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89章 游说之道@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田忌能取得巨大的成就,很大程度都与孙膑有关,两人也是彼此相互依赖而成就了一番功名伟业,流传千古。

    听到这番话的田忌再也无法保持一颗平常心,又连忙问道:“这位先生,孙子可还安好?先生是孙子何人?”

    “孙子对苏秦有知遇之恩!”苏秦谎称回道,不管说的真假田忌听闻确深信不疑。

    “恩人何去何从,苏秦亦不知所然,离别之际苏秦为报恩人知遇之恩,故求谓之有何事不得了却,苏秦定当竭尽所能,孙子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便是不能帮助田老将军度过那场危机,老将军于孙子亦有知遇之恩啊——!”

    “孙子何故如此,田忌岂是挟恩图报之人?”田忌不禁叹息的说道。旋即将手中的鱼料全部抛洒而至,紧接着对苏秦态度大转,伸手请示道:“先生请,田某招待不周,多多包涵!”

    “老将军言重了,请——!”苏秦微微一笑,同时伸手请道。

    两人很快来到了亭台之内,家仆带来席垫和酒水,两人席地而坐,双双对望而谈,只见苏秦说道:“孙膑先生于苏秦有知遇之恩犹若老将军于孙膑先生亦有知遇之恩一般,恩人不求回报但蒙恩不报者不是君子风范,苏秦知道孙膑先生毕生之遗憾所在,故今登门拜访老将军亦希望不让孙膑先生抱有遗憾,亦是苏秦报答孙膑先生的知遇之恩。”

    “阁下这是……”田忌大惑不解的看向苏秦。

    “苏秦愿力助老将军重返齐国庙堂——!”苏秦瞬即将他在楚国的事情与田忌略说一二,末了又补充道:“苏秦已然说服楚王帮助田老将军洗刷冤屈,只要老将军点头,不日便可启程归国!”

    末了,苏秦目不转睛的看向田忌静等他的回话。

    “唉——!”不料田忌忽然摇头叹息,道:“先生好意,田某心领了,然田忌二十余载于此江南之地,早已心灰意冷,更不复当年,垂垂老矣,力不从心而,尚能饭否?故无意返齐。能在此地安度余生,过上一段富贵闲人之生活,田忌此生足矣!”

    田忌逃亡楚国之后二十多年碌碌无为,有锐气也被磨平了,的确已经心灰意冷,如他所言一般,只想安度晚年,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苏秦见田忌这般,知道想要说服田忌还需要坚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持之以恒”,施以攻心之计的方略,心中一动苏秦说道:“田老将军老当益壮,何出此言?更是君子坦荡荡,不与小人以争之,苏秦钦佩。然老将军或许不知,苏秦来楚国之际已然得一消息,老齐王年迈,如今抱恙不得理政,恕苏秦无礼,如今齐国之庙堂有动荡之乱象,若老齐王仙逝,新王不足以巩固朝野,重塑君威之际正急需如老将军这等德高望重之人的鼎力支持方能止内乱不现于齐国啊。”

    田忌始终一语不发,但目光确有所变幻,苏秦见状乘热打铁的说道:“老将军如今流落他国,确不是齐王之错,更不是老将军之错,错在小人作梗。时过境迁之际是是非非多说亦是无事于补,然则不论如何老将军终究是齐人啊,苏秦敢问老将军难道真的想要从此在这异国他乡安度余生?”

    此话一出终于触动了田忌内心深处的那根心弦,流亡楚地二十余年日夜无不思念故乡,如今更是成为了一个垂垂老者,虽然在楚国备受楚王礼待而衣食无忧,可人这个东西越是老了就越念及故乡,落叶归根、魂归故里的心里情结每况愈盛。

    “落叶归根,魂归故里……田忌余生若能得偿所愿,死而无憾矣——!”

    看着田忌仰天闭目的叹息之言,苏秦心生慨叹之余不免一喜,知道田老将军终是动了恻隐之心,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一代名将客死异地,岂不悲乎!

    于他有利,于己亦且有利,如此甚好——!

    ……

    苏秦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服了田忌老将军重返齐国,田忌踏上了前往楚王城郢都的路上,苏秦早已在郢都与楚国交代好了相关事宜,接下来送田忌重返齐国便由楚国全权负责,毕竟这是有利于楚国的事情,苏秦也不担心楚国会怠慢,齐国好歹是当今天下的东方霸主,楚国也在和魏国打仗,这个强力的盟友不能生变。

    此番行程圆满结束,苏秦也择道返中原,回朝歌复命。

    任何一国的变法图强都需要一个客观的内外环境,不是说变就能变,更不是说一变就能成功,来自内外部的阻碍都有可能让变法图强的举动付诸东流,对于这点卫峥看的很清楚。卫国的地理位置处于中原天下居中,没有秦国那等尽占地理优势的条件,在这种客观劣势的条件下若贸然变法必然被四面强敌的任何一个阻挠之下,非但变法失败,甚至国灭都有可能。

    然而即便是如此恶劣的大环境,在卫峥和苏秦两人借助天下大势的敏锐洞悉力和精心谋划布局,硬生生的被他们创造了一个卫国千载难逢的变法良机,几乎是凭借人之力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壮举。

    即便是后世的史学家翻出这一页历史也不由得叹为观止。

    事在人为,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说的便是此刻的卫峥。

    随着时间的推移,田忌返回齐国、齐威王快不行了,这些因素将导致齐国内政动荡几年是必然的,新王即位之初若无国难则断然无暇顾及外部。

    未来的天下大势终于明朗,齐威王的死会致使齐国内部出现短期动荡而无暇顾及外部,魏国现在正被秦楚两国殴打而无暇顾及其他,秦国在文武二策双管齐下之际试图胁迫魏国与秦结盟也是忙的不亦乐乎,楚国也没有闲着。

    秦、齐、楚这三个大国其中两个都在忙活着,唯一有空的齐国随着齐威王渐渐不行而不愿生出是非,其余诸如韩国、赵国、燕国这些国家唯恐求个奄奄自保,韩国碌碌无为只求自保,韩国庙堂若能有如此洞悉力也不至于沦落到任人欺凌,赵国正在蓄势待发也是想积蓄国力、重振旗鼓,自然不会强出头,燕国地处北境之地,天高地远,中间还隔着个世仇齐国,鲁国、宋国没什么存在感。

    这天底下可以说是一片混乱,不但混乱,局势也是错综复杂,局势越乱越复杂对于卫峥而言越有利,卫国在混乱中趁势而崛起便是此时此刻。而今伴随着齐国内部乱象将至,这意味着对卫国变法崛起的最大阻碍,也是压在卫峥身上最沉重的一块石头暂时落下了,等齐国新王也就是后来的齐宣王稳定内政再次把目光投向天下之际,卫国变法应该也有三五个年头了,短短三五年对于想要崛起的卫国而言是生死攸关的当口,这足够让卫峥迈过崛起之路上的最关键一步。

    只要喘过了这口气,卫国从此便不再是他国说灭就能灭的国家了,齐国也不行!

    ……

    中原朝歌,卫宫廷府邸。

    啪——!

    卫峥狠狠的将手中的信报竹简甩在案几上而发出一声巨响,只见他猛然起身,眼睛迸发着精光凝视着前方一动不动,瞬即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来人。速传右丞相剧辛——!”

    再次低首俯瞰着案几上的信报,卫峥忍不住一阵咬牙而拳掌相击,案几上的竹简信报赫然便是苏秦快马传送回朝歌的,人未到消息先到,竹简信报之上只有苏秦亲自写下偌大的四个黑字:田忌返齐。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