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17章 苏秦行间@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国再也不是他国说灭就能灭的了!!!

    卫峥此言让剧辛等人莫不感到一腔热血在身心沸腾,在场的每一位包括璟仓,亲眼看着一个弱小的卫国是如何一步一步踏上强国之路的。

    如今如此,卫国的发展已然渐渐趋于饱和,四百里地有余的疆土再怎么治理,国力提升收效甚微,仅仅说人口便是一大掣肘,想要国强更进一步已然到了不得不对外扩张的时候了。

    而今六国合纵伐秦将至,卫峥却知道此次合纵攻秦声势滔天最终却是以失败而告终,他又怎可能放过这个趁势而起的机会,历史上公孙衍发动的第一次聚兵合纵伐秦以失败而结束,但卫峥也不敢绝对保证历史会再一次重演,秦国的胜败不但是秦国生死攸关,卫国也一样。

    而胜,秦卫两国也是一样的受益无穷,在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势下,卫峥也要为秦国得胜而努力。带着白起等人来到沙盘地图跟前,遥指河西之地说道:“六国合纵,兵临函谷关,魏国主力皆调往西境,东境并无多少兵马。犀首到也防了我一手,于桂陵城驻扎重兵,可即便如此他料不到我顷刻之间便能举兵数万众。”

    言尽于此,卫峥凝视地图,“合纵攻秦之日,便是我挥军西进掠魏之时,河水(卫境黄河)以北取汲、共两城,得此二城淇水将纳入我卫国内河;河水以南夺蒲、桃人、首垣、桂陵、燕五城……”

    “连拔城池七座于魏梁东境……”卫峥的视线转至白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是笑眯眯:“起弟可愿为我广地两百里疆土否?”

    “白起养兵千日,三年枕戈待旦,只为用在一时,方今兄之所指,便是吾等所向!”

    “白起听诏!即刻起由你挂帅,聚兵六万……至平阳城集结,魏军迫境函谷之日,便是我军兵临桂陵城下之时!”卫峥话音刚落,瞬即拔剑而起刺入地图之上。

    剑出鞘,烛影摇——!

    天下,将山雨欲来,已是风起云涌——!

    “白起谨遵诏命——!”

    卫峥旋即带来虎符将其交给白起,同时嘱咐道:“起弟切记,桂陵、汲等城今后便是卫国之城,其臣民将是卫国之民,我要的不是血流成河之地,更不是要憎我之民,故取地功成,务必与其民约法三章!”

    “请君侯明示——!”

    “军中部将任何伤人者、掳掠民膏者抵罪,非战而杀人者立斩不赦——!”

    “白起谨记……!”

    白起郑重接下卫峥递来的虎符便离开宫中着手聚兵合将事宜。

    ……

    就在卫国上下开始全力为战争运作之际,另一边远赴齐国蛰伏三年的苏秦终于动了。

    齐都临淄城一馆驿。

    烛火之上忽然接近一块锦帛,还未相互接触火势便已经蔓延至锦帛文信之上。

    苏秦将燃烧中的信文丢入一青铜器皿之中,只见他一语不发的凝视着器皿之内,直到文信烧成灰烬才把目光转移别处。

    这封秘信赫然便是来自朝歌城。

    过了许久,苏秦豁然起身,精心整装一番便离开了馆驿,直奔府将军府,赫然便是田忌的府邸。

    田忌自从借助楚国而返回齐国,老齐王死后加上田婴的鼎力相助,新王田辟疆即位便立刻让田忌官复原职。

    来到齐国的苏秦,这三年来并不是一无所动,毫无作为。

    蛰伏之期,苏秦多数时间以士子身份活跃在稷下学宫,也与田婴会面频繁,自从那一次献计之后田婴对苏秦越发赏识,屡次想要招揽他成为帐下门客,苏秦却是拒绝了,更是一本正经的吐露佐士卫国择主不慎,心灰意冷之下弃主而离的“故事”。

    田婴得知最终放弃了招揽之意,不过关系却越来越好,还与其子田文也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孟尝君交情深切。

    随着田忌官复原职,齐威王一死,田忌再入齐庙,成侯邹忌应声失势,其中便有苏秦这个间者在田婴那里吹了不少的耳旁风。

    田婴这个人对齐国相印的渴望,深知这一点的苏秦便投其所好以游说,目的便是为了让田忌官复原职,田婴一听苏秦说可以助他坐上齐国之相便连忙请教。

    苏秦便告诉他想要得到相印首先得让邹忌失势,这是第一步,紧随而至的第二步是鼎力支持田忌官复原职,田婴本来担心德高望重的田忌会被新王拜相而犹豫不决。苏秦道出田忌老矣的事实,齐王不会过于指望这位老将军。

    即便被齐王拜相,田忌也活不了两三年了,只要一死而成侯邹忌又不再了,齐国庙堂之上还有谁的威望比得过你靖郭君田婴?田婴醒悟便采纳了苏秦的建议,田忌平反成功,齐王不但要给他官复原职,更要拜其为相,但田忌以垂垂老矣而拒绝,齐国相印自然而然落在了田婴手中。

    靖郭君顿时对苏秦感激不尽。

    而苏秦自己的一系列计划中,把邹忌逼走自然是别有用意,目的是为了自身入齐国庙堂。

    以苏秦目前和田婴的关系,想要入齐庙堂简直轻而易举,田婴举荐便成。

    但苏秦并没有想过要田婴为他举荐给齐王,因为他要亲自夺了田婴的相国之位,苏秦间齐是要倾覆齐国,首先便是要齐国庙堂不和,他这是要以身步入法场,可见他倾覆齐国的决心之重。

    田府。

    “启禀将军,门外有一自称苏秦者说是将军故人,正于门外静候求见!”

    “苏秦——?”一头华发的田忌听闻家仆禀告,心中一喜,道:“快快有请——!”

    能回到齐国都是拜苏秦所赐,于田忌而言终究是恩人。

    “苏秦见过老将军!”只见苏秦笑而礼道。

    “老夫垂垂老矣,不能出迎先生,先生见谅。”田忌笑道,旋即摆手示意,“请——!”

    “老将军言重了,苏秦岂敢?老将军请——!”

    双双席地而坐,相互隔案对望,客套话一过,田忌虽老记性却好,便道:“据老夫所知,先生乃卫国之臣,如今现身临淄可是卫侯遣先生出使齐国?”

    显然,苏秦这三年都没有见过田忌一面。

    就在田忌说出此言之际,苏秦顿时连声摇头叹息:“唉——!”

    “先生这是作何?”田忌大为不解。苏秦慨然而道:“实不相瞒,三年前苏秦便已辞官离卫,这三年都是在临淄城虚度年华,仕途受挫让苏秦颓靡三年,身在临淄直至今日才来谒见老将军,这是苏秦之过!”

    “先生言重了!”田忌摇头罢手,转而问向他的私事道:“先生为何辞官而别?”

    “苏秦本以为当今卫侯为一代明主,佐士卫国本以为终侍明主,却不料……唉……”只见苏秦连连摇头,怅然若失不已,过了片刻才继续言:“旬日以来,苏秦听闻当今卫侯更是被一名为狐姬之女给迷的神魂颠倒,整日游弋后宫与那狐妖纵欲承欢,置社稷荒废于不顾,竟是三年不朝,何其昏庸之至也。”

    田忌听起逐一叙说不由得连连点头:“如此庸主,不足道也。昔日江南之地你我初次见面,老夫记得先生说过得孙子倾囊相授之恩,如今想来先生定是胸腹经略之大才,离卫国实乃弃暗投明也。”

    “不知先生有复仕途之意?若有,老夫自当亲自向我王举荐先生,以先生得孙子所学,其才华老夫无需疑虑,先生若事齐国,老夫定当力荐我王重用先生。”

    苏秦见田忌诚恳之至,利用田忌这样的忠勇老将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迫不得已实非所愿,心中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忽如其来的念头让他心惊一跳,顿时在脑海里默念“捭阖之术,静心为首!”,渐渐心平之后苏秦面对田忌期待的目光,旋即起身一躬拜礼,道:“多谢老将军举荐之恩——!”

    “好!好!好!”田忌大喜,苏秦得孙膑之学,岂能与一般士子相比?这是大才啊,能入齐国庙堂,田忌高兴不已,又道:“老夫老矣,已是时日无多,如今先王驾崩,庙堂动荡,人才凋零,有先生此等大才登堂齐庙,事齐国,佐我王,齐国无忧——!”

    ……

    (求推荐、求收藏……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投票啊~~)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