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69章 齐楚结盟@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天下列国各怀异心,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张仪、苏秦、公孙衍这些纵横家活跃在这个时代,否则天下战国这个时代又怎可能会出现长达四十多年的合纵连横?

    连鸡!连即联合,鸡暗喻合纵互盟的诸侯。

    这次公孙衍大搞合纵之策,于天下间倒也颇具声势浩大,然而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便是大家都在打着自己的小心思,如此又怎可能步调一致?简直就像是用绳子串连起来的一群鸡,没有一致的步调,大家各奔东西,是不可能一齐上架,这是很明显的。

    这个时代的鸡是生活在树上的,不是像后世一样钻进在笼子里,把一群连着脚的鸡一块儿往树上赶,肯定一个都上不去。

    实际上,历史也证明了五国相王以及一系列的合纵攻秦,犹若此刻卫峥起的一个小名“连鸡”,其结果便是不能俱止于栖。

    公孙衍费劲周折搞合纵互盟,一下子就被张仪的连横之策给破了,随便在列国之间施以利害关系便能成功挑拨。

    显然,卫峥都把中原诸国互相王的事情比作“连鸡”,苏秦等人也自然知道卫峥肯定不会与其同道为伍。

    “兄长以为秦国必胜?”白起好奇的说道。

    “必胜——!”卫峥无比肯定的点头,旋即又补充道:“老魏王是什么人?朝秦暮楚!左右摇摆不定,不足道也。”

    现如今自己的师兄张仪就在魏国,表面上张仪被秦国罢了相位,实际上仍旧是在为秦王效力,纵横策士者善于因时而用势以图利,所以必然都是势利之徒,但绝对不是小人,张仪欺楚、诓魏或许在天下人看来是不义小人,但张仪毕生为秦而谋利,始终对秦王忠心不二,这样的人又怎可能是小人?

    苏秦倾齐、怂恿齐王灭宋,然其毕生为燕王谋,又怎可能是小人而?

    公孙衍在秦国拜大良造,帮助秦国打自己的母国丝毫不手软,在秦便为秦王谋,归魏便为魏王谋。

    在天下人看来,纵横策士左右不定,是不可信的小人,实则大谬!

    “我卫当如何处之?”剧辛也说道。卫峥笑而答道:“列国皆非友人,亦皆非敌人,是敌是友因时而变,因势而待,此番会盟我不称王尊彼为王,卫当游弋于群虎夺食之间,弱变强之道,乃左右逢源、图之其利、存之其国、强之其身,因时而摆,因势而动。如此卫必由弱至强,终成我强国大业矣——!”

    ……

    楚国,郢都。

    “六国互相王,会盟于东都洛阳?”楚宫廷大殿,王座之上的当今楚王(楚怀王)即位不久,正直春秋鼎盛之际,一看中原天下诸国搞出这么一热闹的戏码,诸国互相王,有中山国、卫国竟然没有我大楚国?

    楚王一看诸国互相王竟然不带他玩儿,刷的一下便把竹简给仍在大殿之上,当场就不乐意了,好似醋坛子被打翻了一样。

    楚国“吃醋”那是从春秋时代吃到战国时代,无他,中原列国俱视楚国为蛮夷之地,这下楚怀王听到诸国互相王的事情竟然不带楚国玩,这“醋坛子”一下就被掀翻了。

    楚怀王和春秋时代的一个霸主,也就是宋襄公,这两个国君颇为相似,都是讲究以诚待人,重信守诺的人,更具有高傲的贵族气质,荣誉高于一切。

    楚怀王有这样的性格也是有原因的,如今的天下战国,七雄当中韩、赵、魏是三家分晋;田氏代齐后齐国也不是姜子牙的了、秦国是戎狄起家,本就不被山东诸国认同。可以说当今天下的七雄只有燕国是正统的周室分封之国。

    楚国虽然不是周室分封的公族,但也是周武王伐纣的老功臣。因此,当今天下的七雄之国,只有燕国和楚国具有周室的贵族遗风气质,其他五国都不重视贵族和荣誉,能得到天下诸雄的地位无不是尔虞我诈得来的。

    楚怀王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具有贵族气质的国君,对荣誉的看中非常不一般。

    诸国互相王这样事关荣誉的大事,在楚王看来那是事关荣誉,泱泱大楚竟然被忽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醋坛子给掀翻了,楚王一怒之下又要痛揍魏国一顿不可。

    “启禀我王,诸国互相王于我楚国不利,不能如了公孙衍之所愿矣!”就在年轻气盛的楚王对此耿耿于怀之际,楚国庙堂之上现如今深受楚王赏识而被委任左司徒一职的屈原便出来建言。

    “芈原,寡人欲再伐魏!”楚王言简意赅的说道,旋即目光转移至大司马昭阳,又道:“昭阳令可愿再度率我大楚王师荡平魏境?”

    这个昭阳赫然便是当初坑了卫峥的师兄张仪的那个人,把张仪扣上盗和氏璧的不耻之名,卫峥这师兄被打了个半死,差点把小命都丢在了楚国。

    “我王之忧便是臣之所虑,臣愿率领楚国王师再伐三晋——!”昭阳可不是一般人,如今在楚国庙堂之上被楚王任令尹一职,楚国的制度和天下有别,这令尹一职便是相当于相国一职了。

    显然,如今即位不久的楚怀王气势正盛,欲立赫赫君威,而楚国当下的国力也是首屈一指的强国,诸国互相王不带楚国玩,在楚王看来简直就是一种被怠慢了的耻辱,不能忍。

    大殿之上的屈原欲言又止,六国相王本身对楚国有莫大威胁,楚王要伐魏,看在屈原眼里是一种图之意气用事,却也不无道理,也不好说什么。

    历史上的五国相王事件发生后,楚怀王也的确是跟吃了醋一样,把醋坛子一掀翻便是命昭阳令再度挥师北伐,一下子就连拔魏地城池七八座。

    末了,就在楚王要传兵符的时候,屈原还是出来反对,道:“启禀我王,臣以为伐魏不妥!”

    “有何不妥?”楚王当即颇为不喜的说道,屈原为人刚直,品德高尚。楚王也知道屈原对楚国的忠心毋庸置疑,但屈原这个人有一点是楚王很郁闷的,基本上反对他的人都是这个左司徒。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楚怀王的胸襟大度,换做一般的国君,整天有个臣子专门跟你作对,你想做点事情就跳出来反对,哪里还会像楚王这般始终让其身居高位?怕是早就一脚踹出庙堂大殿、流放在外了。

    只见屈原说道:“臣以为,楚国伐魏必然使得魏国投向秦国怀抱。秦!虎狼之国也,东出之心而涿鹿天下之图谋不改,万不可助长其羽翼啊——!”

    楚王一听觉得颇有道理,昭阳令见马上就能立军功了,屈原跳出来反对,不喜之余也出言驳斥道:“呵呵——!左徒此言差矣,魏王使公孙衍合纵诸国,其本身便是为了对付我楚国,如此何不将他大势未成之前削其气焰尔?不仅我楚国不利,于秦国也是不利,如此魏何以向秦?”

    楚王一听也觉得昭阳令说的有道理,三晋本就是楚国世仇,为何不伐?

    “魏王朝秦暮楚,左右摇摆不定。秦,号虎狼之国,亦是反复无常之辈,今之天下,敌友之变只在一念之间,岂能同日而语?”屈原说道。

    “呵呵——!”就在这时,昭阳令忽然笑眯眯的说道:“魏国可以互盟相王,秦国亦可以结盟友,难道我楚国就不能?”

    “昭阳令此言,颇有深意啊!”惟见座上楚王轻轻前倾身子,摸着下颚较有兴趣的看向昭阳。

    “启禀我王,臣有事要揍——!”只见昭阳旋即面向座上再拜首而朗声道。

    “准——!”楚王遥指而道。

    “禀我王,齐国使臣田婴入我楚境已有数日,现如今于臣府邸暂居。”昭阳令缓缓说道。

    “齐使入楚?”楚王好奇道:“齐王意欲何为啊?”

    “我王容禀——!”昭阳令抱拳礼敬道:“田婴此番前来是带齐王之命,欲同楚国互结盟好,藉此抗六国合纵,亦是共拒虎狼之秦!”

    话已至此,昭阳令转身笑看着屈原说道:“左司徒时刻力荐我王与齐互盟以抗虎狼之秦国,如今田婴使楚便是为此而来,岂不是大如左司徒之所愿尔!”

    又面向楚王道:“启禀我王。若秦魏结盟,乃强弱互盟;若我楚齐结盟,乃强强互盟。孰强孰弱,已见分晓。左司徒之伐魏忧虑,不足虑也!”

    末了,昭阳令拜首一躬,退回一边不再多语。

    座上楚王当即面向屈原,面挂浓浓笑意而言道:“芈原,寡人若盟齐,可伐魏否?”

    实际上,楚王早已成竹在胸,他对屈原还不了解?这是个十足的反秦斗士,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楚国之患必源于秦,同时也竭力促成盟楚齐而御秦,如今齐王派田婴亲自过来要结盟,别说你屈原会反对噢?

    屈原的确再无反驳伐魏之理,便合手礼道:“臣,支持我王伐魏——!”

    “好——!”楚王见庙堂上的群臣政见统一,当下令到:“昭阳令听诏!传齐使臣田婴觐见,盟齐大成之际、便是我楚国王师伐魏之时——!”

    “臣谨遵王诏——!”

    老魏王树敌众多,这会盟联合行动才开始,另一边已经开始讨债而来!

    ……

    求推荐、求收藏…………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