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79章 卫峥论法@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石慌没想到某神器上的读者朋友对本书得高评价出乎意料,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收藏,不论如何石慌希望如果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能够来“起点中文网”投几张免费的推荐票、以及把本书收藏放入书架,这也是一种支持,尤其是新书期收藏、推荐票对一本新书很重要,能打赏支持乃至以后正版订阅自然是更好,战国文是历史小众的小众,就更需要仅为数不多喜欢的朋友的支持了,何况石慌又不是大神,就靠大家的支持糊口了,全职不易啊!)——

    ——

    废井田,可——!开阡陌,不可——!

    剧辛听到这样的言论实在感到匪夷所思,看向卫峥时后者不动声色的说道:“开阡陌,土地可自由买卖。子辛啊,你可知晓如此一来,我卫国便会催生新的地主权贵、地主恶霸。卫国的新法若是承认土地私有可自由买卖,便会导致一些人用各种法外之手段迫使百姓变卖其地,或天灾、人祸等种种缘由导致百姓不得不变卖土地而活。”

    “然卖了土地以解决燃眉之急,今后却从此无田可耕,其民何以存?是以广聚田地之地主便广租其地于无田可耕之民,如此一来,佃民既要为国缴税,又要为地主缴纳地租税,其税赋乃至比国税犹有过之,赋税租税这两座大山必使其民背负沉重负担,我的子民便会因此由善良之民而成怨民,逐渐积怨深重,怨民则成暴民,暴民聚众势必作乱而成乱民,乱民四起则祸国,国势必危矣——!”

    “这……”剧辛听得脑子嗡嗡作响,他万万没有想其中的利害会如此深重,时下忍不住说道:“可立法惩治地主恶霸,限制地主兼并土地!”

    卫峥一听忽然摇头失笑道:“法既承认土地私有,而法又禁止土地兼并,岂不自相矛盾?如此舍本求末,岂非误国?子辛啊,其错不在地主兼并土地,错更不在百姓变卖其地,其错之根由便在国策啊。故,土地万万不能私有化,只能为国有,本侯便是宁肯良田成荒地也不能尤其地主兼并土地而终将致使万民积怨不断而乱民四起,举国动荡!”

    这一刻,剧辛无言以对,卫峥顿声稍刻,面向剧辛带着不容质疑的语气,极度强势而无比之霸道,惟闻其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卫国之子民百姓——!卫国之朝野群臣——!卫国之一山一河、一草一木莫不属于卫国之君——!君之万民亲如爱子,卫国的子民在本侯庇佑之下,竟无田可耕、无粮可种,万民庇佑于本侯之下,本侯竟是不能蒙恩于万民?君之过也,君之耻辱也!”

    “土地为国有,乃社稷公器。故,禁止私有于民,不得私下自由买卖!凡我卫国子民必有田可耕,有粮可种,按人头分地,按实际所得征税,百年为期,期限一到土地再做分配,鼓励百姓积极开荒,凡开荒新置良田的百姓皆有功,当按量赐爵按亩行赏!其荒地所开垦之良田,百年之内为其民所有,百年之后收归国有,再做分配。百年、五百年、以至千年万年,如此反复。制定如此国之长策方能蒙恩吾之子民、振此长策乃为吾立不世基业之根本!”

    显然,卫峥并不想要让地主阶级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地主那就只有一个,便是国君!

    噗通一声,只见情难自已的剧辛忽然跪地感激涕零的道:“我主如此贤明,爱民亲如子,万民誓必拥戴我主,振此不世长策而为万民谋万世之福祉。国不能强,天理难容!天理难容啊——!臣生而能遇我主,终侍圣主,万死又何憾之?”

    ……

    既然重回这个时代,卫峥励志毕生为一统天下而奋斗,不仅仅是为了要改写历史而名垂千古,更是要为华夏一族打下不世根基。

    变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功成名就的,拟定法案便需要时间,世间本就无十全十美,卫峥不求新法完美,只求尽善尽美。

    ……

    几日过后,剧辛为了立法而亲自奔走卫国各地,乃至出了卫国地境而入他国提擦民情,显然,剧辛知道卫国的疆土绝对不止于目前的四百多里地,早早谋划,等以后开疆拓土也好治理,剧辛坚定不移的相信卫国在卫峥的执掌下开疆拓土,不足为虑而!

    这一去就是近半年多的时间,不但游历卫国四百里地,还西进魏国勘察,又东临宋国勘察,盖因为当初卫峥的四个字——掠魏窥宋。

    他知道卫国今后的扩张便是以这四个字为核心。

    剧辛在外考察之际,身在朝歌城的卫峥也没有闲下来,主要还是以抓军队,养兵、强军,为今后对外扩张不断积蓄战争潜力,卫国的军队在这段时间逐渐开始实行俸禄制,不再局限于斗士营,不过待遇就不一样了,斗士营不但军饷发放的最高,伙食也是从未改变过,抄了六卿的家所得到的财产相当于卫国近十五年的财政收入,有这笔巨款消耗足以让卫峥敢这么奢华的挥霍。

    关于斗士营的大小事迹早已在卫国口口相传,凡事卫国的壮士兵卒莫不以入斗士营为荣,让人眼红的待遇,让人不可置信的社会地位。

    随着卫峥完成第一阶段的集权行动,升格制逐渐推行,卫之斗士见百官无需行礼也正式推出,在卫峥如今的强权和铁腕手段之下,卫国庙堂无人敢反对,卫国的老贵族虽然愤愤不平,也只能如此了,反正也没有实际性的损失。

    而这段时间,别看斗士营始终保持五千人的规模,但却不断有新士卒进入,除了遗憾被淘汰的一些,一部分军士也从斗士营进入卫国常备军任军职,所谓的常备军便是耕战部队,有战聚兵,无战务农。

    半年多时间,卫峥致力于修内政,努力开始塑造“帝国概念”、“国家观念”、“荣誉之心”,从完善卫国军制开始,首先便是塑造战士的荣誉之心,尤其是斗士营,这段时间卫峥亲自设计了独属于卫之斗士的专属勋章,用纯金打造而成,勋章之上雕刻一把剑,其下方刻录“斗士”两个字,其意便是剑之所指、兵锋所至,卫之斗士,谁与争锋。

    塑造荣誉之心在于首先塑造荣誉之形。

    每一个勋章皆由国君亲授,其拥有的荣誉可谓是至高无上,这个举措一推行,卫国的士卒莫不为其而狂热。

    如今在卫国当兵的军士,谁都知道只要进入了斗士营那就是鱼跃龙门,都知道从那里出来的人都能做军官,出来了便由官府钦定去地方或常备部队任职,卫之斗士的荣誉仍在,只要亮出那枚勋章,见百官依旧无需行大礼。

    将帅是一支军队的灵魂,而基层军官是一支军队的核心,卫峥的这项举措不言而喻,斗士营俨然成为了卫国基层军官的输送之地,就像是一座专门培养中层军官的军校一样。

    随着时间推移,终于步入公元前322年,在外勘察奔波的剧辛于今年开春大朝会之前如时赶回了朝歌古城。

    每年开春之际,首要的大事便是“大朝会”,这是周室兼利天下以来,天下列国都要如期举行的一种规格最高的朝议,相当于朝野官员一年一度的“述职报告”,并对新的一年定个目标,展望。

    不管哪一国,都要遵循“大朝会”的礼制,卫国同样不例外。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