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73章 仪衍相争@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与秦必有一战。对于这一句话张仪已然深信不疑,而今之卫国有两位师弟在,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张仪清楚这两个师弟的才能,卫国定然会成为天下第八雄主。

    苏秦、张仪天生便是纵与横,双方各为其主各谋其事,但张仪并不为此忧虑,秦与卫国有朝一日或许有一战,但他知道那一战必然遥遥无期,到那时张仪还在否?

    此生了却君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死而无憾矣。

    卫峥告诉张仪这一切,既是为了“义”也是为了“益”,双方都了解彼此的洞悉力非常人可比。

    就近而言,短期内齐楚联盟对于卫和秦都是有利,如今楚国仗着强强互盟有恃无恐而北伐魏国,一路攻城拔寨城的消息传来,卫峥这师兄弟三人如此高兴不无道理。

    楚国突然送来一个“神助攻”,公孙衍的合纵大策不足为虑,因为楚王的这个举动将直接为张仪接下来的连横奠定了决定性的基础。

    ……

    有道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诸国互相王之后,六国君王各奔东西归国主持国政,卫峥如今前来会盟却不结盟,卫国不称王而尊彼为王,这样一来燕国、赵国、和中山国这些与卫峥本没有太多实际冲突的诸侯国也不好说什么,既然你承认了我作为王的地位何乐不为。

    至于魏国,早就得罪了再得罪的更彻底些也没多大关系。

    卫峥踏上重归朝歌的路途,如今外部初定,天下局势越来越明朗,只需要等待一锤定音的时机,便可对内从容变法图强。

    这个时机所在便在魏国,便是看张仪的发挥了。

    ……

    魏都城大梁。

    “什么?楚国又伐我,拔城池八座,都快打到大梁来了?”座上的老魏王当场惊怒道。

    魏国庙堂之上,惠施、公孙衍还有张仪都在其列,如今张仪更是为魏相,老魏王把相印交给张仪也是迫于无奈,全是被秦国给逼的。

    虽说张仪如今相魏,但惠施无相之名却仍旧有相权之实,张仪现在做了魏国的臣子,但他的事务只负责秦魏两国之间的事务。

    老魏王的怒声在大殿之上消失后,张仪出列建言:“启禀我王,方今楚国强而我魏国弱,单是凭魏国一国之力断无拒楚军于魏境之外的能力。”

    “那你说该怎么办?”老魏王急不可耐的说道:“张相可有退敌之策?”

    “我王容禀!”张仪不急不缓的回应,此话一出公孙衍和惠施暗叫不好,只见张仪缓缓道:“微臣以为当亲秦国而盟秦国,魏与秦国交好而连秦方能拒楚之兵于魏境之外,乃上上之策!”

    “我王不可——!”张仪刚刚话从口出,公孙衍当即出列说道:“禀我王,万万不可盟秦,否则三晋合纵大策将土崩瓦解,一切都将付诸东流啊!”

    公孙衍看向张仪恨不得痛揍他一顿,其心可诛啊!

    犀首刚刚出来反对,惠施也跳出来竭力反对道:“我王容禀,如犀首所言,万万不能连横秦国,此乃张仪之诡计,实乃欲用其连横之策破我魏国合纵大策,请我王罢其相位逐出魏国。”

    座上的老魏王好似撅着嘴儿看向一脸急迫的惠施,心道寡人也想罢了他张仪的相位,但这样得罪了秦国又当如何是好?现在楚国再度伐来,要是秦国又从西境入侵我河西之地,魏国两面受到当今天下强国夹击,何以存国?

    哎——!

    心中不免一声长叹,老魏王这是欲语而不得。

    “我王容禀——!”只见张仪完全不理惠施、公孙衍二人的怒目而视,慨然侃侃而道:“合纵或连横,孰强孰弱已然明了。如今大王合纵诸国互相王,声势何其至也?但楚国却是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在六国会盟东都之际,五国相王之时兴兵伐来?”

    “此举便是证明犀首、惠相之合纵大策不足道也,楚国无惧矣。为何无惧?齐楚互盟乃强强联盟,两国三晋之盟乃弱弱互盟,齐国和楚国是天下大国、强国。三晋羸弱,中山后持,燕与齐国又有世仇旧恨。”

    “敢问我王,如今魏国有国难之际,大王以为谁能助我魏拒楚?燕国?燕国若敢动,其大军一出,国内空虚,齐必袭燕地,故,燕不敢出兵救我。赵国?当今赵王即位不久内政尚且不稳,自身难保何以援兵助魏?中山国?呵呵,国不足千乘,赵国和齐国巴不得一日便能吞并了中山国,如此合纵于魏国何利?看似互相盟,实乃孤立无援矣——!”

    “方今天下只有秦能解魏国危局,楚国是大国、秦国亦是大国,更是天下第一强国,秦魏若从此互结盟好,我王请求秦国派兵解围,秦王必允诺援之,魏国无忧矣!”

    “望我王明察——!”末了,张仪拜首长身一躬。

    实际上,张仪的心里正感谢楚王伐魏,魏国被打总得要寻求破解楚国危局的办法,那么只能连横秦国,而魏国一旦投入秦国怀抱,合纵攻秦还没开始自然而然便被破解,魏国的举动还会给其他诸侯国做表率。

    见老魏王犹豫不决,公孙衍暗叫不好,心中不免焦急了起来便连忙禀告道:“我王容禀!我王切不可听信张仪蛊惑之言,秦魏河西之争数十年,大王岂能不知秦人毁盟撕书如潮汐反复,此乃张仪欲破我合纵之谋,竟想先施以小利而蛊惑我王,待其时机成熟以后秦人必然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只有合纵三晋两国(燕国、中山国)成大势,取压强之势,五国盟军伐兵破境,魏国方能御四境之敌而存国、强国!”

    “秦!虎狼之国,恨不得一日便能完成东出函谷,其图谋天下之意昭然若知。秦要东出,魏首当其冲,与秦互盟无异于与虎谋皮啊,望大王明察——!”

    张仪面色微变。

    末了,公孙衍亦是长身一躬,拜首末言。王座之上的老魏王见此状况犹豫不决,目光在张仪、公孙衍两边来回不断的扫视。

    过了许久,老魏王终于要下定决心。

    ……

    大梁的消息传到了咸阳宫。

    张仪最终没能说服魏国连横秦国。

    “犀首啊!”看着张仪密送而来的信简,秦惠王叹息了一声,不免回想起了当初亲自拜公孙衍为秦国大良造的情形,沉思了片刻便逐渐抛开脑中的思绪,秦王忽然看向身边的大将樗里疾,当即果断的令道:“那就依相国的办法,既然说不通……”

    “……那就打——!”只见秦王陡然睁大虎目而一手遥指前方,补充道:“先打了再谈,谈不拢再打,打到他服为止!”

    “嬴疾听诏!即刻起由你挂帅,嬴华为副将,举兵十万至河西,发兵迫境,攻城拔寨,尽逐其民!魏不屈服,掠地不止——!”

    “臣,谨遵诏命——!”

    这下魏国河西之地免不了又要被秦国痛揍一顿。

    樗里疾领命退去不久,一宫侍呈上一竹简,“禀王上,山东卫国信报!”

    秦王打开一看,眼睛忽然一凝,微愣:“卫峥还活着?”

    旋即继续览阅下去,看完消息内容的秦王放下信报,微米着眼睛遥望前方呢喃不止的道:“寡人以为你死了,你为灭六卿而集君权****竟使金蝉脱壳之计,瞒天过海。****朝野之际寡人以为你会撕毁盟约,你竟是于东都洛阳会盟不结盟,不称王而尊彼为王。”

    秦王忽然背靠王座仰头而望,惟闻其声:“你竟然敢把全部身家压在寡人身上,压在秦国身上,将国运置于他国之手……吸……呵呵……你对秦国的信心,连寡人都比不过。卫峥啊卫峥,寡人当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究竟意欲何为。”

    ……

    (ps:推荐一本基友的历史文《大明第一书生》,科举种田,休闲生活流,很不错的书!)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