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29章 宋有雀生@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前排预警,下面这个配角,不是石慌刻意去拉低配角智商,而是历史上的这位君主真的没智商,至于具体如何,且看下文便知,最后顺带求一波收藏、推荐票)——

    ——

    公孙衍费尽心思笔墨长篇书写了一封文案快马加鞭送至大梁城,犀首的信上便是此次破局之策,送入大梁王宫至魏国新王手中的那一天,已经是白起猛攻桂陵城的第九日。

    魏国庙堂已然人才凋零,惠施本就老迈不堪,张仪在魏国任魏相之后,惠施也被他挤走,魏惠王驾崩之后,迟暮之年的名家祖师爷惠子就这样流亡到楚国至今。

    而鼎鼎大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信陵君魏无忌还没出生,信陵君大才,曾一度让秦始皇够喝一壶的存在,而今的魏庙只有公孙衍这个顶梁柱了,新王也只能倚重他,一切按照犀首这封长书信文罗列的计策去实施。

    也就是在白起攻城的第十日,魏国派遣使臣马不停蹄的赶至宋国。

    ……

    公孙衍大才,毋庸置疑,在卫峥于背后疯狂掠地之际,犀首纵观天下列国犬齿相交的局势中找出了这条祸水东移的计策也在不久之后让卫峥够喝一壶的。

    确说犀首眼中破局之地的宋国。

    十年前,宋国发生了一场宫变,宋剔成君之弟戴偃,逐兄夺位而自立,宋剔成君也因此流亡齐国至今。而今宋国国君便是宋公偃,一代暴君。

    犀首作为一代纵横策士,对于天下大势的了解自然深刻,对于宋国的了解,尤其是在五国相王之后,一向不知天高地厚的宋公偃按耐不住寂寞也称王,想要做一把王瘾,最终被七国给压下去了,可见宋公偃亦有称霸天下的野心,然而却是一个毫无谋略的匹夫,更是暴虐无道。

    公孙衍知道宋公偃有其野心,却没有与其野心相匹配的脑子,更在逐兄自立的十年时间内被宋国百姓暗地里称之为“桀宋”,更可笑的宋公偃不知道他的臣民被他接见时,一边掌声如潮,激动异常的高呼万岁,一边却是称“天下之人谓之‘桀宋’”。

    宋公戴偃这种人在犀首眼里是最容易忽悠的主儿,非但知道当今宋国君主有勇无谋、刚愎自用,更知道这是一个十足好色的主儿。

    而今在朝歌便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公孙衍阴险之处便是利用戴偃好色之徒的本性,借此把祸水引向卫国。

    戴偃的好色本性天下皆知。

    “宋公占妻,舍人韩凭”的事迹不但在宋国五百里地广为流传,几年之后到当下已经传到了天下。

    世人相传戴偃逐兄自立,一夜之间成为宋国之主后,偶然间看到了臣子韩凭之妻,这位年轻的宋君一见韩凭之妻便是花了眼,吧嗒吧嗒如泉水一样,飞流直下三千尺。

    宋君为了欣赏韩家这位美妻的曼妙身姿,世间传言“宋君登青陵之台以望之”,大秀含情脉脉,戴偃这个刚愎自用的君主不但想称王称霸,更以英雄而自居,有道是英雄必有美人相陪,长衣佩剑,独霸天下,仰空长啸,山鸣谷应,这才是真英雄。

    奈何韩家美人懒得搭理,宋君大感受挫,更因此羡慕嫉妒韩凭能有如此美艳的妻子。

    然而宋公作为一国之主在宋国至高无上,一道政令下去便把韩凭的妻子简单粗暴的给抢走,更把韩凭治罪重罚,至今宋国的百姓都在暗地里议论此事,市井传言“君囚之,沦为城旦”,韩凭的妻子不但被他强行抢走,韩凭本人也沦为了苦工,最终在修筑城墙时活活累死。

    宋君戴偃的这一系列“光辉事迹”足以见得这样的君主,暴虐、无道、刚愎自用等一切贬低词语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公孙衍要忽悠戴偃去跟卫峥闹,实际上也没有奢求这样的庸君昏主能够斗得过卫峥,只求他能够对着卫国河东一郡去瞎折腾,好让卫峥自家后院也着火而不得不去应对,这样一来魏国东境的燃眉之急便能迎刃而解。

    宋国都城,睢阳宫廷。

    今日已经是白起攻城桂陵的第十三日,魏国特使已然来到了宋国于宋廷谒见宋公偃。

    “魏国特使有何指教?”殿上宋公偃正襟危坐的凝望着下方拜首躬身的魏国使臣。

    “回宋君,数月之前五国合纵盟誓,发兵攻秦,怎料卫国趁我东境空虚之际兴兵数万众犯境而来,故我王特派鄙臣出使宋国,恭请宋君发兵攻卫……”

    就在魏国使臣说到一半之际,宋公偃忽然大笑一声,遥指殿下的使臣而道:“你家主子莫不是不知宋卫两国乃世代交好,从无刀兵相交之史,更亲若兄弟,尔欲让孤发兵攻卫不说,宋伐卫国图之何名?何利?无名无利更吃力不讨好,你家主子莫不是被卫侯给打傻了吧?”

    魏国使臣一听面色微变,这宋君如此对魏国不敬、出言不讳,果然如天下人传言那般目中无人,但这一次带着重任而来,也只能忍着了,魏使臣又道:“宋君容禀,宋攻卫并非如宋君所言,非但能得名,更能得大利尔。”

    “何名?何利?”宋公戴偃不动声色的说,声音响彻庙堂颇具威势。

    魏特使连忙说道:“我王为彰显宋君仁德,合纵伐秦之后,欲合盟魏宋两国,我王效仿先王惠王、齐威王于贵国徐州会盟互相王,恭请宋君称王。”

    “称王……?”宋公偃一听顿时眼眸一闪,称王这件事情他早就觊觎已久,五年前中原六国会盟东都洛邑,五国相王这件事情让宋公戴偃耿耿于怀,叫了卫国竟然也不拉宋国一块入伙称王不说,自己公然称王还以势压人。

    自我感觉良好的宋公偃本就自恃英雄,有雄霸天下之姿,而今如此,魏国亲自诚邀恭请称王更加让他坚信自己不是一般的君主。

    魏国使臣连忙送上国书,宋公偃一看眼睛更加明亮,看着竹简忍不住脱口而出,“乘商车(ju),称商王……”

    戴偃将国书放于案上便看向魏国特使,面色一改之前咄咄姿态,乐不开支的鲜有自谦言道:“……孤何德何能,怎能与商汤武王相提并论?”

    “宋君此言差矣!”魏国特使旋即吹捧奉承,想到犀首长书文信中的教诲,于是又道:“宋君有所不知,外臣入睢阳之际偶观有雀生于城之陬(zōu),竟是小而生巨!”

    “有雀生于城之陬,小而生巨?竟有此等奇事?”宋公倍感好奇。

    魏特使笑道:“宋君定然知晓昔汤武伐暴桀而遇朱雀神鸟,宋君本乃商之后裔,而今宋境出现此等兆相,实乃祥瑞也。宋虽小然五千乘劲宋也。”

    戴偃一听连忙低吼道:“太史,速速为孤占卜一卦——!”

    那魏国使臣站在庙堂之上一动不动,太史微微瞥了眼魏国使臣,显然这太史被收买了,只见他在庙堂之上占卜一卦。

    “如何——?”宋公偃连忙问道。

    “祥瑞啊,果真是祥瑞啊——!”那太史惊喜万分,情不自禁的说道:“小而生巨,必霸天下!”

    魏国使臣连忙躬身一礼而大喊道:“天降祥瑞,恭喜宋君,贺喜宋君!”

    一时间,群臣皆高呼“万岁”恭贺,宋戴偃大喜。

    魏特使继续说道:“我王而今主动与宋君诚盟结好,尊宋君为王。先有我王诚邀宋君乘商车,称商王,而今宋君在位时有雀生,实乃汤武之象生于宋境,此不为祥瑞乎?而今卫国据商都朝歌,此番兴兵犯境而使魏求于宋君,实乃天命要宋君复商而立霸天下也。”

    魏国特使这么一说,此时此刻的宋公已然激起一腔热血:“宋有雀生,汤武之象生于宋境,孤雄起之良机当是此时?”

    “然也——!”魏国特使连忙趋炎附势的说道:“此为名,乃天命所归于宋君啊,故我王顺天命也。宋君身系天命而日理万机,或有所不知。据外臣所知,那卫侯于商地得一国色天香之女名为狐姬,美不下褒姒,艳可比妲己,魅惑众生也。外臣以为宋君如若能得如此美姬,定会为宋君霸业风流凭添艳丽,岂不美哉——!”

    宋公占妻,舍人韩凭的“丑闻”早就在天下广为流传,公孙衍这一招投其所好,利用美**导可谓阴险歹毒。果不其然,宋公得知魏国使臣口中有如此美人在卫侯那里,本性再度流露,更再无疑惑:“传孤诏令,即刻举兵十万众,攻灭卫国,还都朝歌,夺狐姬美人——!”

    魏国心中一惊,这宋戴偃公不但要出兵,竟是想要灭一国,连有灭国之力的七雄都未敢存灭国之心,这小小五千乘之宋国竟想要灭了卫国。

    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主啊——!

    但紧随而至的是大喜,宋国带灭国之心攻卫那是宋国的事情,成功的完成了祸水东引之策,魏梁东境无忧矣。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