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10章 从了我罢@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如此一问,狐殷没多想便回答:“此为魏境,自然为魏国的王所有。”

    “魏境?魏王?”卫峥一听不由得微愣,看来美人跌落凡尘止于这殷墟之地不知天下因何而变,变现笑道:“如若是一年前,的确是魏王领地,乃至此地更为前朝殷商旧都,但如今这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为吾之。”

    卫峥此言一出,狐殷美眸微闪似是略微惊讶,而心中已然有了断定,本就对叔伯的占卜非常信任,而这一刻她对叔伯占卜的卦象深信不疑,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浑身本就散发着非富即贵的气质,尤其是为君王独有的气概,寻常人不可能拥有。而他这一番话就差没有明说自己的身份了,稍加推测不难得出结论。

    狐殷悠然一笑,玉臂纤纤一挥连带衣裳飘逸,微微侧目欠身,却是假意装作不明而说道:“奴家愚钝,不知先生此为何意。”

    这一举一动真是令人怦然心动,卫峥目光直勾勾的目视着她,心中火热不已。

    “因为本侯便是卫国之主!”卫峥言简意赅的说道。此话一出,狐月两女忽然起身朝着卫峥微微折纤腰以欠身,狐殷旋即说道:“奴家不知君上莅临,先前妄言之过,还望君上恕罪!”

    “姑娘无心之言,有何过之?”

    “奴家谢过君上不责之恩——!”

    “无妨,呵呵……”

    这道歉的速度简直挑不出一点毛病,卫峥忽感甚是好奇,问道:“姑娘如何以为所见之人自称卫国之君,便是了?在下有可能是说谎也未尝不可。”

    “君上若非一国之主,便不会有此前那般豪杰之言。”狐殷回答道。

    山山水水,草草木木皆为吾之。这样的言论非国主不能言。

    “姑娘如此机灵,可知本侯此言用意何在?”卫峥又侥有兴致的问道,等于承认了。末了,便再次注视着眼前的美人,狐殷微微侧首,似是若有所思,双眸凝望一方茵茵细语而言:“君上说此处山水草木、飞禽走兽,臣民百姓皆为君上所有。恕奴家愚钝,奴家以为君上这便是要告诉狐月二人,奴家与小妹亦为君上所有。”

    闻此言,席地而坐的卫峥心中对狐殷的机敏很是赞赏。只见他顿时闭目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由得而缓缓点头,再次睁目时便惟闻其声:“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对,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卫峥旋即再度凝视美人,狐殷听他一咏诗经《郑风.野有蔓草》,美人不禁微愣,这是几乎是在直接不过的表白了。

    才一见面这也太直接了吧,一时间狐殷不知作何回应,卫峥根本不知道叔伯占卜之事,更不知道两女今日精心打扮实乃为引王瞩目的刻意之举,见此状况以为美人不予,便更为直接的说道:“姑娘无需推脱了,既予本侯不期而遇便是天意,再说了两位姑娘皆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在这荒山野岭亦是危险之至,无论如何本侯必定要带你一同回宫,就这样吧,回屋舍收拾一番行礼,如若无贵重之物便即刻与我回朝歌!”

    卫峥说着说着口吻渐渐变成了陈述的语气。

    狐殷实际上早已芳心暗许,卫峥这么一说更是心到情至,这才是王者所具有的独一无二的风范。狐殷却是欲拒还迎的说道:“君上不但情止率真,更显如此霸道,狐殷一介弱女子又该如何是好?”

    在这天下战国的大争之世,卫峥作为当今天下一国诸侯的君主,不可能会有那么多闲情雅致长时间谈情说爱,国君身上几乎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实际上任何一国的有为君主也不可不会在儿女私情上扯来扯去,物色中了直接拿下,哪里还会你推我就来来回回的暧昧不止调情不断,更不会如那几千年后的影视剧中,出现所谓一国君主去倒追女人的荒谬情节。

    所谓影视中的情节不过是一厢情愿的遐想罢了,且不说哪一个有志向的国君会有哪么大的闲情雅致,女性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说的直白些女人在当下这个男权社会里不过是男人的附属物罢了,而作为一国君王作出倒追一女子的事情岂不荒谬?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国君至高无上,权极颠覆,欲得一物,任何一物包括美人,要说也只能说是“抢”!!!

    否则又怎么会在历代诞生的倾世佳人身上总伴随着“红颜祸水”、“祸国殃民”这些词语?显然是君王要为了得到美人乃至不惜发动战争。

    卫峥并不知道美人心中所想,更不知道狐月这是欲拒还迎,虽是国君但也不能过于权势,只见他语气陡然一转,便是含情脉脉的凝望着狐殷而说道:“与姑娘虽不期而遇却如我心,又逢如此良辰美景而邂逅丽人,一见姑娘便钟情于卿,欲与卿于此芳林深处携手而去,犹若欢乐鸟儿,一待关关相和,便从此双双比翼而飞,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姑娘神不知鬼不觉便已悄然偷走本侯之心,如今心不在本侯之身而心系于姑娘,美人既已偷走本侯之心,唯有从了本侯才能抵其偷心之过!”

    这便是兄长所言“撩妹之道”?旁侧的白起心中已然对卫峥佩服的五体投地。

    “君上真会说笑,奴家何曾偷走君上的心了——!”狐殷一听卫峥如此深情的倾慕之语,更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当众调情,卫峥不害羞脸红,可美人害羞啊。

    一抹绯红之色现于狐殷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之上,本就是一娇艳动人似妲己再生一般魅惑众生的狐媚妖姬,再经此一抹娇羞之色的点缀若点睛之笔一般,看的让卫峥心中直呼受不了。

    这个魅惑众生的美艳妖姬要不带回朝歌,卫峥能够预感到遇而不得的后果,这辈子怕是要对此耿耿于怀,这种糟心之事绝不能发生。美人如若不肯那就直接强行带走,卫峥已然做好最坏一步的打算,于是又道:“来世不可待也,往世不可追也。相遇莫别理,且行且珍惜。”

    一国君主言尽于此,狐殷知道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了。

    末了,在卫峥期盼的目光下狐殷不禁低目侧首,娇声细语茵茵而道:“君上言至于此,奴家只能从了君上,此身献于君上、终身侍奉君上。”

    美人容颜不禁浮现了一抹羞涩而别过头,面露一侧而展露其美艳之色看在卫峥眼里更是惊心动魄、妩媚万分。

    一前一后,竟开始相互调情了——!!!

    “好!好!好!”卫峥忍不住连声叫好,头一糟大喜的难以克制。倾国倾城、红颜祸水说的就是如此美人了,得此美姬,无憾矣!

    姐姐搞定了,卫峥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月殷身上。

    姐姐狐殷之美如其之名,美如妖姬般魅惑众生;妹妹月殷之美亦如其名,美如月辉般柔弱至水。

    两女都是倾国倾城的佳人,白起此刻看着月殷的目光看在卫峥眼里,可武安天下白起重要还是一介女子重要?卫峥作为一国之君,只要不蠢不难选择,显然选择了白起。

    看向月殷旋即亲和莞尔的说道:“常言道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月儿从此自然也是本侯的小妹了。月儿——!”

    “君上……”月殷应道,显然与其姐姐狐殷相对活跃的性格比起来,月殷见外人显得有些拘谨,两女也因此一静一动,形成鲜明对比。

    “嗯……”卫峥忽然故作皱眉。

    “兄长……”月殷立刻转变口吻,弱莺啼声的说道。

    卫峥一听顿时舒张了眉目亦是一笑,便指着一直不语而站立在侧的白起,“这是白起,乃为兄之结拜兄弟,本侯既为月儿兄长,亦为白起兄长,起弟乃当世英雄豪杰,月儿亦是绝代佳人,有道是英雄配美人,是故为兄欲撮合你们两个,月儿以为如何?”

    白起是武将,更是绝世杀将,有月殷这样宁静若水的女子作伴简直完美。

    卫峥对于儿女私情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还是这么率真直接。

    站在旁边的白起同样也是耿直的看向了月殷,目光少有的带着期盼,卫峥见此状况怎不知白起对于如此美人亦是没有抵抗力。

    也是,自己不也没有抵抗力嘛,再说了为何抗拒如此妙事?

    倒是月殷,闻此言不由得举目望向白起,两人正好四目相对,月殷看到白起那期待的目光顿时羞涩而低首,此情此景侥是一代骁将杀神白起的目光也毫无锐气,仿佛就此沉沦。

    “月殷全凭兄长做主便是。”细不可闻的声音,众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白起表面如初依旧心中已然喜不自胜。

    卫峥顿时朗声笑道:“月儿既是为兄小妹,回朝歌为兄便封你为卫国之长公主,则良辰吉日婚配于少国柱白起,举国庆贺!”

    “谢兄长——!”月殷、白起二人不约而同的说道。

    “启——!”卫峥当即起身,该是启程离开这里的时候了,能得如此绝世美人,此行实在万分意外更惊喜万分。

    两女就这样随同卫峥等人踏出这片绿竹林,儿待得众人离去之际,被狐月两女称呼为叔伯的白发老者不知何时回到了这里。

    他又占卜了一卦,苍老之身不禁巍巍颤抖的站起,走出屋舍而遥望卫峥等人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能言。

    ——

    ……未完待续……

    (注:古时一国之君怎么“撩妹”谁也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当下这样的打开方式,应该与卫峥这种方式更加真实一点吧~~~)

    (狐殷:求推荐~~~~)

    (月殷:求收藏~~~~)

    (卫侯:——!)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