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85章 人才问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某人正在“飙车”时,不速之客忽然到来。

    “左宫监,劳烦请禀明君侯,臣有要事觐见!”

    宫侍见剧辛此时此刻忽然来,他可是知道里边的主子目前正处于翻云覆雨当中,扰了君侯雅兴指不定要受责罚,见此状况,左宫监小步快走来到剧辛身旁耳语一番,后者一听面色一顿,一阵哑然,举目仰天而望以饰尴尬,此刻正直未时之刻,烈日当空之时。

    “朗朗乾坤,有失体统!”剧辛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左宫监时,道:“本相确有要事,今日必须要见君侯。”见左宫监一阵为难之色,剧辛也理解,于是便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偏殿等等吧,等君侯完事了在劳烦前去禀明。”

    宫府之内,待守的两个侍女此刻脸红不止,旁侧不远处的卧榻传来的茵茵之声让人错乱,正在发生的事情令人羞耻。

    此刻正直申时,大白天的就行这等羞羞之事,在古代的确是有失体统,实在是……

    “可还好?”卫峥柔声的说道。一番云雨已经不知过去何时,这朵小花终是采摘了。

    初尝雨露,可谓心神愉悦。床榻之上的玖儿脸色绯红不减,闻言只是无言而点点头,卫峥见此风景心中不禁感慨。常言道,饱思***人之常情,谁也不能免俗,现如今自个儿的地盘初步稳定下来,也不像初期那般事事谨小慎微,终得以放松片刻。

    憋的太久,会憋坏的!

    “启禀君侯,右丞相求见,现于偏殿等候多时,要不要见右丞相,请君侯示下。”一侍女忽然前来秉承,低首而道。

    “什么?”卫峥一愣,旋即起身,道:“右丞相前来定有要事,马上见——!”

    来到偏殿时,卫峥的脸上还残留有一丝媾色,剧辛也是正直当打之年,也就比卫峥大那么几岁而已。

    两人相见之际,卫峥看到剧辛的眼神尽是一副我懂的样子,这档子事儿也不免有些尴尬。

    “咳咳……虚礼就免了吧。”卫峥轻咳故作掩饰尴尬,听下人的禀告,剧辛应该很早就来了,真是……

    随即说道:“子辛前来有何要事?”

    一想到正事,剧辛立刻抛去了这些荒唐之事,便说道:“噢,禀君侯。变法之事以全权就备,剧辛以为可以推行变法事宜了。”

    “嗯,大要说来听听。”卫峥盯着盘子里的红枣,随手拿一粒丢入嘴中,随意说道。

    “臣以为,当昭告全国,‘法典’必要举国晓喻,人人知法,方才守法。”剧辛说道。卫峥点点头,“有道是家有常业,虽饥不饿;国有常法,虽危不亡,法莫如一而固,善——!”

    这所谓的“法典”换句话来说,相当于是一国最高之法,如同《宪法》一般,剧辛立法,卫峥定法,这个行为相当于就是要确立一国祖制、祖规。当然,这里的“法”与后世的法是两个概念,更不是《宪法》,不可混淆,卫峥要推行的法,是“王法”而非“民法”。

    王法!王法!所谓王法是为一国之君而服务的法,而非普世万民之法,而在这个时代行普世万民之法不但“水土不服”,更简直作死。

    剧辛接着又说道:“变法新政首推郡县制,如今我卫国地四百里有余,疆域不大也不小,臣经过深思熟虑,以为划分两郡治理即可,化河水而分东西二郡,即河西、河东两郡,河水以东之郡其首府设于旧都濮阳,朝歌古都在河西一郡县日后必为我卫国中心,故臣以为当直辖治理,不必再设郡守。”

    卫峥肯定的点点头,旋即说道:“都城就在西河一郡,这一块子辛可直接管理,至于河东一郡郡守,子辛以为派谁任职为好?”

    剧辛闻言思量一番,心中顿时浮现了一个人,便说道:“臣以为朝中百司长姜牧可任河东一郡郡守。”

    “姜牧?”

    “正是,姜牧本就是濮阳人,对河东一带颇为了解,近期辅助臣以理政,颇有能力,臣以为姜牧任职第一期河东郡守是当下最合适之人选。”

    在这个时代推行后世的普世之法是作死,但不意味着后世的先进治国方略完全不适用于今朝,有些还是可以与当下相互融合的,甚至更有利于当下的君主集权制度。从剧辛和卫峥手里诞生的新政与当今天下各诸侯国大不一样,地方官员的任职不但由朝廷委任,而且实施后世经典的轮岗制度,卫峥定四年为一期,今后的卫国每一个郡的郡守在其辖下治权期限一满便实施轮调,以此杜绝地方做大而威胁朝廷,加强和巩固君主集权。

    同时地方文官升职将与之辖下的政绩挂钩,能者上庸者下,文官政绩的衡量标准主要以财政赋税收入、人口增幅、地方治安如何、粮食产量等,其中粮食产量和赋税为最首要的一大衡量标准,民以食为天,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粮食更重要的了。

    如此一来即便没有他人在国君面前举荐而被重用的地方官员也有一条升迁的路子,如此一来官员必将为高升而尽心尽力的治理一方,上下必然酿成一股全民奋发向上的激扬之气,结果便是连同带动举国上下国力飙升。

    变法虽然绝了老世族世袭安逸的生活,但文官武官升迁高就的途径同样很多,只要有向上爬的心和行动,出了成绩国家机器自然而然的会选中你。

    卫峥盯着案几上的竹简,心中一动,老世族自恃自重的一点便是不可或缺,毕竟治国者不可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庶民百姓,归根结底还是文盲太多了,读书这种事情与绝大多数的庶民是遥不可及的,尽皆被豪强贵族所垄断,故国君不得不仰赖这些世卿世禄的贵族治国,也因此成为了掣肘国君的最大筹码。

    归根结底便是百姓读不起书,盖因为这个时代没有纸!

    纸!这是一张王牌利器,卫峥不敢这么快就拿出来,尽管知道其诱惑至大,但现在便开始大肆造纸,把世人读书的成本疯狂降下来,提前进行扫盲却不符合卫峥的利益,这只会便宜那些大国,更会为自己惹来大祸。

    这个划时代的“黑科技”产品,作用可不是一般的大,不仅仅利于扫盲,解决彻底摆脱世卿贵族垄断人才的一大掣肘,这等宝物在这个时代放出来可以说是惊天地,同时有巨大的利益可图。卫峥可以想象,若是发明了纸张,定会让天下读书人疯狂追逐,其利可图,其利之大,无可衡量。

    但造纸这件事情还得压一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卫峥还是知道的,卫国完成崛起的那一天有了自保能力之后,便是造纸术横空出世之时。纸张这个玩意在这个时代可是敛财的大法宝,低廉的成本造出来的纸张可以卖到黄金的价格,拳头不硬就拿出来绝对是找死。

    所谓战争拼的就是国力,而衡量国力的一大重要指标便是经济实力,便是一国富不富裕的问题,显然,纸张这种敛财法宝一旦横空出世,只要形成垄断定然是数钱数到手抽筋的节奏啊。

    收回这些心思的卫峥旋即说道:“河东一郡守就让姜牧任第一期郡守。”

    剧辛点点头,把这件事情记上,又道:“君侯,何时正式启动变法?”

    卫峥言简意赅的回答道:“等一个消息,季子的消息!”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