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70章 五国相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天下大势,卫峥和苏秦互相谋,因势利导。

    诸国互相王便是天下大势,有了前面诓齐欺魏的这一步棋,后面的局势自然而然便是顺理成章了,齐国本来就想与楚国结盟,恰好在楚国的庙堂之上有一个“反秦斗士”的屈原,一切皆因诸国互相王而起。

    楚国怕,楚王年纪轻轻即位想要干一番事业,必然也好,偶然也罢,伐魏几乎是注定的事情。

    强国有强国的生存之道,弱国也有弱国的生存之道,强国为得利自信强大而横行霸道,弱国因势小若想得利便左右逢源。

    显然,天下局势的变化对于卫峥而言,毫无疑问是有利的,齐楚两国互相盟其战略目的是为了对抗秦国,对抗必然有损耗,损耗的便是国力。

    当今天下,曾经的老牌强国魏国早已日薄西山,秦齐楚三强而立于天下,其余诸国只能从中选择联盟,三国虽强但也无灭国之力更不敢有灭国之心,恐成天下众矢之的而共伐之。

    这样的天下时局就给了此刻的卫峥左右逢源的机会。

    ……

    洛阳东周王城,北依邙山,南临洛河。

    这一日注定要被历史铭记,诸国互相王,尽皆会盟于东都洛阳天子脚下。

    王城之下,这一日人潮涌动,一列列帐旗迎风飘扬。

    魏国、赵国、韩国、燕国、中山国以及卫国,六国国君率帐下王师护送莅临洛阳王城。

    六国互相王,何其壮观!

    王城外围,一支精锐之师至此,拥护一辆五乘驹车而行,里面坐着的赫然便是卫峥。

    “兄长,前方便是东都洛阳了!”旁边策马而行的白起在帘前说道。

    “亮旗——!”

    惟闻卫峥声音传出,片刻,刻录着“卫”字的一排战旗于大军之中纷纷亮出,迎风漂移,这支部队是卫峥帐下斗士营的精锐之师。

    此时此刻,除了卫峥,其余五国的王公君侯莫不率领帐下王师奔向东都洛阳而来。

    ……

    “魏王莅临,率王师驾到——!”

    洛阳城的上空响彻着宫侍尖锐的声音。王城之下,一支部队徐徐入城,战旗之上一个“魏”字异常醒目,队伍之中五乘马驹豪华之至。

    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当今天下周室衰微但诸国仍旧尊其为天下共主,魏国早已称王,但也只能车乘至五。

    “韩王莅临,率王师驾到——!”

    魏国之后韩国紧随而至入王城,韩国也早已称王。

    战国时代,七雄之中魏国第一个称霸中原,所以第一个称王的便是魏国,随后齐国大败魏国,老魏王为了与齐国修好,采纳的惠施合纵齐国的建议,邀请齐威王于宋国徐州互相王,齐魏才得以止戈刀兵。

    随后秦国拜公孙衍为大良造,于河西之地大败魏国大军,并在张仪的辅佐下于两年前相邀韩国、魏国于龙门称王,韩王和老魏王迫于秦国威势不得不去并尊秦君为王,秦王为了报答两国也承认魏国王的地位,同时也赠送韩君“王”的称号,韩王称王便也是在前325年与秦王同一时间。

    从此天下的王,便有秦王、齐王、韩王、魏王、楚王、越王。

    今天,六国东周会盟,互称为王,这天下又要多出几个王了。

    “赵侯莅临,率王师驾到——!”

    又是一队兵马拥护一列豪华的五乘驹车驶入东都洛阳王城,里边坐着的便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赵武灵王赵雍,当今赵国的国君,比卫峥都年轻的存在。

    “燕侯莅临,率王师驾到——!”

    “成侯莅临,率王师驾到——!”

    “卫侯莅临,率王师驾到——!”

    洛阳王城之下,只见一支王师徐徐奔来,军士莫不身披黑金甲胄,威风凛凛,白起、苏秦两人策马而行,一文一武拥立在五乘马车两边缓缓进发。

    车乘内的卫峥掀开窗帘,遥望洛阳王城,心生感慨的说道:“周室衰微,周天子失其鹿而诸雄王侯共逐之啊——!”

    如今的周天子,虽然名义上是天下共主,也不过是个摆设而已,东周一遇之地即便是卫、鲁等国都不如。

    王城之内,会盟之地,早已铸好三十六阶封王台,魏国、韩国、赵国、燕国、卫国、中山国六国的国旗于两端迎风飘逸,六国国君会盟于此。

    “卫侯驾到——!”

    当宫侍尖锐的声音响彻,早已在各自区域帐下的五国君主无不举目望去。尤其是飘逸着魏旗的大帐之处,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望去。

    这三人不是他人,赫然便是老魏王、公孙衍及其张仪。

    张仪离秦,如今事魏。当看到一列队伍徒步而来之际,张仪的面色微微停滞,心中大喜轻叹,紧随而至的便是倍感惊讶。

    在张仪看向卫峥所在方向的时候,卫峥还有苏秦亦是率先把目光落在了魏国大帐之处,第一眼便看到了张仪,后者吃惊的是没想到师弟苏秦竟然……竟然和卫峥在一块?

    惟见三双目光互相对视,张仪的双目有惊诧,卫峥苏秦二人则是笑意使然,皆以目会意。

    末了,卫峥入帐下之前便是俯首率先朝老魏王行一礼,举止得体而不卑不亢的言道:“魏王——!”

    这就是卫侯!

    老魏王的目光落在卫峥身上许久不曾移去,那个围我大梁,夺我城池的人便是他?诸国君主亦是倍感惊诧与好奇,鼎鼎大名的卫国国君,天下人都知道他年轻却也不知道如此年轻,此番前来会盟的六国当中,唯独赵侯赵雍和卫侯卫峥的年龄最是年轻。

    老魏王一语不发,并未回应,不免有些失礼,卫峥倒也不介意,旋即又面向赵国的君主:“赵侯……”

    “卫侯——!”同样即位没几年的年轻赵侯赵雍回礼道。

    “赵侯真乃英雄气概,弱冠之年便领一国,三年前令尊肃侯蹦,列国举兵数万意图灭赵,赵侯年纪轻轻便亲率大军拒敌于国境之外,委实不得了,此行不远千里能见如此英雄,卫峥深感不虚此行。”

    现在的赵雍,要说年龄怕是目前会盟的六国当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不过十七岁而,如今诸国的国君当中,要说让卫峥真心敬重的人怕是只有这最年轻的赵雍。

    惟见赵雍礼道:“卫侯谬赞,赵雍才疏志小,只求赵国无恙!”

    如此年轻便有如此城府,换做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来,但卫峥却是知道眼前的赵雍今后的赵武灵王,开启了华夏民族骑兵时代开端的胡服骑射,岂是才疏?欲灭强秦岂是志小?

    “赵侯切不必自谦,赵有如此明主,再有肥义这等忠勇老将军相佐,肃侯泉下有知定当甚慰,赵国无患矣——!”

    卫峥笑着回答,两位年轻的国君相互攀谈,列国诸君乍一看两人似乎颇为意气相投。

    就在这时,老魏王也过来了,徒步而来沉雄而道:“卫侯,近来可好?别来无恙啊!”

    卫峥、赵雍一见老魏王来,两人予以一礼,卫峥笑道:“谢梁王体恤,卫峥感佩,今日能见如此之盛况,承蒙梁王相邀而来,感激不尽。”

    两人寒暄,看起来倒也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但在场的诸君谁不知道卫峥三围大梁,出天下分魏的咄咄之言?硬生生的从魏国身上扒下一块肥肉,使其割地两百余里有余,献大城小邑无数。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今天下,战国大争,哪两国之间没点新仇旧恨的。

    “呵呵——!”老魏王一笑置之,环视一遭面向卫峥笑道,“卫侯啊,吉时临近,还有列位,今日便承此之际一同登台,六国相王,何其壮哉——?”

    老魏王又面向诸国君主笑道:“从今之始,天下便又要多出几个王了,呵呵——!”

    “魏王且慢——!”就在诸国国君准备携手登相王台之际,卫峥忽然说道,刚刚转身的老魏王旋即回头看向卫峥,后者不卑不亢的礼道:“卫国羸弱,近日凭遭内乱,国小势微,无王之时,岂敢称王?”

    此话一出,诸君无不投来疑惑的目光,老魏王皱着眉头看向卫峥。你小子人都来了,现在要放我等鸽子,你是要唱哪一出啊?

    “卫侯何出此言?”这时,伴随在老魏王身旁的公孙衍质疑道:“六国相王,会盟东都,卫国可是答应了啊,岂能出尔反尔,又如何向天下列国交代?”

    “犀首此言差矣——!”卫峥看向公孙衍,微笑礼道:“若出尔反尔,卫峥岂会身临东都?”

    “吸——”双手相握附于身前的老魏王斜视着眼睛瞥向卫峥,道:“那卫侯此举,究竟意欲何为啊?”

    卫峥一笑,不卑不亢的回道:“卫峥胸无大志,卫国国小羸弱,亦且无王之时,不敢求其名,只求国尚能存,百姓免遭涂炭,故无意登台冠冕。然,我不称王尊彼为王!”

    此话一出,不少人微感诧异,其中公孙衍和张仪最盛,尤其是张仪,看向卫峥是心中若有所思,公孙衍亦是不语而立,谁也不知谁心中在想什么。

    老魏王似是一声叹息,道:“可惜了称王的大好机会!既然卫侯无意登台冠冕,本王亦不强人所难,六国相王不成,那就五国相王。”

    末了,只见卫峥再礼,时间一过,吉时已到。

    只见一宫侍打开绢锦,朗朗上口的说道:“吉时已到,恭请魏王、韩王、赵侯、燕侯、成侯(中山成公),登相王台——!”

    “礼乐,起——!”

    奏乐一起,五国王侯皆相互立于三十六阶相王台之下,老魏王居中敞开双手,左右各为赵侯、韩王,韩王外侧是燕侯,赵雍外侧是成侯。

    有趣是的,赵侯和成侯互相牵手,却在几年后赵国竟灭了中山国,当真是有趣。

    卫峥站立不动而举目望去,五国国君相互牵手在礼乐作伴之际,一同登台,颇为壮观!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