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27章 桂陵之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朝歌,宫廷之中。

    身穿一席红色常服的卫峥立于沙盘地图前,双臂在前合手握而附于前腹,长袍大袖如道道弧线井然垂落与身前,卫峥双目凝视着沙盘地图一语不发,目视之地便是与魏梁国边境之地,平阳、桂陵城一带。

    卫峥目视着标刻桂陵城下的红色三角形阵旗,看着沙盘地形图仿佛看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白起率领大军兵临城下的景象。一双眼眸好似一面镜子,眼中倒映的红色阵旗忽然在飘动……

    桂陵之地。

    此时此刻,破晓黎明之际,太阳初升之时,大雾尚未消散,桂陵城外朦朦胧胧的大地之上几列黑色方阵摄人心魂。

    那是数万众带甲的卫国士卒兵临城下,红色的战旗在清晨朦雾中随风飘扬,战旗上的一个“衛”字与帅旗上的一个“白”字随着曜日高悬而渐渐醒目。

    卫国聚众六万大军从平阳城南下直扑桂陵,而今已然兵临城下。

    阵仗前,身披戎装的白起腰悬蚩尤古剑,策马而立,双目遥望前方目下静闭城门的桂陵城而一语不发。

    另一边,城楼之上的桂陵守将眼看着下方带甲六万众的卫国大军,举目望去浩浩荡荡,几乎吓的六神无主。

    “不可能……这不可能……!!”守将两眼惊骇的看着下方的敌军不可思议的说道:“卫国哪来这么多带甲兵士?”

    千乘之国的卫国突然陈境数万精兵,这怎么可能?而且还是从北边的平阳城伐兵而来。

    早在一年前,卫峥决议伐战伊始,平阳城就已经彻底进入管制阶段,平阳城只许进不许出,将近一年的准备时间,陆陆续续明的暗的,一批批军队进入城中。

    魏国早就发现了平阳的异常,公孙衍更早便料定卫峥在他合纵伐秦之际,绝对不会安生,是故加派重兵防守,可即便如此也没能料到卫国一出兵便是“倾国之兵”,此刻的桂陵守将看到卫国的数万大军第一反应便是倾国出动,卫国若是举国伐战,集六万大军并不是不可能,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军队兵临城下。

    没人会料想到卫国如若出倾国之兵带甲可达十数万。

    守将看着下方的大军心颤不已,连忙回头低吼道:“来人,快——!八百里加急送报犀首,卫国倾国出兵带甲数万直扑我桂陵之地……大梁告急——!”

    “风——!”“风——!”

    刚刚下达求救信令,城下奔袭而来的声势让守军再度转身目视城下之际,双眼陡然一凝,心中一阵疙瘩。

    城下卫国大军阵前,策马而立的白起,手臂一转握剑柄,缓缓拔出悬腰在侧的古剑,一出鞘,寒芒乍泄。

    古剑划破空气,铮铮作响一声,剑锋陡然遥指桂陵城。

    擂台之上的几面战旗猎猎招展,始终面朝白起的鼓手见大将军这一举动是为攻城信号,旋即转身擂鼓而鸣。

    “咚咚咚……”

    骤然之间,鼓声号角大作,嘹亮劲急。

    持长盾列阵最前排的士卒近乎同一时间动身,紧密的阵型微微拉开距离并同时持长盾而转向一百八十度,原本被紧密到近乎无缝隙的大军方阵在一张一弛之下,前排持长盾的两个士卒之间已然空出一条畅道。

    大军随之出动,兵卒从列阵中的一条条畅道鱼贯而出,一个个身披黑金甲胄,宁新中的铁矿脉在这几年来与荡阴城全力生产刀兵器械终于初次亮相。

    “杀……!”

    “杀…………!”

    滔天杀气蔓延在桂陵城的天空,蒙蒙大雾的土地之上顷刻间尘土飞扬,漫漫黑色如同遍野松林,或一条条“黑色长蛇”在迷雾之中风卷残云般奔袭城下。

    有些兵士一同扛着攻城器械、云梯、有的兵士手持器刃,尽皆跨着整齐有序的步伐,如排山倒海之势态向前推进,冲锋攻城的兵士每跨三大步便是大喊一声“杀——!”

    前方这座城池,城池之上的敌军在这些士卒眼里就是粮食、功名、爵位……

    城楼之上的魏国守军看到如此阵仗,莫不吓得两腿发软,当中不乏一些曾经在河西之地浴血奋战的老兵,这些老兵仿佛看到了秦军锐士的影子一般。

    正如几十年后的赵国大将马服君赵奢的名言:两军相交,狭路相逢勇者胜——!

    两军对垒拼的就是士气!

    当攻城的士卒从列阵中尽数奔袭而出之际,前排持盾的一列士卒旋即垂盾半蹲,紧随而至,大军当中的弓箭手纷纷而立方阵之中。

    提鹊画弓,取雕翎箭,端燕尾矢,搭虎筋弦,遥指天际,一气呵成。

    箭在弦上,弓箭手强拉弩弦的声音预示着箭雨降至。

    “放箭——!”白起低吼一声。

    卫国大军列阵方位只闻“嗖——”的一声,阵前策马而立的白起始终凝视着前方,万箭齐发于后背军中,一股箭雨陡然间直冲天际,箭离弓弦,矢飞云霄片刻便如流星般落至敌城之上。

    密集箭雨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黑云压城欲摧城。

    空中的箭矢在飞驰,转瞬间掠过了地面上奔袭城墙而去的卫国兵士,箭矢拖着长声余音响彻天际,仿佛划破了晴空。

    惨叫声如期而至,未曾来得及躲避的守军兵士、或手持弓箭欲对城下敌军反击的兵士被乱箭穿身,不断地有守军兵卒中箭倒地,或死、或生……

    只见城墙之上一个魏国士卒持劲弩露出半截身子的瞬即,一发乱箭恰巧直穿咽喉,那士卒应声倒地。

    城楼之下,以血肉之躯攻城冲阵的步卒已经临至城下,攻城云梯初次与高耸的城墙接触,冲车第一次撞击城门,低沉的撞击声应声而响。

    一时之间,两军沉闷的喊杀、短促的惨叫、嘹亮的嘶吼相互交融而响彻天际,硝烟弥漫,山河亦且为之颤栗。

    攻城依旧持续不断,肃啸的喊杀依旧持续不断,城下卫国的兵士如波浪般起起伏伏,如汹涌的巨浪冲击着泥土堆砌而成的城墙。

    兵士们口中喊出震天的杀声,这声音互相传染,亦是互相鼓励,诸多兵士心中莫名的恐惧伴随着这声音也渐渐消退。

    终于,有一卫国的兵士半只脚登上了城墙,但即刻就被数名守城的敌兵蜂拥持剑扑来,寡不敌众,另一只脚还未踏入城上,冰冷的青铜剑一剑封喉,轰然堕入城下。

    但紧随而至的攻城士卒悍不畏惧死亡的紧随而至……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城墙之上炙热的烽火硝烟使得双方的兵士愈加愤怒,厮杀更加惨烈。

    兵者,凶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双方的士卒短促相交,顷刻间便是杀红了眼。

    兵锋所至遍野哀鸣,城上遍地喋血,城下尸横遍野,日炎之晖如血般倾洒在战场交战之地……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