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12章 齐变天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简竹千卷沉于案,从此醉卧美人膝。

    后宫寝殿。

    男男女女皆衣裳凌乱的躺在卧榻之上,正是卫峥和那祸国殃民的狐殷。此情此景卫峥醉卧美人膝,或惬意、或慵懒。映衬着一番云雨刚结束,美人卧怀闭目不语,却并未入睡,卫峥仰望悬梁不禁慨然轻声自言:“温柔乡是英雄冢,英雄豪杰难过美人关啊——!”

    狐殷听此慨语轻轻睁开了美眸,卫峥感受到怀中美人有所若动而侧目望来,发现狐殷那那双狐媚的眼眸凝正视着自己。

    真是一个魅惑至极的狐妖啊,传说中的苏妲己怕也不过如此吧,尤其是对于不久前经历的一番云雨,仍旧流连忘返。

    狐殷扑卧在卫峥胸膛一侧,感受着一股独属于王者的气息,莺莺而道:“君上所忧,是怕沉溺于儿女情长,从此消磨了英雄志气与一番功名伟业。”

    卫峥悠悠然的闭目一笑并未作答。

    美人忽然辗转反侧,娇滴美艳的容貌浮现了一抹愁容美,闻其嘤嘤之声悠然自语:“即便豪杰英冢终有一日皆亦化为尘烟,君上拥鲲鹏之志只待一朝展翅便如日方升,又何须惋叹奴家这三分朝夕之温柔乡。君不见,流沙聚散反复,流年似水不尽;万里江山不缀,青山亘古依旧。狐殷情不知因何而起而一往情深,缘到情到,情到心到,以身相许,从此相随于君、侍奉于君。怎奈何如玉佳人也经不住岁月蹉跎,如花美眷亦敌不过似水流年。狐殷今朝或因花容月貌而蒙君上恩宠于一身,可待红颜老去不再复返,只得深锁宫闱独自怜。”

    卫峥旋即首侧目看面带楚楚可怜的狐殷依偎在怀,似是自怜的模样让人不忍心生怜爱,“美人如花艳丽,离我必惟心恻,本侯于心何忍?别胡思乱想了,美人一笑我心愉悦,为君一笑可否?”

    卫峥忽然故作一叹:“美人不再笑,看来本侯也要如那周幽王一般,来个烽火戏诸侯,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君上此言令奴家惶惶不安,奴家不想做褒姒那样的红颜祸水,惟愿此生能伴随君侧,侍奉君上……”面带忧郁愁容的狐殷立刻婉转一笑,美艳红颜竟是令日月光辉也黯然失色,空谷幽兰的声音再次回荡:“……如君上曾言,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方下能得君上宠幸已是万幸,奴家此生足矣,再无别求。”

    “本侯也想有别啊,怎奈何这世间怕是再无美人可与卿试比高。得卿以身相许伴于我侧,生死相随,本侯怎能冷落佳人于宫闱独自怜悯?定当独宠一身。”

    如此甜言蜜语让狐殷心喜甜蜜,美人忽然娇媚娇声言:“君上~~”

    “何事——?”卫峥看向她,狐殷那幽兰音色听的令人舒心,不得不叹服此女简直是男人杀手啊。

    “奴家……还想要~~~”末了,美艳容颜之上再次增添一抹绯红,魅惑的气质顷刻间扑面而来,卫峥不出意外的再次被挑起欲望,飞快的辗转身子双双位置互换,“真是磨人的狐妖,几次了?不把本侯身子给掏空看来是不会罢休,既然美人向本侯索欲那便自取之——!”

    ……

    转瞬间,两年过去,自从卫峥得到狐殷这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而两年不上朝,即便是剧辛也越来越不淡定了,越来越怀疑卫峥这是假戏成真,沉溺于温柔乡之中无法自拔了。是真是假恐怕除了卫峥本人,无人得知。

    就在卫国之主日夜笙歌承欢而不闻天下事之际,齐国有变,齐国一变天下随之而变。

    齐都城临淄,王宫之内。

    一代雄主齐威王终究要到了寿终正寝之日,这一日齐宫之内的气氛异常凝重,太子田辟疆也就是今后的齐宣王被老齐王召入宫中觐见。

    “疆儿。”老齐王似是倍感吃力的侧头看到了太子。

    “父王……”太子田辟疆连忙近靠卧于榻侧。

    “我田氏一族先祖于陈国而栖止于齐,先祖顺天命而代姜氏掌齐,得此基业。为父继位至今三十余载,毕生为我齐国奠定不世霸业而励精图治,广招人才、广纳谏言、广开言路……为父终大治于齐,齐国蒸蒸日上,一路高歌猛进,如日中天。忆往昔,为父一生征战无数,威震天下,遥想魏梁称霸天下,涤荡中原之际何其不可一世,何其至也,终折戟于寡人之手,魏失其霸而齐国称王,寡人死而无憾矣……”

    即便如今所剩时日无多,老齐王回忆往昔峥嵘岁月,为自己一生进行自我总结之言,其豪杰雄主英姿亦难以掩盖。

    “先父桓公将齐国基业传于为父,为父继位以来兢兢业业,大治齐国,九泉之下为父无愧于历代先祖尔。”老齐王再次把目光落在了太子身上,“疆儿,为父不行了,齐国……”

    “父王不过是偶得风寒,修养时日定能安康,齐国不能没有父王,父王切莫再出此言!”

    “为父之身,为父自知。”老齐王说道,不期陡然睁目,面色突然红润,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只见老齐王凝视着田辟疆,语气由父与子转而成君与臣,道:“太子……”

    “父王!”田辟疆应允道。

    “太子将继位为齐国新王,然齐国霸业终未大成,太子如若为王而掌国,齐国该当如何?”老齐王一问。

    “父王……”田辟疆欲言又止。

    “嗯……?”老齐王忽然瞪眼凝视。太子不忍却终是说道:“儿臣掌齐国社稷,莫敢安之,未雨绸缪之警必怀揣心侧,当拓土以强国,国强则霸业必成!”

    老齐王的面色终于一缓和,闭目呢喃道:“太子能如此,我心不恻矣——!”一语了却,齐王旋即睁目凝视太子再道:“太子谨记,阻我齐国霸业者必为秦国,三十年内齐秦必有一决雌雄之战——!”

    “儿臣谨记父王告诫!”

    警言后老齐王最终道:“寡人诏,太子田辟疆继位齐国新王,不日登基,莫敢不从!”

    宫中长史监拟诏完欲秉承老齐王便望去,忽然惊颤泣声道:“王上——!”

    “父王——!”

    寝殿之内的齐国太子、齐国公族宗室子弟、臣子莫不泣声一片。太子田辟疆望着父亲喃喃道:“先王一生,征战无数,统御四海,威震八荒,列国群雄,无以犯齐。定先王谥号……威——!”

    一代雄主齐威王驾崩,薨于公元前320年。

    这一日,齐威王崩,新王即位,守孝一年,举国发丧。临淄城国丧一出,整个东海之滨宛若一片哀鸣。

    “威王薨,齐国丧,天下变。”一士子站在王宫门前顿足望向宫廷方向自言自语,赫然便是苏秦。一声慨然长叹,苏秦移步离去,自从离开卫国,蛰伏于齐至今已有两个春秋。

    齐威王之死预示着时机已到,当是因时而动了。

    齐威王的死迅速扩散到列国诸侯,一时间天下震动,一代雄主英杰齐威王驾崩,齐国是当今中原群雄当中的第一强国,齐国王崩而生变,整个天下也必然因强齐之变而生新变。

    齐威王驾崩,有人欢喜有人忧,而在嗅觉敏锐的人当中,也隐隐的感受到了一股山雨欲来的征兆,天下间有这般预感的人大有人在,当今秦王赢驷、赵王赵雍、秦相张仪、魏相惠施、犀首公孙衍、苏秦及其卫峥这些人都感受到了一股飓风临至将席卷天下的强烈气息。

    齐威王的死传入大梁,公孙衍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番感慨之际更是振奋不已,犀首当即入王宫面王。

    公孙衍能成为张仪的死对头,死冤家,同样作为纵横策士,犀首对于天下时势的洞悉能力亦是过人,鲜有人能及,其才华无需多言,他已然看出了齐王一死,合纵攻秦的契机到了!

    大梁王宫。

    “什么?田因齐那厮死了?”老魏王两眼一瞪,看着公孙衍愣了许久,田因齐便是齐威王的名讳,老魏王一愣过后便忽然大笑不止:“寡人又熬死了一个王,威王威王,威仪赫赫又能如何?嗯——?死了——!哈哈哈……咳咳咳……”

    “王上……”公孙衍见老魏王笑着忽然咳的利害,心中不免一紧,当今魏王活到现在,不但在位已达49年,更是到了耄耋(mào,dié)之年,身子骨也是每况愈下。

    老魏王已达八十岁的超高年龄的确是天下最能活的国君之一,也难怪他得知齐威王的死高兴不已,老魏王在位这些年来,东境魏齐之争不但折戟于齐威王更是让魏国失去了中原霸主的地位,西境魏秦之争败于秦孝公在先而后至今又败于当今秦王,南境魏楚之争又败于楚威王在先而后至今又败于当今楚王。

    魏国称霸以来东征西讨,几乎挨个的打遍了天下群雄,而与秦、齐、楚三国的征伐,老魏王全部落败。

    唯独有一点他胜利了,那就是他熬死了所有的强劲对手。秦孝公被他熬死了、楚威王被他熬死了,而今齐威王也被熬死了。

    “都死了,死了……惟寡人安在,寡人就是比尔之能活……咳咳咳……”老魏王依旧喜笑颜开,却不知自己也活不过两年了。

    老魏王终于缓过劲来,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公孙衍身上,想起他是有要事来求见的,便问道:“犀首此番……别此番了你直说见寡人何事?”

    ……

    (三千字大章,不短了……求推荐票、收藏……)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