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96章 赏罚二柄@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随着来自天下列国的寒门士子陆陆续续来到卫都城朝歌想要谋求个一官半职,其结果便是进一步挤压卫国世卿世族的生存空间,反又不敢反,想要暗地里阴奉阳违现在又有外地人跟你抢饭碗,卫国的老世族这一次是切身感受到了生存的危机,从未有过的紧迫感。

    卫峥不断的推出新策来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内有剧辛的法犹若利剑高悬头顶,外有面临来自列国寒士对他们头顶上的“乌纱帽”形成严峻挑战,这样的情况下想要保住荣华富贵,不想丢官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恪守本分并为国君尽心尽力的办事成为了唯一的出路。

    有道是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远。

    卫峥一步步对他们进行逼迫,同时又给他们留下一条也是唯一一条出路,老世族们不变也得变,不变就只能黯然隐退。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总揽贤士阁的苏秦这段时间异常繁忙,而付出的心血也终有回报,苏秦从贤士阁这边陆陆续续的为剧辛输送中基层的人才,有了外来人才入卫国佐士,夷灭六卿而产生大量空置的职位也逐渐被补齐。

    尤其是地方的官职。

    《招贤令》虽然没有求来如乐毅那等大才,但现在卫峥帐下根本不缺大才,文有苏秦、剧辛、姜牧、武有白起,卫峥本人也善于带兵打仗。

    卫国暂时不缺高尖人才,急缺的是中低层的人才,《招贤令》正好解决了卫国的燃眉之急。

    这一日,朝歌城尤为热闹,城内多处地点都汇聚了无数的卫国百姓。

    “国君诏令,举国变法始于今日,凡我臣民今日起,知新法、尊新法,从新政……”朝歌东城一带汇聚大量的庶民百姓好奇的看着官府的吏员。

    “卫国也要变法?”

    “哎,老哥哥可知是何新法?”

    “我又不是官家人,怎知新法?”

    “哎,快看那是什么?”

    汇聚成群的老百姓听了官家的话顿时开始议论纷纷。只见几个甲士取来一块硕大的锦帛悬挂在外,上面写着大量的文字,赫然便是新法的内容。

    老百姓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都大字不识一个,但这并不妨碍把新法逐渐灌输道他们脑海中,那吏员旋即看向锦帛的开篇,大声念道:“……君侯曰:家有常业,虽饥不饿;国有常法,虽危不亡。法者,天下之公器也;变者,天下之公理也。卫国要变,法必当先,法莫如一而固,万民以知之……”

    随着吏员不断的朗诵法令内容,汇聚在周围的庶民百姓由好奇的面色逐渐变得心惊肉跳,眼神中乃至伴随着恐惧。

    犯死罪者不是腰斩就是车裂,犯活罪者不是割手指就是割鼻耳,从那吏员口中而出法令中以刑止刑的暴力手段绝不是所谓草莽剑客身上体现的快意恩仇,而是整个国家意志的全面贯彻,法令中的每一个文字仿佛不是用墨水勾画形成的,而是淋漓的鲜血。

    乱世用重典,新法中的“罚”无不在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神,寒冷的刺骨。

    但紧随而至的“赏”顷刻间把所有人从那彻骨的冰山中拉入了烈焰之内,几乎每一个平民听闻者的心开始火热起来,而人群中不乏一些贵族,这些人和庶民百姓截然相反,他们仿佛堕入了另一个冰窟之中。

    废井田制、广分均田;军功激赏制。

    而军功激赏制度明确申令在战场上杀多少敌军士卒、甲士,就能相应的换多少赏赐,换多少富贵。

    吏员刚刚把这两条法令读出来,几乎每一个庶民百姓都把兴趣盯在了军功上面,废了卫国从西周延续至今的井田古制,采用的新法制度,庶民百姓并没有得到多少田亩,一个壮年明明可以种三十亩地,但分得的基本土地却没有那么多,同时也刚好吃不饱也饿不死。

    大有一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跟废不废井田制对庶民百姓没有多大的利益增收。

    但紧随而至的军功激赏制度一出来,瞬间让老百姓们的眼睛迸发精光,这条法令无不在向每一个老百姓发出强烈的信号:想要更多土地?想要富贵?跟随国君去打仗!然后用军功换土地!

    战国!战国!天下战国这个时代,不好战的都已经被淘汰,留下来的最典型的便是七雄之国,无一不是好战、善战之辈。

    战争永远是天下战国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一切要为也必须为战争服务。

    显而易见,这条全新的法令对于卫国上下的民众而言,简直是一剂前所未有的兴奋剂于这一瞬间注入了他们的身体里。

    人群中的一些贵族看到这条新政法令简直如同看到了催命符一样,意味着即便是贵族若是不上战场去打仗,废除了贵族世袭之后没有功勋累积将会沦为平民。

    另一个恰恰相反的群体便是庶民百姓,他们与贵族截然相反,只要在战场上获得军功,平民也可以成为新贵。新政法令给了他们一个鱼跃龙门的通道,贵族从此不再被垄断,对举国上下的臣民打开了大门,人人可凭本事而成为新贵。

    此时此刻,汇聚在一起的平民百姓,尤其是青壮年群体无不竖直了耳朵听着吏员宣读法令。

    新政法令明确表示凡事踏上战场者,战中未斩敌军士卒者、斩敌一首级者、或斩首级满额二十一以上者、战死沙场者……无不有明确的赏赐标准。

    “赏、罚”二柄永远都是体现国家意志的最佳手段,卫峥很清楚这一点,更清楚人性人心人欲,对于处在底层的平民百姓而言,地位越低下就越在乎功勋爵位;食难以果腹就越在乎奖赏;越是弱者本能的会越是敬畏强者。

    而这些处于底层的平民百姓在军功激赏制度下去换取他们最想要的田地、钱粮、地位。

    所有人都被新政法令吸引而至,没有人注意到了人群之外有几个人站立不动,这些人的眼眸异常锐利,一举一动都不是寻常百姓能够做到的,赫然便是来自斗士营帐下的甲士。而在他们身旁前方站立的一个年轻男子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质,正是当今卫国的一国之主——卫峥!

    此刻他换了一身便装乔装打扮了一番,站在不远处默默的关注着眼前的景象,卫峥看到了庶民百姓的神情变化,而此时此刻卫国子民的双目看在卫峥的眼里,那是一种不会枯竭的战争情绪,犹若排山倒海一般。

    一双双眼睛当中仿佛都是同一个梦想,一个求富得贵的梦想。

    欲望,是这股热情与梦想永不枯竭的涌源之地!

    “回宫吧!”收回视线的卫峥低声说了一句,转身便消失在了此地。他已然知道,新法颁布之后卫国将拥有不竭的战争资源,真正的勇士和有真才实学的人将会在这股国家意志的驱动下逐渐走到最重要的位置,为他的野心和霸业奠定基础。

    像这里发生的一幕,在卫国四百多里的疆土上,各大县野城池都在上演着,在剧辛这个执法者的护法之下,卫国上下要么不变,一旦推行变法就是雷厉风行。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