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76章 剧辛说法@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苏秦、白起及其姜牧三人已经离去,而剧辛则是继续留下来同卫峥商议变法强国大业。

    “卫国国小羸弱,如何由弱至强、由小至大、由卑至贵……唯力克万难以变法,方能终成我强国大业,制霸天下!子辛,卫国变法势在必行,你的法,准备的如何了?”卫峥一问,剧辛回道:“君侯容禀。此番君侯会盟东都之际,臣已为我卫国变法制定大致纲要。”

    卫峥一笑,道:“哦?不若简要说来听听。”剧辛振奋之至,旋即道:“臣便在君侯面前献丑了,望君侯不吝指教。”

    卫峥是法家集大成者,剧辛倒也很是谦虚,深知在国君面前大有班门弄斧的味道,不过卫峥回国之期,两人坐而论法,剧辛也是受益匪浅。

    “回君侯,旬日以来,臣下根据君侯其法治三大原则为根基而初拟大致方针。”

    “卫国变法,其大要为‘一法三纲九制’。法莫如一而固,依法治国。三纲其一、重农抑商,奖励耕织以富国;三纲其二、军制升格,激赏军功以强兵;三纲其末、统一治权,整肃吏治以理政。”

    “九制为:田耕制、赋税制、封爵制、齐俗制、郡县制、官吏制、军功激赏制、度量衡制、统一俸禄制。”

    卫峥一语不发,始终听着剧辛娓娓道来,未曾发表任何话语。

    剧辛继续说道:“其一《田耕制》,废井田、开阡陌,承认土地为民私有,民可自由买卖土地;

    其二《赋税制》,废除贡物无定数之旧税制度,立农按田亩、工按作坊、商按交易纳税之新法;

    其三《封爵制》,庶民百姓致力耕织致富而多缴纳税者,可得爵位,封爵制必能激励百姓勤耕奋织,此乃国之命脉聚粮之道;

    其四《齐俗制》,依法强制去除山野愚民其蛮夷之风,移风易俗,如举家同眠、人殉等恶习;

    其五《郡县制》,废除一切世卿贵族封地治权收归国有统一设郡县两级官府,直辖于国并由朝廷亲派吏员统一治理,如此一来必能如臂使指,挥发自如也。周兼立天下以来,大肆分国封建,致使周室衰微,失其鹿而天下共逐之。卿族大夫自有封地不断做大而拥地自尊、拥兵自重,进而心生以下乱上,三家分晋,田氏代齐国,窃国者侯也,此等后患必当扼杀于萌芽。

    其六《官吏制》,限定各级官府吏员定员及其附属职权治权,杜绝政出私门。

    其七《军功激赏制》,凡战阵斩首敌军一卒加赏军饷俸禄一年,以斩获敌首数目如数激赏,累积军功以赐爵。奋勇杀敌以获利,累积军功以得名,名利驱使定当使我军将士个个奋勇杀敌,勇猛无畏,何患无战胜之功?

    其八《度量衡制》,凡我卫境之内,所行之度、量、衡莫不统一经由官府定制唯一标准校正,官制度量衡当唯一有效,余者皆无效,杜绝商贾或奸恶吏员对庶民百姓盘剥,亦使各地税收杜绝厚此薄彼,统一公正是以四方皆服。

    其九《俸禄制》,废除分封土地以奖赏有功官吏的旧制,群臣百官统一定额作为俸禄,或以粮食、钱币、黄金作为俸禄,以官位高低定俸禄多少。为国建不世奇功而拜将封君之功臣,所得赏赐之封邑唯有受享采邑之权,无任何治下之权,其下封邑治理莫不由朝廷要员治理,统一由官府征税核定之后再如数奉上其封君之主手中。”

    末了,只见剧辛微微一躬,道:“卫国变法其大致方针如上所述,回君侯,臣说完了——!”

    卫峥坐而不动,过了一会儿连连点头,说道:“嗯——!子辛大才,为我强国之大业而立法推新,一法三纲九制,言简意赅,然本侯却知道子辛为此定是煞费苦心,殚精竭虑,辛苦了!”

    “谢君侯体恤。臣掌国家社稷公器,择君而事忠君之事,此乃臣之职责所在,分内之事。”剧辛颇为感动,顿感这些天的付出没有白费,择如此明主而侍奉,为人臣,此生又有何憾矣。

    一笑过后的卫峥又问道:“子辛的法颇有商君之法的影子,此法亦颇为完善,其大致无需更改,然有几处需要重新拟定。”

    “请君侯示下——!”剧辛本以为这一法三纲九制度已经非常完美了,认为卫峥会非常满意。

    卫峥的确很满意,但不是完全满意,实际上剧辛也做的非常完美了。

    “子辛以为其‘俸禄制’当如何实施?”卫峥问道。

    “臣以为……”剧辛想了想便道:“依官爵高低而定俸禄高低。为官者非商贾,为官之道当为国谋、为百姓谋,为官之风定当清廉也,为高官者当以身作则行清廉之风为楷模,如此廉洁之风定能席卷朝野而至也。”

    剧辛却是看到卫峥忽然摇头,心中疑惑,便仔细回想了一番,想了想也没有想到哪里有说错了。

    只见卫峥看向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直面客观现实而因地制宜乃我法家一派之精髓。为官行清廉之风没有错,但不行——!”

    此话一出剧辛微微张着嘴巴,不知何言以对,不要清官治国难道要贪官当道?

    卫峥一想到明朝倡导廉洁却是成为了贪官最多的朝代,想到明朝的那些事儿心中更是下定决心,只见他看向一脸不解的剧辛,道:“我的臣子,廉洁自然无措,但也不需要他必须廉洁。我只需要他有为、公正即可!”

    “人之本性,趋利避害。子辛呐,世间皆有所求,所求何也?欲也!有所欲求乃人之本能,抑制乃下下之策,因势利导方为上上策也。”

    说到这里,卫峥不免想起了后世明朝鼎鼎大名的清官海瑞,心中一动编辑一个真假故事而说道:“子辛可知当今天下中原之外,西域之极、万里之外乃有一大国呼?比之当今天下任何一国,乃至秦国亦不可敌?”

    卫峥说的当然是那个横跨亚非欧三洲的大帝国,即马其顿帝国,又叫亚历山大帝国。刚好,今年正是马其顿帝国灭亡之年。

    “臣孤陋寡闻,不知君侯所言之国。”略微发懵的剧辛弱弱的说道。

    西域之极、万里之外?震惊的剧辛忍不住问道:“秦国亦不可敌?君侯所言当真?万里之外的西域大国?”

    “此乃我于师门古籍当中所知,其国名曰‘马其顿王国’,其国方圆万里,不知几千里也,秦国亦不可敌!”卫峥信誓旦旦的说道,今天的秦国肯定是打不过统一的马其顿王国的,况且今年正是前323年,马其顿帝国估摸已经伴随亚历山大的死而一同陨落了。

    卫峥突然说出这个国家可不是专门给剧辛拓展地理视野的,而是要借助马其顿帝国来给剧辛说点明朝的那些事儿。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