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07章 盘龙废墟@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殷墟之地,商都盘龙宫廷旧址。

    殷,是前朝商的都城之一,殷商和卫国有着一大相同点便是迁都频繁,而殷墟之地便是殷商中后期的都城。

    殷商王宫盘龙城旧地便坐落于洹水(安阳河)以南,随着殷商被周取而代之,这座前朝都城王宫早已埋没在了大地之中七百余面不见天日,如今的盘龙城已然被林木倾覆,再也不负往昔的胜景,只有偶露的一些遗迹应证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自从商王纣迁都朝歌之后之至殷商的灭亡,几百年来盘龙之地早已经成为荒无人烟的地区,已然被天下所遗忘。

    但就在五年前再次有人踏足于此,更在这里一隐居便是直到现在。赫然便是殷商的两个王族后嗣,狐殷、狐月两女及其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

    “姐姐,叔伯有要事唤你我二人速去见他。”说话的正是年轻的月殷,两女而立于湖畔边沿的一亭台之内。

    狐殷一听立即随同妹妹回到了湖畔周边的一栋居住了五年之久的竹屋,此刻屋内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便是月殷口中声称的叔伯。

    此时此刻,这位老者异常专注以至于两女近在眼前已席地而坐也没有注意到,狐殷月殷两女一语不发的耐心等待,两人在老者身旁席地而坐,静观不语,显然她们两个对于这个老人非常尊敬。

    此刻的白发老者身旁有一书简,上面刻录的文字根本就不是七国的主流文字,而是独属于殷商的文字。这一书简的来头非常之大,天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赫然便是经卦书《易经》三书中的《归藏易》。

    古人迷信占卜,殷商本就重鬼神,占卜之事对于殷商之人来说是无比神圣的事情,从狐殷月殷两女此刻静观不语的表现便可以看出来。

    《易经》并非《周易》,《周易》不过是其中之一,而《易经》是三大占卜经书的统称,分别是虞夏的《连山易》、殷商的《归藏易》以及周文王所作之《周易》统称为《易经》。

    此刻,席地而坐的老者闭目不语,如同朽木一般一动不动的在等待着什么,而在他身前有一个龟背。在当下,龟被称为“玄武”,乃是四灵之一,与麟、“风”、龙齐名,谓之四灵。

    与几千年后的人用“龟孙”、“王八”这些字眼骂人截然不同的是,龟在当下是天底下最为神圣的生灵之一,不但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龟背更是占卜时不可或缺的物品。

    之所以用龟背来占卜,并非空穴来风,龟背有龟纹,龟纹中央有三格,正好对应着“天、地、人”三才;旁侧有二十四各,对应着天下二十四山;也有十格的,对应着十天干,而龟壳的底部又有十二格,预示着十二地之柱。

    故人信奉天圆地方,而在一个小小的龟壳之上深谙天文地理,仿佛饱含着无尽之奥妙,龟背的特征更与八卦中的天地人三才、占卜中的天干地支相互对应,种种特征致使龟背被古人视为神物。

    此刻,一个龟背正在被火烤烧,上面铭刻着殷商文字,占卜的流程便是在龟背之上铭刻索要占卜之事,再放入火中烘烧,龟壳裂开之后便取出。若裂痕没有经过铭刻的文字说明是吉兆;若裂痕停留在文字上说卦象明一般;若裂痕穿过了文字便是凶兆。

    终于,满头白发的老者忽然睁开了双目,旋即提出龟壳,他低首凝视着龟背许久不语,旁侧席地而坐的狐殷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叔伯,卦象如何?”

    两女生于朝歌古城,本来是在朝歌城,然而在数年前,叔伯占卜一卦,卦象要她们前往殷墟盘龙王宫旧址,也就是目前此地,就因一卦而一来便是五年之久。

    老者那双苍浊的双目凝视着龟背,过了许久才说道,只有九字:“王者现,将随行,狐月离。”

    两女闻言在心中默念着叔伯口中的九字,性格更为活跃美艳的狐殷闪动着美眸,心中好奇不已,这荒山野岭哪会有什么王、有什么将?虽有疑惑,但却对叔伯的话很重视,乃至深信不疑。

    老者思绪片刻便颤颤巍巍起身,月殷连忙起身搭手,老者道:“所处环境是命,所逢机遇是运。今日便是决定你们二人命运之时——!狐儿、月儿,快且动身准备,一定要按老夫说的去做。”

    “叔伯,狐殷不解,殷商已灭即进八百载,狐月二人不过是前朝遗孤……”说到此处狐殷欲言又止。白发老者把《归藏易》重新卷起收好,慨然叹息道:“老夫知天命,亦知天命可畏,非敬不可,非畏不行,只可顺天而为,不能逆天行事。尔至此,亦不过是天命所归,天意所为,天意使然啊……”

    “王者将现,快去准备吧——!”

    原来这白发老者口中说的准备是要殷狐殷月二人精心打扮,更取出了尘封多年代表殷商色彩浓厚的白色深衣礼服。

    按照阴阳五行相克之论,每个朝代都有代表属于本朝的“德行”,传说上古时代黄帝曾经见过一条十几丈长的大蚯蚓,而蚯蚓属土,所以黄帝是土德,颜色尚黄;大禹曾经碰到过青龙,青龙是木色,而木又克土,所以虞夏是木德;传说汤武王伐夏桀时遇到金色神鸟朱雀,而金又克木,所以殷商的德行是金德,尚白色;而当今天下之共主为周室,周行的是火德,火又克金,崇尚的国色是赤,也就是红色。

    狐殷、月殷两女穿上白色衣衫更是美不胜收,两女犹若跌入凡尘的谪仙一般。

    叔伯此举显然是目的及其明确的,更是对占卜的卦象深信不疑。王者将现而让狐月两女如此精心打扮,其刻意之为是为了吸引王的瞩目。

    这分明就是“月老”之举动!

    不管是天命所归天意所为,这片洹水流域的殷墟之地没有王莅临,倒是有一国之君莅临于此,便是卫国之主,因安阳铁矿而来的卫峥。

    显而易见,卦象中的王不出意外说的便是卫峥。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