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28章 犀首破局@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国大军,帅旗之下站立的白起沉默不语而冷视着前方正在攻城交战的战况,漠视着敌我双方一个个倒下的士卒。

    一将功成万骨枯。

    此次桂陵攻城之战是卫峥即位以来首次对外用兵之战,也是对于卫国及其具有意义的一战,胜负尤为关键。

    兵家云,上兵伐谋,最次攻城。

    任何一场攻城之战对于进攻一方来说都是要付出惨烈代价的,卫国首次对外用兵,也是白起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统军第一战,却选择了最下策的用兵之道。

    这么选择也是事出无奈,公孙衍早就防了一手不说,卫国对外首次用兵更重要的是打出士气,桂陵城一破,卫国则可借地取势,随后的攻城掠地,卫国的军队将携以桂陵之战的余威,发兵迫境之际,恩威并施之下则可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

    桂陵之战一打响,攻城二十来日仍旧未曾破城,统帅卫国攻城大军的白起并不着急,攻城二十来天,城内的粮草也差不多耗尽,桂陵守军在连续二十多天轮番攻城之际,守军士卒不但十去近半,余下的也渐渐疲乏。

    而卫国攻城军队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近五千卫人士卒埋骨城下。

    统帅卫国军队指挥攻城的白起早已在心中预估出了大致的破城时间,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桂陵城在轮番猛攻之下必破。

    ……

    十五日之前……

    就在白起率领数万大军兵临桂陵城下伊始,发动攻城之战的第五日这一天,另一边作为时下山东诸国合纵攻秦的中路联军,即三晋韩赵魏的大军已然开拨到了韩国的战略重城“宜阳”,这座城池对于想要东出中原的秦国来说犹若一根骨刺插入咽喉之中,如鲠在喉一般难受。

    宜阳对于秦国来说是打通东出中原的咽喉要道,此城不破,对于秦国来说东进中原永远是个梦。

    此次合纵攻秦的统帅自然是身配六国相印的公孙衍,而三晋联军可以说是他的嫡系部队,公孙衍已然随同联军一并开拨到此城,宜阳距离函谷关也不过是短短一二百里地的距离。

    函谷在望,只待另外两路大军,燕军和楚军会师函谷关外便是五国联军合纵攻秦之时。

    宜阳城内,三晋联军驻扎地,统军帅帐营。

    “报——!”只见一斥候飞奔入帅帐单膝跪地,手持信笺而道:“启禀将军,桂陵急报,八百里加急——!”

    八百里加急?

    公孙衍一听立刻起身亲自接过信笺,待得斥候退却,他徐徐打开竹简一语不发的审阅,一看之下面色陡然一凝,双目少有的出现色变的情形。

    信报的内容很简明:卫军犯境,带甲五万众以上,强攻桂陵,大梁告急。

    “卫国怎可能有这么多带甲兵士?”公孙衍手持竹简旋即在帐内来回踱步而走。

    “卫侯出动倾国之兵?不对……这不可能!无生死存亡之境不惜行赌国之举,这不是我所认识的卫侯……齐国?莫非是齐国暗中增兵?也不可能,齐国绝不会冒着六国兵锋掉转攻齐的风险,齐国绝不会出兵……”公孙衍思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卫国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多大军来。

    左思右想之下,公孙衍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卫国藏兵了——!

    如何藏兵却不知道,但此刻的犀首万般相信,卫侯绝对藏兵了,表面上的卫国不过是万众部将,实际上暗藏兵马数万。

    “魏东境危矣——!”公孙衍忽然止步愣着自语道。

    一个拥兵数万众的卫国,一个极富雄略的卫国君主,而今魏国的东境守军皆是老弱残兵,只有增兵桂陵城的一万军队尚且称得上是精锐,还是他公孙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支军队驻扎东境特意防止卫国在背后滋扰生事。

    “防了又防,怎料防不胜防……”犀首不禁长叹一声,他已经对卫峥这个人百般防备,却不料还是轻视了他,卫国竟是成长到了如此地步,暗中蓄兵数万竟是瞒过了全天下人。

    让公孙衍更加担忧的是卫国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底牌,这才是最要命的。

    卫峥趁机在背后捅一刀无疑让公孙衍震怒有无话可说,诡道也,兵不厌诈。

    此刻魏国的主力尽皆调拨西境,而今已达宜阳,公孙衍绝不会让魏军退兵回防。

    否则,魏国军队罢兵,本就来之不易的合纵大势将轰然倒塌,公孙衍绝不会让自己五年的心血只因卫峥这数万兵马趁机在背后生乱便让伐秦大业付诸东流。

    但卫国这支大军却不能不管,如若不管魏国境内岂不是要被他闹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此时此刻,公孙衍迅速来到了帐内的地图跟前,双目凝视着地图上列国之间犬牙交错的边境。

    三晋韩赵魏的大军此刻都在宜阳,楚国、燕国都是此次合纵攻秦的诸侯,主力尽皆西调,都在西进的路上,楚国内部增兵驰援东境,信报一来一回,扯下嘴皮子,天知道会要多长间,等楚军北上,东境怕是早已被卫峥搅得天昏地暗,来了也于事无补。

    这还不说,楚国和魏国本就宿怨难消,这一次合纵抗秦不过是为了共同的敌人,卫国可与楚国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公孙衍料定若没好处楚国绝对只会冷眼旁观,让卫国去弱魏,站在楚国的角度,此事何乐不为?

    犀首又举目望向北境燕国,一看北寒之地顿时在心中连摇头,这个更指望不上了。

    目光又转移至东海之滨的齐国,又是一阵摇头,旬日前公孙衍已经得知齐卫两国联姻互盟,卫国更为此撕了秦国之盟,以五十多里战略重地悉数以“聘礼”形式献给齐国。

    现在估摸着正在进行契约、户籍的转交,只待大婚之际来临,齐卫便正式达成联姻。想到这里,公孙衍也不免为卫峥此举拍案叫好,齐卫互盟,魏国同样也不敢贸然伐卫了,更别说现在的卫国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卫国。

    再者,齐国本就心恐六国联盟,如此更不可能让齐国出面调停,更不可能出兵,甚至乐得让卫国去西扩弱三晋。

    一时间,公孙衍发现诸雄无一国可以在这关键时刻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此时此刻的犀首,内心不断挣扎着,而今如此之局面,唯一能够阻止卫峥犯境,似乎只能退兵回防……

    “五年心血,出师未捷,莫非便要中道夭折……??”公孙衍不甘心的闭目摇头,即便撤兵回援也只能确保东境无忧,卫国却再也不能说灭就能灭之,公孙衍已然明晓,而今之卫国非齐楚秦这些强国不能灭,更别说如今卫有齐国这个近邻靠山。

    “卫侯……”

    此情此景,公孙衍对卫峥这一系列的布局不得不佩服,一步步都是捏住了要害,这样的对手简直令人不可心安。

    就在他的目光游离在地图之上的列国群雄时,看到宋国的版图时,忽然一愣。

    一愣之间,脑中顷刻间便浮现出了一条破局大策,犹若抓住了一颗救命的稻草一般。

    “哈哈哈……来人……”公孙衍看着宋国的版图终于难以自已的大笑一声。

    犀首也绝非一般人,如此情急之下竟突然想到一条破局之策和破局之地就在宋国,想到便绝不犹豫,立刻亲自作长信一封,第一时间加急送回大梁。

    能不通过回调西境主力解决东境忧患,五年心血也将得以保留,只看能不能把那个有“桀宋”之称的宋国之主给忽悠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