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13章 聚众壮胆@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此情此景,公孙衍见老魏王这般模样心中不免长声暗叹,犀首怎能不知迟暮之年的老魏王那看似面露喜色实则内心酸楚,看似对一个个曾经的强敌逐一皆化为一抹黄土而戏谑嘲讽,实则内心落寂亦是自嘲。

    一场繁华一场梦,一场欢喜一场空。如今一个个老对手、死对头都去了,迟暮之王的内心怎能不寂寥?

    老魏王算不上是个明君也不能全说是个昏君,只能说功过皆有,尤其是执掌下的魏国之初依旧是中原霸主,魏自文侯以来主宰世间沉浮百余年,而老魏王亲眼看着历代祖宗浴血奋战为魏国拓土开疆,却悉数在他在位时不断丢城献地,割地求和,举国蒙羞,亲眼目睹魏国霸业在他手中逐一丧失,曾经强大无比的魏国一步步在他的手中逐渐没落,其心之酸楚怕是无人能体会。

    “禀我王——!”公孙衍抛开心中的叹息,振奋道:“齐国威王丧,强齐因此而变,齐国庙堂如今田忌、邹忌并列却将相失和,故齐国内部必将动荡不安,无暇顾及外部局势,此乃于我魏国拓土强国之大好良机。”

    “什么良机?”一阵怅然若失的老魏王随口说道。

    “东境强国不出无患齐国,我魏国当借此天赐良机力主合纵列国,取压强之势,聚兵合谋,举兵伐秦,发兵迫境,兵临函谷,则魏夺回河西之地有望矣!”公孙衍振奋的说道,可谓气势如虹。

    闻此言,老魏王闭目吟哼言道:“犀首要魏国合纵诸国,张仪要魏国连横强秦……寡人这是左右为难啊!”

    公孙衍急忙说道:“王上——!我王如何不知天下大势乃瞬息万变,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此举棋不定是为国之大忌啊,如今齐国内部动荡,三五年内势必蛰伏不谋于外,魏国东境无忧,正是举兵聚于西境夺回失地的大好良机,如若等齐国缓过这口气来,大利于我之良机将不复存在,我王三思啊!”

    “齐国……”老魏王摆弄身子骨,双手附于前腹而凝视前方,旋即侧目望向犀首,道:“那可恨的卫国呢?”

    “此正为衍欲秉承我王之事!”

    “哦——?”老魏王一听好奇的静等他的下文,公孙衍当即把他之两年前于卫国的所见所闻大致阐述了一遍,老魏王顿感匪夷所思,皱眉道:“寡人听得糊涂了,这小子是想要做什么?”

    “王上有所不知,依臣之见解,卫君此乃行的是迷惑天下的障眼法。”

    “犀首何出此言?”

    “王上难道忘了齐威王即位初期所发生的事情了?”

    “你是说,卫侯那小子在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行田因齐那厮一飞冲天之举?”老魏王瞬即眼神一凝,冷冷的道。

    “正是!”公孙衍缓缓点头。

    “张他人志气——!”老魏王冷不丁的说道。

    犀首心中泪奔,却一如既往的说道:“卫君虽行冠之年,掌一弱国,却有鲲鹏之志,更有卧薪尝胆之心,三年不翅,乃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乃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天下。王上,此千载难逢之机若再不举兵合谋,留待日卫国已然趁势崛起、强齐再起,于我魏国而言,四境皆被强敌环伺,其国将难以苟存,必危矣——”

    老魏王的面色顿时惊疑不定,脑海中不经浮现出了天下版图的画面,四战之地的魏国地处中原核心,周围都是已经长满和即将快速生长獠牙的虎狼,一股窒息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魏国连喘息之机都将难以复存。

    “犀首所言不无道理。”老魏王显然恐惧这样的未来,下意识的抬手伸向公孙衍,连忙问说道:“寡人如若采纳你的合纵之谋,你能拉几个诸侯国一同伐秦?”

    公孙衍见王的面色和此言论心中倍感振奋,此话一出预示着老魏王有意动的征兆了,便道:“六国——!”

    “六国伐秦?犀首言过其实了吧。”老魏王忽然瞪大眼睛,显然带着质疑。

    “我王容禀——!”公孙衍稳定了一下心神,在心中组织了一番语言,看到案上的一盘水果,瞬即率先拿出一颗,便对老魏王逐一分析道:“我王请看,这是我魏国,两年前(前322年)秦攻魏,重夺曲沃、平周;这是赵国,秦攻赵,取蔺、离石;这是韩国,旬日不久秦攻韩国,占鄢陵等数城;这是义渠国,秦攻义渠国拔郁郅之地;这是楚国,秦攻楚,取商於之地……”

    说到这里,公孙衍举目望向老魏王又道:“所谓同欲者相憎,同忧者相亲。秦、齐互为东西双雄而并强,有同欲、故相憎;三晋韩赵魏、楚国、义渠国同忧秦是故必然相亲尔,如今齐国有变不谋于外,无忧齐国在背后捅我一刀,正是合纵伐秦之天赐良机,我王若采纳合纵大策,臣定能说服列国举兵合谋,共伐强秦!弱秦之后,兵锋回转,再弱强齐,则魏国四战之地转为四安之地,则可暗蓄国力再度崛起!”

    “等等……”老魏王连眨眉目而道:“犀首说是六国合纵,三晋、楚国、义渠……只有五国,何来六国?”

    “第六国自然是燕国!”公孙衍笑道:“秦国与燕国相隔千里之地,虽无交集,臣亦可游说燕王出兵。”

    “哦?”老魏王顿时侥有兴致的问道:“犀首一言可让一国出兵?”

    “我王容禀!”公孙衍回答道:“秦燕虽无交集,但燕齐乃世仇,燕无忧秦国却恐于齐国,臣只需藉此对燕王许以利害关系,燕国不是齐国的对手,只有与我等聚众壮胆,才能无忧,故燕国必出兵。”

    末了,老魏王许久不语,忽然呢喃自语“同欲者相憎,同忧者相亲……”旋即一拍大腿大喜道:“说的好!”

    公孙衍见此状况心中愈加振奋,只见老魏王笑而言道:“犀首所言让寡人翻然醒悟,正是寡人举棋不定不但先失河西之地于秦,其后又失河东曲沃、平周于秦。”

    只见老魏王慨然而道:“不能如此下去了,魏国已经没几块地、几座城池可以割让的了……”

    公孙衍看到已是耄耋之年的老魏王慨叹之声,心中隐隐揣摩出了王的心意,老魏王心有不甘,终于想要在最后的迟暮之年放手一搏了,在不博就真没机会了。

    翌日朝堂。

    魏王于庙堂大殿之上直接罢了张仪的相印,将其逐出魏国,满堂皆惊,张仪迫于无奈最终回秦复相位。

    张仪被老魏王罢免了相印,紧随而至便是拜犀首为魏相。

    公孙衍首挂魏国相印领诏出大梁,二十三日后抵达韩王城新郑,公孙衍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游说韩王成功,韩王拜其为相,身配第二枚相印。三个月后犀首配韩魏两国相印而来到赵国说赵王,最终成功游说赵王,赵国亦是拜公孙衍为相,配赵国相印。

    至此,犀首已然身配三晋相印,三国之兵会盟于大梁,聚兵合谋,威震天下。

    ——(本卷终章)——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