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88章 齐国老将@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大为高兴的楚怀王也觉得屈原说的有道理,苏秦数的话虽然让他非常受用,但楚怀王这个人看上去有些憨厚那是因为他是楚国刚即位不久的新王,不及老辣的秦惠王和齐威王,也不及他老子楚威王,但楚怀王绝对不傻。

    屈原如此一说,楚王便当作没听到一般不做任何评论,一语不发的享用美味。

    末了,苏秦向楚王一拜首,真挚的说道:“楚王容禀,左司徒之言亦是情理之中,然苏秦所言不敢说是肺腑之言,但我主对楚王胸襟和气度的敬仰却是做不得假。”

    “哦——?”楚王侥有兴致的看向苏秦。

    “诚然——!”苏秦看向屈原说道:“天底下没有拱手相送的买卖,只不过我卫国愿与楚国交好实乃互惠互利,如今我主派外臣为楚王献策在先,实乃以正诚心,我卫国国小势弱,魏梁亡我之心不死,故我主是想要从楚王这里借一借楚国的气势以震慑魏国,保我之国不被魏梁觊觎,仅此而已,若魏国今后行的持强凌弱之事而攻打卫国,楚王要是能够从中调停,为卫国做主,我主定当感激不尽!”

    “原来如此!”楚王一听苏秦的解释连连点头,心中不由得喜笑颜开,顿时感觉楚国的强大是实实在在的,更是看得见的。楚国的威仪更是远播中原了啊,瞧瞧这不卫国就来巴结我大楚来了,出了事情希望让寡人为他做主,这不是看中我大楚国的强大是什么?

    这是祥瑞的征兆啊,楚王心中非常高兴,旋即转而客客气气的面色说道:“先生这是说哪里话,卫侯代你献策于寡人,这个情寡人记着了,至于三晋……”一说到这里,楚王的面色顿时很不爽,苏秦并不感到意外,楚国与三晋的恩恩怨怨足以追溯到春秋时期楚国与晋国争霸中原的时代去了。

    楚王自然是继承了楚国的传统,对于三晋也是敌意甚大。

    “三晋不足为虑,先生归国之后务必将寡人的话转告卫侯,卫国无忧,有寡人和楚国给卫国、卫侯壮胆,三晋岂敢有觊觎之心?不足为虑也。哈哈哈~~~!”座上的楚王紧接着便展现出一股大国君主的豪迈之气。

    “外臣先代我主敬谢楚王,苏秦定当把楚王的交代话如实转呈我主!”苏秦连忙长身一躬,展现一副大喜的面色仿佛是情难自己,楚王见状非常高兴。

    在外人面前装逼果然是一件特舒爽的事儿。

    “哎——!先生大可无需多礼,有道是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既然先生献妙计于寡人,寡人若坦然受之而无所为,岂不是失礼了?”座上的楚王一副大皱眉目,连连罢手说道,心里却是大为高兴。

    “楚王之王者风范,外臣感佩之至,天下诸王无出其右而,然哉——!然哉——!”苏秦再拜首而说到,言语间无不带以感慨惊叹的语气。

    哪国的王都极爱面子,爱听下属拍马屁,更爱听外人拍马屁,更尤为看中他人的评价。

    显然,投其所好的苏秦已然深受楚王的欣赏。

    这一日,苏秦得到了楚王的热情招待,更是被奉为楚国贵宾以礼待之,苏秦在楚国的几天时间内,年轻的楚怀王几乎每天都把苏秦召进王宫喝酒吹牛逼,楚王竟是越来越喜欢苏秦了,绝对太他的脾气了,甚至想要挖卫峥的墙角,以至于豪爽的许诺拜苏秦为客卿,位列亚卿而请他留在楚国。

    苏秦一句“忠臣不事二君”很果断的拒绝了楚王的橄榄枝,楚王一听非但不喜反而大赞苏秦君子作为高风亮节。

    ……

    楚地江南。

    在楚国郢都留了几日时间的苏秦于第四日启程离开鄢郢之地而来到江南,江南之地即后世的徐州境内,时下的江南之地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便是齐国名将亦是战国名将田忌盘踞于此。

    田忌遭到邹忌陷害之后逃亡楚地被楚威王封于江南之地,所以素有江南君的别称。

    齐国大将田忌是战国时代的名将中被后世轻视的一个人,田忌戎马一生,不但骁勇善战,知人善用,更是宽宏大量,是齐威王初期齐国的中流砥柱,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田忌,齐国的霸业就不会那么顺利。

    因为没有田忌,就不会有孙膑事齐,仅此一点足以道明。

    只可叹的是,一代忠臣良将流亡异地而落得个如此寂寥下场,不免令人感慨。

    “主公,门外有一人自称来自中原,说是主公故人,欲求见主公。”

    田忌府邸的家仆来到庭院秉承,九曲回廊之上一站立着的背影,面额之上掩饰不住的皱纹以及头上生出的华发让他颇显寂寥,此人便是齐国大将田忌,如今被楚王封为江南君的田忌在这里过上了富贵闲人的日子。

    家仆口中所谓的故人正是苏秦,来江南之地与田忌见面是他此行的最后一程,结束之后便顺道返回中原朝歌复命。

    “中原故人?”站在回廊上的田忌将手中的鱼料一点一点抛洒在了湖中,目光始终盯着水中鲦鱼,自言自语说道:“呵呵——!田忌何时还有中原故人?”顿了顿,再抛洒一些鱼料,头也不回的说道:“请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苏秦在府中家仆的带领下来到了庭院,看到回廊之上的人时不时的对着湖中鲦鱼倾洒鱼料,苏秦见此情此景心中不免微微叹息,漫步走向田忌之时,忽而慨然叹道:“遥想当年齐魏中原争雄,田将军骁勇善战,连号称战必胜、攻必克的一代名将,不可一世的庞涓不但屡败于将军之手,马陵道一战,庞涓竟是折戟于此,老将军之名声震天下!苏秦想不到昔日叱咤风云之齐国大将军竟是偏居一隅而虚度年华,何其惜乎——!”

    原本机械式反复向湖中抛洒鱼料的苍老之手忽然顿在了半空,苏秦这一番话触动了田忌的心弦,不免回想起了二三十年前的光景,俯视湖面的一双沧桑目光忽然涌现了一股豪气,那时候田忌是何等的意气风发,齐国座下第一大将,齐魏争雄中原之际也是田忌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亲率齐国大军三战三胜,以“齐之技击”打败了不可一世的“魏之武卒”,田忌之名也因此威震天下。

    然而盛极必衰,田忌在一生当中最辉煌的时刻跌落了神坛,以至于流亡楚国,不免令人唏嘘可叹。

    “阁下是何人,在田忌的印象之中似乎不曾有过足下这么一个年轻故人。”收起当年思绪的田忌,凝固在半空中的手又动了,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判断出了苏秦是一个年轻人,顺手抛洒预料,而他的内心也再度平静下来,如之前那般毫无波澜。

    见此状,苏秦不语一笑,走到了回廊之上,站在田忌旁侧随之一同望着湖中鲦鱼,只见苏秦长叹一声,似是自言自语又似说与田忌,慨然而道:“能有幸得知老将军大名实乃得益于苏秦之恩人,恩人曾说,齐国大将军田忌于他有知遇之恩,故尽心尽力辅助之以报知遇之恩,他料定老将军会功高盖主,难免给了小人有机可乘,可惜老将军不听之……”

    苏秦盯着湖面带着一副慨叹自语自论时,身边的田忌闻此一言身心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了一下,旋即陡然转身,双目直直的的注视着旁侧的苏秦,后者似乎有所感觉,回望田忌,而田忌连忙问道:“足下所言之恩人,可是孙子孙膑先生?”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