于桂陵之战,宋出奇兵伐来!”

    “桂陵之战眼看大捷在即,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瞬间让卫国庙堂炸开了锅,群臣百官一下子都无法淡定。就在这时,又一斥候飞奔入殿:“启禀君侯,河东郡守急报——!”

    又是河东郡?所有人都一惊,单膝跪地的斥候迅速秉承道:“宋王遣战书一封,宋国大军五日之后发兵迫境,邀约卫国速速迎战历山,否则大军过境,荡平卫国——!”

    “宋王——?”璟仓的视线从远出大殿的斥候身上收回来,满眼疑惑不解,“宋国何时称王了?”

    “小的不知!”那斥候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犹犹豫豫的说道:“宋王还说,还说……”

    “说什么……?”卫峥凝视着来报的斥候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禀君侯,宋王说……孤偶闻狐姬之美,国色天香,此番伐战欲夺汝之妻而灭汝之国——!”那斥候咽了口吐沫,低着头终是如实说道。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卫国群臣色变。

    “岂有此理,宋君欺人太甚——!”一臣子愤愤不平的大吼。

    抢妻夺国,如此明目张胆的大放厥词,这是要不死不休的局面!

    天下人都知道宋国当今的国君是个暴君,没想到还是个疯子!卫宋两国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突然兴兵而来,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卫国群臣很快便想知道宋国伐来的原因。

    如此飞来横祸皆因为狐姬——!

    果然是一介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之女!

    但群臣却不敢在这上面说道三分,君侯宠幸狐姬,在如此当口即便璟仓也非常识趣,不愿触霉头。

    座上的卫峥一动不动微米着眼睛,目视着殿中宫侍接过斥候手中的国书朝自己小步快走而来,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宋王——!呵呵呵……宋地流传多年的‘舍人韩凭’之事,本侯早有所闻。垂涎臣子妻之美而强占不得,宋王偃让韩凭夫妇生不能同巢死亦不能同穴,可见其人之暴虐无道。疯子——!”

    舍人韩凭的事迹可以说是戴偃行的最令人不齿的事情,据说韩凭之妻美若天仙,宋王偃完全不顾她已经是其臣子韩凭妻子的事实,竟是直接把她强行占有,然而韩凭之妻是一个烈女,只忠于自己的丈夫。

    之所以在天下广为流传是因为韩凭夫妇的悲剧故事感天动地,两人想要同赴死而做一对患难鸳鸯,宋王偃愤怒之下让他们连死都不能在一起,更故意让他们两个的墓对着,生不能同床死也不能同穴。

    而今韩凭夫妇的悲剧故事已然成为了一个传说,各种版本流传于市井,其中流传最广的是据说两人死后不到十天时间,两座墓旁的小数目瞬间长成参天大树,树枝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世人谓之“相思树”,人们还能在树上看到两只鸳鸯一刻也不离地的在一起。

    如此极恶暴虐之君,也难怪宋人百姓都称之为“桀宋”。

    卫峥依旧漫不经心的说道:“……而今闻吾妻之美而欲抢夺之,更不惜为此兴兵十万众而夺国……”群臣看着卫峥闭目敲了敲脑袋,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摊上这个疯子……”

    显然,卫峥知道这个宋王偃就是那个遗臭万年的宋康王,也是宋国最后一代国君,宋国便是在这个疯子和狂妄之君手中而灭国的。

    突然摊上这么一条疯狗,卫峥也倍感头疼,还是在这个关键时局,要说这宋王偃真的是垂涎狐姬之美而兴兵抢夺,不惜拿国运来闹腾,这事儿卫峥还真不能否定,因为这是个疯子和狂妄之极的人,狂妄到连社稷二神都敢“斩首”,更不知天高地厚而要“射天”的人。

    这样的十足疯子和狂妄自大之人做出什么不正常的举动都是正常的。

    庙堂之上,卫国群臣皆一片沉默,更不敢把这飞来横祸之事与狐姬相提及。

    这时宫侍已然把斥候送来的国书递给了卫峥,后者静静的的审阅文书,大殿之上瞬间落针可闻。

    一看之下,卫峥终于恍然大悟,不由得失笑念出了文帛中的内容“……魏国欲诚邀宋国称王,互结盟好……会盟徐州,魏承认其王号,诚邀宋君乘商车、称商王……”

    “狂妄之君,这宋君偃何德何能?竟敢自比圣君汤武,何其狂妄——!”

    庙堂之上群臣顿时一个个义愤填膺,皆怒骂宋王偃狂妄自大,百官群臣若是知道不久前这宋王在睢阳亲自斩杀“社、稷二神”更是持弓射天的行径,估计也与那魏特使一样无言以对。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