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67章 酌酒而饮@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这一日,君臣二人坐而论法,无不相谈甚欢以至于废寝忘食,卫国有主如卫峥,有臣如剧辛,如今的卫国要变法,形式一片大好。

    数日之后,卫峥的心腹苏秦、白起、姜牧、剧辛四人一同被唤来宫廷府邸,庙堂下有这些治世能臣,定国武将,卫峥的帐下总算不是那么寒碜了。

    除此之外,宁元也被召见了过来。

    宫廷之内,卫峥大摆酒宴,此时此刻苏秦等四人皆以俱至,但所有人都在等同一个人。

    “禀君侯,宁元到了!”宫侍禀告道。

    “宁将军来了?”座上的卫峥似有似无的笑道,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苏秦等人身上,这几个心腹尤其是苏秦心领神会,诸君相视皆笑而不语,默不作声,或举杯自饮,或相互致意。

    今之此刻,卫峥便是要和苏秦等人一起唱个红白脸,杯酒释兵权!

    不消片刻,宁元到。

    “臣拜见君侯——!”宁元一躬,说道,如今的宁大将军莫不谨小慎微。

    “哈哈哈,宁将军快快免礼。”卫峥笑的和颜悦色,旋即大手一伸朗声而道:“将军请入上座——!”

    卫峥说着大手朝至右边,最前排赫然有一空位。战国时代,俱以右为尊,其意便是让他坐于此地。然而宁元心中却是一阵惊疑不定,举目环视,苏秦、白起、剧辛、姜牧都是卫峥的心腹重臣、近臣,竟是无一人坐于右上座。

    此情此举,大有一种请君入瓮的味道。宁元心中忐忑不已,数日前孙氏等六卿覆灭,无不是参与到了拥立姬焕的事情上,宁氏也不例外,但唯独宁氏未灭。

    如今的卫国,卫峥已然是真正说一不二的绝对主人,掌卫国公器而集权于一身,现在的卫国,即便所有的旧贵族想要反抗都不是掌握绝对军权的卫峥的对手,是以莫敢不从之。

    “多谢君侯——!”宁元再一躬,而后忐忑入座,此刻孤立无援的感受让他坐如针毡,完全不知对方意欲何为,心中又如何不慌?

    此刻,卫峥和四个心腹臣子莫不是笑意使然,相互敬酒,都在相互品酒论美食,其乐融融的一番局面,无不在说明国君今天就是请大家伙来吃饭叙旧寒暄的,没什么事,但宁元死都不信。

    待得时间过去些许,卫峥酒兴正浓之时似有醉意,忽然唤退了侍从便“借助酒兴”开始一番口无遮拦的说道:“今日本侯深知,初次入主卫国,卫峥毫无根基可言,竟是率军讨伐魏国,若无(宁元)将军鼎力相助,卫峥是万万坐不稳这个卫国君位的,故将军乃本侯之肱骨啊。然此国君之位却也太难做了,如今本侯确是日夜不敢安枕而卧啊!”

    宁元心中微顿,早就知道今日来见他没有凶多也是吉少,听闻这“酒兴之言”话中有话,宁元连忙拜首而道:“君侯何出此言?天下谁人不知君侯乃卫国公族嫡系,如今更是天命所归,谁还敢有异心而——?”

    卫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却也不语。

    “非也——!”这时候苏秦忽然悠悠的说道:“卫国至今从古,五百余年来,朝纲混乱,社稷不振,将军可知要害何在?”言罢,旋即正襟危坐,继而补充道:“依苏秦之愚见故以为,俱因卿族贵胄权力过大,内,独揽朝政而自尊,外,手握重兵而自重,如此,国岂能不乱呼?”

    “先生所言极是。”旁坐的姜牧连忙附和苏秦的言论,紧接着便面向座上的卫峥合手礼道:“君侯容禀,臣以为卿族尽揽军政大权,权力过大,这便是卫国朝纲萎靡,社稷不振之要害所在。若把军政大权俱集于国君之手,卫国无忧矣——!”

    姜牧言罢,惟见卫峥邀杯遥指姜牧而连连点头赞赏道:“姜卿此言深切要害之所在。善——!”

    此时此刻,宁元要还看不出来卫峥和这帮人是在唱一出红脸黑脸的戏码,也是把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此情此景这是赤果果的要罢他的那点兵权,弄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却也不敢正面同意苏秦姜牧之言,否则不就等于自己承认了是那乱臣贼子之流了吗?

    不等宁元说话,卫峥忽然似笑似怒的说道:“先生何必指桑骂槐,听在本侯耳朵里莫不是在说宁将军的坏话,此次孙谷等六卿叛乱被本侯以雷霆手段平复,将军虽深受牵连,本侯却也深知将军实乃身不由己,(宁元)将军对我忠心耿耿,伐魏期间莫不上下一心,此等小人之言,何其浅薄哉——!”

    苏秦连连拜首认错道:“君侯所言甚是,苏秦确实粗鄙了,相信宁将军对我主别无二心,不会如孙氏等六卿一般,然则依苏秦之见,宁氏卿族于卫国世代为卿已有三百载,纵使宁将军对我主忠心不二,然则有朝一日若是宁氏卿族不满而闹起事来,怕是宁将军也如今此六卿一般,身不由己啊!”

    此言一出,听得宁元心中战战兢兢,惊恐的坐立不安,再也无法泰然自若,面色急的仿佛哭了起来一般,便是慌不择时的起身出来面向卫峥匍匐拜首,行以大礼而道:“回君侯,臣恳请君侯不吝为宁元指明一条可生之途!”

    “将军快快免礼——!”卫峥连忙说道,仿佛瞬间清醒了过来,酒兴全无,惟见其感慨的说道:“人生在世数十载,不过是像那白驹过隙那般短促,所思之虑,所求之欲不过是希望得其富而求其贵,无非便是多聚金钱蒙恩后辈子孙免于贫乏罢了(liǎo)。既然将军向本侯求可生之途,本侯确有一策……不若将军便释去手握之兵权,告老还乡是以功成身退而。再到地方去多置良田美宅,为子孙立万世之产业,蒙恩后辈以至。再者多买些歌姬舞女,美妻美妾时常伴随左右,醉而卧美人膝,日日饮酒相欢,夜夜笙歌作乐……

    ……何其快哉,岂不美哉——?”

    侃侃而道的卫峥刷的一下面向了低首的宁元,笑而答道,不由自主的敞开双臂。

    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白,甚至再无回旋之地,如今卫峥早已牢牢掌握卫国上下,自己手中的那点兵是万不可与今天的卫峥相抗衡,此番杯酒释己之兵权怕也是不想再作一番让卫国内部白白流血之事,尽可能的多多保存卫国之国力而已罢。

    心中一声苦涩长叹,宁元知道宁氏从此不可能在卫国得势了,顺从其命或可弃富贵而因于在卫国带头表率有功,或可保家族免遭夷灭之祸患。

    只见宁元俯首听命,道:“臣万谢君侯解惑之恩——!”

    “来——!”卫峥忽然邀杯示意,朗声笑道:“今日我等君臣当不醉不归——!”

    翌日朝会,大殿之上的宁元便向卫峥上表奏疏声称抱病在身,不利于掌兵,要求解除其兵权等一切军政事务,座上的卫峥欣然同意,在庙堂大殿之上当众罢去了宁元的一切职务,愿其回到自己的那块封邑安养天年。

    至此,卫峥彻底尽掌卫国一切军政大权,莫不在握之。

    雷霆之速的集权行动完成了十之七八,卫国的旧势力中,六卿夷灭,宁氏隐退、石氏蛰伏不动,而剩下的都是大猫小猫两三只还是人人自危,在卫国翻不出什么浪花,卫峥也没打算让他们全部彻底消失,改立新制,卫国要变法固然势在必行,但也得有个过渡期,卿大夫世家怎么说也是在当今天下立有千年根基的阶层,瞬间拔除犹若揠苗助长,得不偿失。

    在新兴阶层架构还未成形全新的“上层建筑”前,卿大夫家族的社会结构还需要在卫国存在一段时间。

    变法要彻底亦是刻不容缓,但也得有轻重快慢的区别,卫峥要变法是要提高卫国国力,而不是把卫国给搞乱,自然清楚其中要害之处,张弛有度是不二法理。

    然则,卫峥要在卫国变法,但外部因素不得不应对,如今正直六国相王之时,此前天下皆以为卫峥身死,如此上演这么一出死灰复燃的戏码,于天下间千丝万缕的局势而言,其势必因此或多或少而有些微妙变化。

    ……

    求推荐、求收藏……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