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90章 招贤令出@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田忌返回齐国了,齐威王不行了,齐国内部必定出现动荡,新王辟疆也就是齐宣王即君主位之后的第一件大事情便是稳定内部朝政,把所有的权力完成交接,天下间的任何一国新王与旧王交替莫不出现大大小小的动荡,小到庙堂动荡,大到举国动荡,小则几年,多则十余年都不是意外。

    这个时候齐国的新王绝对不会考虑对外的问题,加上老齐王的死,新王还要为其守孝一年,如今的齐威王奄奄一息的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但卫峥却是知道威王薨于前320年,也就是两年后,换句话说这两年由太子监国也是全力稳固内部为上,不宜生事,加上新王即位在为齐威王守孝一年,再加上稳固内部朝野所需要的时间,等等客观条件,齐王至少五年之内不会考虑对外用兵。

    历史上也证明了这一点,第一次合纵攻秦的时候公孙衍也想要拉上齐国来个六国合纵攻秦,最后齐国却没有参与。

    并不是说齐国不想,齐国太想了,奈何自家老巢突然发生权力更替的变化,在稳固内部和对外扩张之上齐宣王选择了前者,最终齐国没有参加。

    卫国变法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觊觎,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了!

    ……

    这一日,右丞相府上,汇聚百官群臣,此刻府堂之上所有人都在等待。

    “君侯诏令——!”

    哗啦一下,一双双目光回望大堂门外,只见左宫监双手捧着诏书小步快走而来,厅堂之上的剧辛闻声立即起身前来迎接,丞相府中的百官纷纷起身尾随在右丞相身后。

    手持诏书的左宫监看到近在眼前的剧辛,轻咳一声,道:“诸卿听诏——!”

    语毕之际,剧辛随同群臣百官纷纷席地拜首,左宫监缓缓打开诏书,而后宣道:“本侯诏书,昭告举国朝野臣民,卫国变法,今授右丞相剧辛为变法大臣,总领国政,肃正新政,举国同体,莫敢不遵!”

    宣召结束群臣齐身而起,剧辛郑重的接过左宫监的锦帛诏书,豁然转身举诏书而道:“辛授君命,伏惟惶恐,剧辛执法定当力不避生死,誓死护法。家有常业,虽饥不饿;国有常法,虽危不亡。法者,天下之公器也;变者,天下之公理也。”

    “自今日起,卫国变法正式开始!”剧辛环视众人一眼,立即下令:“如今一切准备妥当,传本相令,第一批法令快马加鞭传送至各县,法令一出,公诸于众,举国同行,不得有误——!”

    “都巡司监一部立刻动身,督查两郡各县推行法令之进展,任何抗法者、欺下瞒上者一律依法论处,不得有误——!”

    剧辛新设立的都巡司监一部虽无实权,但地位超然,有了这个部门的要员派发两郡各县,对于地方的震慑有着极大的作用。

    卫国变法从今年起正式拉开了开篇序幕,公元前322年注定是要被历史铭记的一年。

    经剧辛的命令一出,卫国的第一批法令已经开始陆续传送至各地,今天来到丞相府的臣工都是中层官员,是变法的第一批基层实施者。

    “右丞相——!”就在府中的臣工一批批领命而出之际,卫峥的贴身侍卫孟贲来到了这里,剧辛对他并不是陌生,“都领护卫有何事?”

    孟贲拜首而道:“回右丞相,末将奉君侯之命统领斗士营帐下八百甲士接受右丞相调遣,以慑抗法之辈并护右丞相安危。”

    剧辛闻言默默点头,心中慨然一叹,作为变法者他深知自己已然站在了卫国所有卿族旧贵的对立面上,被这些势力所憎恶,卫国的老世族怕是恨不得食他肉饮他血。

    好在即便如此,但有卫峥坚定不移的站在后面,卫国的老世族和旧贵势力有卫峥这个铁腕国君压着,只要有卫峥这座不可跨越的大山在,一切反对者都得蛰伏。

    朝歌,卫宫廷。

    卫国变法在剧辛的总领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此时此刻的卫峥伏于案边,身旁的玖儿正在为其磨墨,初尝雨露的玖儿褪去了一些青涩而多处了几分艳丽。

    案几之上有一****帛,卫峥正聚精会神的书写着,脑海的思绪亦是不断。

    一场集权行动,卫峥清理掉了六卿,剩下的老世族大猫小猫两三只,方今卫国有能量的世卿贵族也就只有石氏一族,在雷霆万钧的集权行动期间,石氏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如今卫国变法,不甘心的旧贵族都在等着石氏发出声音,但石氏如今蛰伏而莫敢不从,剧辛的变法雷厉风行,自然而然被视为领头羊的石氏闭不出户,其他人更不敢出头了,卫国的世族旧贵大感不妙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第一批法令当中的刑律同样拥有秦国相似连坐法,这条新法的推行将意味着亲族犯法不但不能庇护,知情者还要相互举发犯罪者,知情而不得隐瞒,否则便会遭到牵连而伏法,这样的新法重典没几个世族卿贵能受得了。

    乱世用重典,唯有以刑去刑才能震慑四方,让举国上下朝着一个方向、一个步调前进。

    乱世有乱世的法,盛世有盛世的法,因时而变才是公理。历史上的秦国一统天下之后,百姓因战乱已经苦不堪言,本当与民休息却还在行重典治国,其结果便是导致过于刚强而折腰,这样的错误卫峥自然会吸取秦失其国的教训。

    但现在的天下可不是一统的局面。

    “宫监何在——!”卫峥放下毛笔将拟定好的一道政令文章拿起来。

    “君侯!”左宫监闻声而来,卫峥将诏书提给他,同时说道:“即刻广发于天下,不得有误!”

    “诺——!”

    拟定的这道诏书是一简《招贤令》,卫峥清楚世间万物皆有两面性,凡事利害俱至,区别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而已。

    卫国变法在即,国内的卿族也死了一大半,剩下的即便是表面顺从心里铁定不会那么容易屈服,一来治国还离不开垄断人才的卿族,二来卫国的新法要了卿族的命根子,靠这群人在下面办事,虽然有强权铁腕压制他们不敢明面上心生歹念,但这样终究不是个办法。

    你卿族不满变法,暗地里阴奉阳违绝对无法避免的出现,但这点阻碍也不过是一时的,卫峥已然有了应对行动,天下这么多诸侯国,你不愿做官有的是人愿意来我卫国做官,你要是不干连头上那顶“乌纱帽”都要丢掉,等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尤其是等造纸术一出来,卿族们引以为傲的底牌至多五到十年后也将荡然无存。

    光是靠强权还不行,刚柔并进才是完全策略。卫峥一纸《求贤令》广发天下,唯才是举、唯才是用、不问出身。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