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02章 苏秦间齐@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三人听卫峥如此郑重的言论,更是把事情想到了二三十年之后去了,心中莫不感到震撼,即将商议的事情有多重要,心中都有了一杆秤。

    卫峥来到了地图跟前,三人紧随而至,见其凝视着地图头也不回的呢喃自语:“天下时势,因何而变,我却不得而知,更不能料事如神。诸卿想过没有,我卫国崛起之后天下变象因卫会有何之变?”

    苏秦思绪片刻便道:“卫国趁势崛起而自成大势,则外势必退,所谓外势,是为秦国之势,秦之势,必将不再为我所用之。天下格局因第八雄而变,列国之间的局势必然更为错综复杂,更难以窥视其时、其势。”

    “季子所言不错!”卫峥点点头说道:“然,列国局势再如何变,于我而言始终不变的是于卫国或有利否?或是弊否?是弊当如何去其弊而转其利?”

    剧辛擅长治国,白起擅长治军,现在谈论的事情都是谋国,谋数十年之国,这并不是他们的强项,也就只有苏秦和卫峥两人能够说得上话了,白起和剧辛只能默默的听着。

    显而易见,卫国一旦崛起而成为天下第八雄主,实力将于七雄平起平坐,同样也将不可避免的参与到了七国争霸天下的行列中去。如此一来,秦国绝对不会在把卫国当作一个弱国、小国来看待,同样的道理,天下七雄也绝不会把卫国当作小国、弱国来看待。

    诸雄对卫国态度的转变势必会转变对卫国的策略,而卫国也必须要因此而改变,不因时而变则必然会至于新的险境当中,乃至万劫不复。

    不可不察也!

    谋定而后动是卫峥始终恪守的谋国信条,如今还没有到这个时候才是谋国的正确时间。

    当没有了秦国的庇护也意味着卫国不需要秦国的庇护,更意味着卫国从此只能靠自己,同时也会被诸雄忌惮,加上先天处于不利的地理位置,卫国的处境强大了反而更加堪忧。

    卫峥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容不得不他不提前为此考虑,谋国之策,生死之地,存亡之道,国灭了就不能复存,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轻怠疏忽。

    “季子以为,卫国崛起谁最害怕?”卫峥凝视着地图上的天下列国,忽然问道。

    “齐——!”苏秦回答的毫不犹豫,更言简意赅,只此一字。

    “不错!”卫峥盯着齐鲁大地,目视着地图上写着的“齐”字一动不动。设身处地的一想便能得出齐国最害怕的结论,试想一下齐国怎么可能容忍西境中原的咽喉之地出现一个强大的诸侯国?乃至一小霸?

    面朝天下西境一看,看看魏国和秦国的实际地理关系就能得出结论,秦国想要东出函谷而逐鹿天下,阻挡在秦国家门口的第一座大山便是魏国,秦与魏国之间在河西之地的战争打了多少年了?

    秦要东出函谷,必须要解决魏国,可以说魏国河西之地的疆域对于秦国而言简直如鲠在喉一般难受,不拔掉这跟扎在咽喉的刺骨,东出函谷永远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反过来一看,当强大了的卫国对于如今地处东海之滨的中原第一霸主齐国。

    这是何其相识的一幕,秦要东出函谷进军中原就必须要面对魏国,齐国想要西进中原就必须要面对卫国。

    其中要害,一看便是了然于目。

    苏秦、白起、剧辛三人都默不作声,盯着齐国地界的卫峥喃喃自语道:“卫国崛起,我蛰伏多年所暗蓄之国力绝不能在齐国身上消耗殆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卫国与齐国如若刀兵相向,我的心血必然全部都将为秦国做了嫁衣!”

    “卫秦之盟终有破灭之日,缔结卫齐之盟必须要成!”卫峥言简意赅的说道。

    “君侯既然说齐国最惧怕我之崛起,又怎可能与我互相盟?”剧辛道,显然这是有些自相矛盾。

    “这便是我要说的第二件大事!”目光旋即移开地图,回头望向了苏秦,卫峥的双眼涌动着精光,盯着苏秦而道:“何为天下时势?又如何揣天下?”

    “季子,我要你辞去左丞相一职位,为间者而事齐国,离开卫国庙堂折返临淄,蛰伏齐国,待时而动,趁势而入齐国庙堂,身在齐国而为卫国谋!”

    间齐——?!!

    卫峥此话一出,侥是剧辛和白起也不免把一双眼睛瞪的滚圆。

    反倒是苏秦陷入了一阵深思。

    时也!命也!运也!苏秦与齐国之间的夙愿仿佛是命运之中冥冥注定了一样,即便他如今提前出山,更为卫国谋,为卫峥而谋,依旧摆脱不了以一人之力身肩倾覆整个齐国的使命。

    因为即将崛起而成为天下第八雄主的卫国,其国力绝对不能消耗在齐国身上,而齐国绝对不会任由卫国做大,必然会经略卫地,如若置之不理必然成为现实,显然,卫峥绝不会容忍好不容易积蓄的国力就这么毫无意义的耗尽,而想要通过外力改变齐国庙堂的决策几乎不可能,只有让苏秦进入齐国庙堂为臣,为间者暗中为卫国谋,从庙堂内部把齐国的意志和矛头不指向卫国,两国才有可能不会发生战争。

    能做到这一点的,整个天下怕是非苏秦不可胜任。

    “子辛,还有起弟,此事你二人已经知晓,务必谨记,季子今后之举动该当如何就当如何,苏秦弃主离国,你们该愤恨就该愤恨,明白吗?”卫峥看着两人郑重的说道。

    “剧辛(白起)明白——!”

    待得两人离去,只留下了卫峥和苏秦两人,后者久久不能言,苏秦忽然面对着卫峥行一大礼。

    “季子这是何意?”卫峥说道。

    “我主竟是把卫国之国运置苏秦于一身,苏秦……”

    一时间不知何如何作答,如此信任,死有何憾?卫峥不禁慨然一笑,看着苏秦缓缓说道:“季子不可不知,卫峥要你间齐是何其之凶险啊!”

    “苏秦得主公如此之信任,纵使前方乃刀山火海,又何惧之?苏秦不惧身死,惟恐间齐不成,有辱使命!”卫峥闻言不禁长声叹息道:“卫齐之间十年乃至数十年之后是战,还是盟,惟决于苏秦间齐成功与否,不得,只能说是天意,与苏秦无关!”再次看向苏秦,却带着无比信任的语气补充说道:“然卫峥信苏秦大于信天命,苏秦间齐,定能倾齐!”

    “孙子兵法云,古来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之神纪,人君之宝也。因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内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死间者,为诳事于外,令吾间知之而传于敌间也;生间者,反(返)报也。”言尽于此的苏秦当即看向卫峥,毫不犹豫的立下誓言:“苏秦间齐,必死间之,齐不倾覆,死不休还——!”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