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16章 朝会述职@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庙堂大殿之上,卫峥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殿下的璟仓,对于此人他已经非常熟悉,璟仓是作为从贤士阁里走出的外来客卿当中成就最高的,不仅在两年前便登堂卫庙,更在短短两三年时间之内便爵至上大夫,爵位已然仅次于九级少国柱的白起,可见这位寒士的能力非同一般。

    卫峥不但在贤士阁时便对它印象深刻,登堂卫庙的璟仓更是在这些年多次进谏,进言卫峥掌国,疏远美色,只不过一次都没有被采纳。

    就在璟仓语毕之时,卫峥忽然大笑,此举让璟仓面色微变,本来怀揣些许期望的内心顿感颓废,本以为择其主是明主,却不料一朝因美色昏聩不醒便从此一蹶不振,璟仓心生恨意,恨的不是卫峥,而是恨自己,更恨那妖姬。

    这一切就因为那狐妖惑于我主。

    “上大夫进谏出言不讳,这是触怒了君侯,怕是不测将至啊。”几个朝臣相互低语道。

    末了,卫峥忽然收敛笑意,旋即起身漫步走下殿堂,不少人都以为国君即将在震怒之下问罪于璟仓。

    只见卫峥直接与璟仓擦肩而过,进而扫视一众群臣,“诸位可是顿感百思不得其解否?你们当然不知!本侯三年不朝,璟仓屡屡进谏,去上大夫竟是无一人言君之过……”

    忽闻其言的璟仓顿时转身举目看向环指群臣的卫峥,后者出此一言,不仅让群臣错愣,就连璟仓本人都感觉匪夷所思,一时间脑筋没有转过弯。

    卫峥目光所致的臣子皆低头不敢直视,后者又道:“昔张仪初入秦国说秦王、舌战秦廷,张子曰:弗知而言为不智,知而不言为不忠,为国之臣知君有过而不进言便是不忠、不贤!”

    “这样的臣子登堂卫庙才是真正的误国——!”卫峥忽然冷哼道。

    “臣等有罪——!”知道内情的剧辛和白起也只能背下这口锅了。

    卫峥不予理会,旋即转身再次把目光落在璟仓身上,后者此刻不知何言以对,却闻卫峥道:“本侯诏,璟仓即刻起任百司一职,率其属佐右丞相剧辛,不得有误!”

    “君上……”此刻的璟仓欲语不得。

    “怎么?上大夫不愿为我分忧?”卫峥忽然缓和这语气说道。

    “臣谢君侯隆恩——!”璟仓旋即行一大礼。

    “上大夫快快免礼——!”卫峥连忙笑意缓缓的说道,旋即亲自把他扶起来,见璟仓感激的目光,卫峥笑着说道:“常言道贤臣择主而侍,君主亦要置贤辅国,上大夫屡屡广进谏言而本侯却置之不理,再此向上大夫赔礼。”

    “君侯不可,臣受之惶恐……”

    此情此景看在石更眼中,心中暗惊。

    原来君侯这是要重用璟仓而上演这么一出挺前咆哮的戏码?这是在笼络人心啊,重用璟仓之前率先使其归心,如此御下之道……石更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昔日已逝父亲的警言:今上不可逆,逆则比亡。

    石更肚子里想的小九九卫峥自然不知道,只见他笑对璟仓言道:“上大夫你看,本侯并非被狐姬所惑,男女相悦亦是情理之中,有道是英雄配美人,不若上大夫先前谏言收回去可否?”

    “这……”璟仓顿时哑然,旋即拱手礼道:“臣惭愧,妄揣上意,君侯恕罪——!”

    “上大夫忠言逆耳,言有罪,何罪之有?”卫峥环视众人朗声一笑,群臣顿时附和一笑,不管真假不少人都向璟仓当年恭贺,卫峥进而重回座上,君臣先后再入座。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结局会这么戏剧性,本以为璟仓要被治罪,结果非但没有反而掌百司一职,更得君侯如此倚重,这哪里是要失势,简直仕途前程一片光明,如今任职百司长又得君侯如此仰赖,那空置的左丞相一职还远么?

    不少人顿时对璟仓这个外来客卿既羡慕又嫉妒,尤其是老世族更羡慕嫉妒恨,其中石更最盛了,苏秦弃主离国,他早就对左丞相这个位置垂涎不已,更是在卫峥不理朝政的这些年主动亲近剧辛,对这曾经憎恨不已的死敌可以说是百般趋附。

    如今冒出个璟仓俨然成为国君眼前的红人,三年不朝,一朝临朝便许以重任,石更俨然把璟仓视为左丞相一职的强有力竞争对手。

    重回殿前上座的卫峥再次环视满堂朝臣,道:“春季大朝,先述职内事,再论外事。今我卫国变法已有数年,有无成果,列位谁先述职?”

    百官之首右丞相剧辛当即出列上奏,道:“启禀君侯,卫国变法成效显著。新法颁布以来至今,卫国上下臣民已然知法,《齐俗制》颁布以来移风易俗,清查户籍,去除黑户入新户册,我卫境四百余里地民至一百二十五万余口……”

    好家伙,竟然有二十多万黑户?卫峥一听这个数字不由得惊讶,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战国时代世族旧贵都喜欢养士,说白了就是黑户、私兵。

    剧辛继续说道:“……得益于曲辕犁此耕具使我卫国百姓耕作激增,无尽荒地皆成良田,一户五口耕治二三百亩地,去年更赶上大好时辰,我卫国产粮竟是翻三倍有余,各地粮仓满溢,家家户户莫不丰收,莫不新置粮仓。”

    “嗯,如此说来再过几年时日,粮产还要翻番。”卫峥点点头的说道。

    春季大朝会的重点之一便是述职报告,作为百官之首的剧辛在廷前逐一上报,一项项数据入卫峥耳朵里莫不是惊喜,从剧辛口中说出来的一项项报告都是代表着卫国国力,综合起来便是代表卫国之综合国力。

    剧辛述职结束,卫峥的朗笑声传遍大殿:“本侯三年不朝,卫国大治,百姓富足,举国一片奋发激昂向上之风,国力蒸蒸日上,列位都是强国功臣啊。尤其是姜卿,治下河东一郡地比河西小却为国府缴纳赋税高于河西四成以上!”

    河东郡守姜牧顿时谦虚道:“君侯谬赞,国能大治,仰赖于新法,乃右丞相之功劳,河东一郡疆土虽不及河西一郡,可河东一郡工商发达,又于宋国陶邑接壤,商贾交易频繁,故工商税收所占颇多,粮产确是不及河西。”

    卫峥顿时罢手笑道:“姜卿不必自谦,常言道钱粮钱粮,钱便是粮,粮便是钱!也对,右丞相执法护法,居功至伟。是为首功!”

    “功不再臣下,君侯如若不力主变法,剧辛何以执法?是故国能大治皆是君侯力主变法之功。”剧辛旋即谦虚道。

    “好了好,吾等君臣就不必互吹互捧了!”卫峥罢手笑道,目光再次落在姜牧身上,道:“姜卿折返濮阳召集我卫国商人与天下列国继续互通有无,尤其乃楚、宋、齐三国,经其手暗中大肆购粮囤积!”

    换句话说粮食才是真正的硬通货,不会贬值。

    卫峥此话一出,白起、剧辛、璟仓、石更、姜牧这五个人心中顿时暗惊,大肆囤粮,难道君侯想要对外用兵了?

    大朝会一结束,卫峥便把白起、剧辛、姜牧、璟仓四人召于内殿商议。

    “方今天下,风起云涌,犀首配六国相印,聚兵合谋,会盟大梁,剑指秦国……”卫峥环视众人言道:“我卫国该当如何?”

    剧辛旋即合手礼道:“君侯昔日曾言即便公孙衍成了合纵大势,秦国亦胜。既如此,便依君侯曾定‘掠魏窥宋’之长策。”

    “秦与诸国互殴,没我鸟事,但卫国绝不能冷眼旁观,必有所行动!”卫峥闪动着目光,语气无比肯定。

    “君侯明示——!”

    “起弟,整军三年,我的军队如何了?”卫峥旋即转向白起,道。

    “今之卫国,民破百万,白起三年治军,君侯若要征战,卫国无需动摇国本即可聚兵精锐一万,兵至六万众;如若倾国出动,兵可聚十五万众!”白起当即说道,心中亦是越感振奋。

    初掌卫国之时倾国之兵不过五万众,如今若全民皆兵可达十五万众,卫国变法果然是立竿见影。

    而今卫国明面上只有一万部将,可这三年来坚持训练一批折返一批,看似只有一万部将,但卫峥只要广发征召令,无需动摇国本轻而易举可集兵五万,加上明面上的一万部将,便可佣六万精兵随时调遣而不至于疲国乏民。

    “坐拥数万精兵,倾国之兵十数万,方今天下,除齐楚秦三强,任何一国倾国之兵也不见得能灭我卫国!卫国……”剧辛等人见卫峥长呼吸一口气,闭目再而睁目,双目迸发精光,闪烁而言:“……再也不是他国说灭便能轻而易举可灭的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