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78章 剧辛折服@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商贾天性逐利不假,此乃商贾生存之根本,犹若人食粮以求存之为根本,商人不耕种若不逐利便无可苟活,然一国若想要大治,士农工商皆不可或缺。商人固然天性逐利,确也并非一无是处,毫无作用!”

    “恰其相反,商贾之贡献丝毫不弱于耕农!”

    娓娓道来的卫峥看到案几上的大红枣,旋即取来一粒,面向剧辛说道:“此大枣产自燕国,没有商贾我卫国便难以享受燕国特产;再如齐国的鱼、盐;陶邑的布帛、桑麻;巴蜀之地的竹木器具、姜……”

    “若无商贾之手,这大红枣只有燕国人能享用,只有齐国人可享用食盐、只有巴人蜀人可享用姜,正因为有商贾从中互易而致使万物互通于天下。”

    “人之欲求,千奇百怪,商贾不过是为求其所欲而投其所好以获利,人之常情嘛,哈哈~~!”

    剧辛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说动的,此刻这位法家学士也像是一个老顽固一般,只见他说道:“君侯所言不无道理,然世间万物利害并存,而商贾其害大于利!商人逐利成性,故求利而无所不用其极,如百姓颗粒无收之际,商贾便为其私利而哄抬粮价,至国于不顾,只为求私利而,若是商人大行其道,终将致天下财货尽入商人之手,若不抑制,必为国之祸患矣——!”

    “所以便要你的法——!”卫峥言简意赅的说道:“立法而定规章制度,是以君子之财当取之有道,违法而取不义之财便要伏法!我法家一派讲究依法而因势利导,所行准则一切皆有法可依,法莫如山、法外无恩,商贾何以敢谋不义之财?”

    “子辛之忧虑所在本侯知晓。不就是唯恐商人聚天下之财而贫天下之民,出现如子贡那等富可敌国之人。”

    “有道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公家为首富,其国无忧也——!”

    “臣愚钝不察,望君侯明示!”剧辛直言不讳的说道。

    卫峥心中一笑,商人富裕没关系,卫国有巨富也没关系,但卫国的首富必须是公家,最有钱的那个人也只能是他卫峥,于是笑着解释道:“广聚天下之财富于国,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其国无患啊!”

    把天下的绝大多数财富聚集在国库,掌握在公家之手,国君才是天下的首富,国库充足殷实,即便以后哪里出了大灾,便可大开国库发钱发粮,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种名利双收的行为,何乐不为?

    卫峥同样也考虑到这种行为所带来的负面效果,那就是一发大灾了国家就能发钱发粮食,那么必然会有人钻空子而谎报灾情,为申请国库拨款,无灾而报有灾,或养成人的惰性等等,反正没饭吃了官府就会发粮食,那还去种个屁的地啊,做老好人即便国库堆积成金山银山也很快会败光。

    卫峥的办法便是一个字:借——!

    财富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也要讲究一个方法和策略,有道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公家的钱只能用在公处,遇到天灾祸患是没办法的事情,国家总得管,不管就会乱。今年遇到天灾百姓颗粒无收,家中没余粮又没钱买粮度日怎么办?国家会拨款借钱给百姓度过难关,难关一度过便要如数奉还,如此既帮助了百姓度过难关,又不会逐渐养成惰性风气,国君还能名利双收,国家也不会乱。

    卫峥耐心的向剧辛逐一解释,最后便剩下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了,那就是财政收入怎么来?当然是收税。当然是取之于民。

    卫峥说道:“所以,子辛的《赋税制》农按田亩、工按作坊、商按交易纳税不妥、亦不公允,要改!”

    剧辛一听不禁微愣,赋税制不行?也要改?

    只见卫峥言简意赅的说道:“今后卫国的赋税制度其大要有三,便是耕农所得税、工商所得税、关税,其耕农所得税、工商所得税皆以实际所得收成而征缴,故名曰所得税论!何为所得税论?能力越大便是责任越大,如何征收赋税?如得一百金征三成赋税;若得两百金,其一百金征三成赋税,余下一百金征四成赋税;若得三百金,一百金以内征三成赋税、一百金以上二百金以下征四成赋税,两百金以上征五成赋税。征税形式或以粮食、或以财货等等,总之,不论百姓或商贾,收成越多征税逐步拔高——!”

    “另,商贾征重税——!”卫峥笑着补充一句,虽说要提高商人的地位,但也要面对这个时代的客观格局,国家之本仍旧是以农耕为主,相比较剧辛这些“老古板”仍旧效行重农抑商的策略,卫峥只能说是重农不抑商。

    “竟有此等征税之法?”剧辛听的一愣一愣的。

    “呵呵——!”卫峥微微一笑道:“商贾敛财于民,我敛财于商贾,再由我用之于民广发于民,何乐不为?”

    让别人背锅,让自己得名,何乐不为啊!

    “君侯圣明——!”深知其中精妙之处的剧辛服了,卫峥提醒道:“《赋税制》子辛回去重新拟定,尤其是征收所得初始第一层税,其中的度务必慎重把握,民乃国之根本,应当实事求是,切莫超出百姓承受力。”

    “臣定当亲自奔走国野,体察民情,再做定论,重新拟案!”剧辛道。

    卫峥知道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摆在那里,对寻常老百姓用这个征税制度和剧辛的征税制度差不了多少,也不指望能有几个百姓有能力完成缴纳第二层税收,毕竟这个时代及其有限的生产力摆在那里。

    但这条制度不是为了压榨民脂民膏,真正的目的是富人、贵族、商人。

    这些才是真正的超级纳税大户!

    新的征税制度定然会遭到贵族豪门的强烈反对和抵抗,但如今的卫峥在卫国说一不二,杀出来的君威滔天赫赫,莫敢不从,所谓根本乃为民,得民心者的天下,再牢牢掌握绝对的军权,谁也翻不出浪花了。

    末了,卫峥再说道:“子辛的法已然完善,除了《田耕制》以外,其他并无异议。”

    “废井田,可——!开阡陌,不可——!”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