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21章 苏秦献策@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臣苏秦拜见我王——!”

    “先生快且免礼!快且免礼——!”苏秦认主入庙,齐王大喜不已而亲自将之扶起来,苏秦又道:“我王以国士带臣,臣定以国策献之,王上若听臣说来强国之长策,怕是要惊起满腔热血了!”

    “好好好——!”齐王一听更是亲自揽其手臂在众臣满脸艳羡的目光下一同进入大殿之内,这样的隆重礼遇可见齐王何其倚重。

    齐国的群臣、齐王,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王亲自把一张催命符贴在了“齐国额头”之上。

    苏秦暗中带着倾覆齐国的使命,多年蛰伏一朝终于得以间其而始,如今成功步入了齐国庙堂,算是完成了间齐的第一步,但还远远不够,苏秦知道齐王表示如此倚重和礼遇那是认为自己能为齐国分忧。

    而接下来还得继续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彻底让齐王相信苏秦者,用之必能强国。

    此番齐王的一举一动自然看在眼里,齐国这个年轻的新王且不说能不能比肩威王,今此表现苏秦也可以大致认定即便不是雄主,至少绝不会是庸主,更有强国之心。

    这样的王,如若不展现才华,苏秦十分肯定第二天便鸟都不会鸟你。

    侧殿。

    齐王礼贤下士相迎,欲向苏秦请教强齐大策,自然不能再庙堂之上公然论之,此刻的侧殿之内只有齐王、田忌、苏秦、及其孟尝君田文、靖郭君田婴五人。

    首座的齐王顿时问苏秦道:“先生此前殿外之言已然令寡人振奋,是何强国大策足以令寡人满腔热血?”

    四双目光旋即汇聚在苏秦身上,众人情绪各有不一,齐王、田忌是带着期待目光,未来的孟尝君田文带着疑惑的目光,刚刚亲自进行赔礼的田婴带着无语的目光。

    苏秦沉默,组织一番言语之后,便道:“方今天下,好战之国征伐频频,而天下列国犬牙交错之势,一国灭则人人自危,势必聚合群起而攻之以自保,虎狼之秦虽无灭一国之实却早有存灭他国之心,天下的弱国恐于强国因心存灭国之心而待有朝一日行灭国之实,故公孙衍成合纵大势,诸国合纵攻秦,弱秦实则是为自保!”

    齐王耳听目视苏秦侃侃之言而轻轻点头,即便田婴也承认苏秦的论证。

    “那齐国呢——?”齐王连忙问道,这才是重点。

    “齐国……”苏秦带激昂语气而说道:“齐国与秦国并强,疆土辽阔,物产丰饶。齐国文昌,先王大治,粮仓满溢,百姓富足。齐武亦盛,齐有技击,将不畏战,兵不畏死,齐技兵锋,天下骁锐,齐国文昌武盛也。”

    言此苏秦稍顿,转而殷殷续言:“诸国合纵,聚众合谋,如今攻秦,转首向东亦可攻齐啊!”

    齐王很是赞同的应道:“此正为寡人忧虑之所在。方今天下已是风起云涌,虽暂无波及齐国,寡人却是不能掉以轻心。”

    见此情形,苏秦言简意赅道:“六国合纵以去弱,齐国连横以强国。”

    横强——?

    众人一听不禁微愣,孟尝君田文顿时说道:“先生此论,倒是与昔日张仪说秦横强之论如出一辙。”

    齐王一听转而笑道:“合纵连横……先生是鬼门传人定然不假,先生即以论之横强,可否细解?”

    “田公子所言不假。”苏秦笑看着田文而答,旋即又面向齐王而道:“王上,秦国横强能行,而齐秦并强,为何到了齐国这里就不能横强?”

    “先生教我——!”齐王虚心求道,强国之风,就等横着走啊,年轻的齐王内心实际上也羡慕秦国和秦王的强势作风,苏秦此言显然说中了齐王渴望的东西。

    苏秦笑道:“强秦横行而霸道,故六国合纵伐秦,是以齐若横强需以刚柔并济,张弛有度。”

    “先生所言不假,确实不能横行霸道。”齐王深以为然,如今秦国被群起而攻之的教训就摆在眼前,齐王伸手示意苏秦:“何谓刚柔并济、张弛有度?先生请继续……”

    “所谓其刚便为兵家之道;所谓其柔便为邦交之道。伐战于我有大利便伐战为主,伐交于我有大利便伐交为主,伐交伐战可酌情而定,是为张弛有度。”

    苏秦说完,田婴似是笑谑道:“先生一番高谈阔论看似有理有据,初听夺人耳目实则不见治术之策,未免有空洞诳语之嫌啊。”

    这次齐王也没有出言帮衬,田婴说的在理,没有实际策略说再多也了无作用。

    苏秦并不着急,继而笑道:“鬼门有云,知而行之,不知而不行之。凡谋有道,必先得起所因,进而求其情,故可审其情而用其策也。如若不洞悉缘由而胡乱献策,苏秦岂不误国?”

    闻此言,齐王看着田婴一副无言以对的尴尬神色心中笑而使然,寡人这相国还真是不长记性啊。但听苏秦如此一说,心中微微振奋,原因说清楚了,那么该是说如何应对了吧?

    只见苏秦道:“此番六国伐秦,我齐国虽置身事外,但绝不可冷眼旁观而不为所动,时下之局,齐国当是伐交为主。”

    齐王听此言,忽感叹息道:“先王在位时亦曾行盟交之策,然未见其效,诸国互相王终究没能破之,以至列国如今更已成合纵大势,浩浩荡荡,天下侧目。”旋即看向苏秦而问:“先生言伐交大策果真以为可行?”

    “那要看因何而盟——!”苏秦笑道:“为止战而盟终归难以止戈;为交好而盟亦难以善终,倘若为横强而盟,为利益与欲望而盟,则围地取势,料无难事也——!”

    “先生此言,自比张仪一言便可取地?”田文质疑的说道。张仪事秦王,一言为秦得河西之地此事早就名震天下了。

    苏秦不答不认不否算是默认了,田忌老将军忽然苍声笑言道:“苏秦、张仪如若说来,也算是师出同门者,张仪能行,苏秦如何不能行?”

    末了,苏秦不等齐王说话再次面王而行一礼而道:“苏秦了无寸功,我王便许以卿位,臣愿替我王不费一兵一卒取地拓土,以表王上待臣之恩。”

    齐王一听顿好奇之至,有这等好事?便兴致勃勃的问道:“先生要取哪国之地?”

    “卫国——!”苏秦毫不犹豫的说道:“臣不但要向卫侯讨地献于我王,更要卫国亲我齐国而疏远秦国。”

    此言一出,齐王微愣更心中大喜,不但要为寡人拓齐国疆土,还是取卫国之地,这苏秦不仅是要证明才华,更是以表忠心之举,如若成功,对苏秦再无疑虑。

    田忌皱眉而道:“先生夺卫国之地,亦可使其国亲我国?莫不说卫侯糊涂,先生此言也让田忌糊涂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