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65章 国欲图强@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的整肃行动实在太快了,快到让那些卿族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显然,所有人都以为卫峥已死,是万万没有想到会上演一出死灰复燃的戏码而力挽狂澜,否则就是借他濮阳君孙谷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拥立新君。

    归根结底还是斗不过卫峥。

    一切都是算计的!

    从卫峥执掌卫国伊始,算计就开始进行了,先是借助伐魏而册封孙谷为濮阳君,随后借助以魏国外患唯由而训练新军御敌,便亲拟诏书让濮阳君代国君执掌卫国,孙氏大有权势滔天的趋势,在卫国众多卿族当中一家独大的局面,从这里开始便重孙谷而疏宁元,致使孙氏和宁氏出现不和。

    人算不如天算,恰恰在这个时候公孙衍跳出来搞了一个六国相王,还颇具声势,连齐楚秦都忌惮,公孙衍也顺道接着这个机会给卫峥下套的,却不料给了他一个整肃内部的大好机会,于是将计就计,来了个金蝉脱壳而瞒天过海,借助自己葬身火海的假象让孙谷急不可耐的跳进那个万劫不复的巨坑之中。

    卫国内乱,老魏王果然按耐不住,这恰恰给了白起找宁元要兵御敌的理由,致使卫国的武力七八成掌握在卫峥手里,本人再亲自入齐国破局外患,借助列国的利害关系,诓齐讹魏,致使魏国大军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不但罢了兵还要竭力笼络卫国以对抗齐国献礼拉拢卫国的意图。

    这一切不但在卫峥苏秦两人的联合之下只言片语解除了卫国外患,还左右逢源。

    外患暂时无忧,回国的卫峥便是手持“棍棒”施以雷霆行动彻底掌控卫国,一锤定音。

    此次凡事参与到了拥立新君的卿族旧贵等老世族,尽皆被扣上逆反的大罪,六卿无不满门抄家,夷灭其族,其食邑封地莫不收回充公。

    孙氏一倒台,伴随在孙氏而存的其他势力无不覆灭,以孙氏和北宫氏为首的卫国卿大夫家族半数在此次整肃中清理的一干二净。

    一场腥风血雨之中完成了第一步集权行动,至此,朝野上下莫敢不从。

    剩下的卿族如石氏、宁氏这些即便没有血溅于己,却无不人人自危。卫峥整肃朝野的手段之铁腕,即便是姜牧这个最开始跟着他的人也莫不感到战战兢兢。

    集权行动,古来哪一次不是腥风血雨,血流成河的?

    朝歌城。

    此刻已经是第三日了,今日的朝歌城一片祥和,但知道内情的人却是对三天前的景象无不感到心惊肉跳,五大贵族势力近千人喋血与朝歌,加上濮阳城的孙氏,这一次参与拥立新君的卿族中有六卿其族全部被夷灭。

    卫峥的行动之干脆利落,朝歌古城内的绝大多数百姓甚至都不知道卫国的这场巨变,知情者即便知道也不敢言。

    现在的卫国,怕是找不出一个敢反对当朝国君的人。

    君威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

    宫廷府邸。

    姜牧带着一份文案到来。

    “哈哈……好!好!好!”卫峥一看锦帛上的内容,忍不住大笑,宫中惟闻卫峥言:“六卿倒了,给本侯留下了一笔如此丰厚的家底,百万金、夜明珠九颗、金银财宝无数……好啊,孙谷这个老家伙竟然还有一株千年人参这等世间奇珍……”

    琳琅满目,数不胜数,这些卿族数百年来家底果然不是一般的厚,卫峥不由得感慨,难怪古来那些帝王没钱花了就抄家。

    姜牧微微举目看到卫峥盯着锦帛文案的内容两眼放光,确是看的他心生冷汗,三天前的那场腥风血雨可是历历在目,而这一切,此情此景,卫峥的表现仿佛跟他没半点关系一般。

    姜牧对这个君侯的敬畏不禁更加多出了三分,伴君如伴虎啊——!

    这君侯当真是杀人不眨眼,君临朝歌便杀出了赫赫君威!

    片刻倒也安然了,这才是雄主之姿,这才是励志要成为天下第八雄,欲争宏图霸业的雄主所应有的表现,君侯虽然杀气滔天,令人骇然,却也不是嗜杀成性。那些卿族旧贵,不过是作茧自缚罢了。

    “姜卿——!”卫峥放下文案,说道。

    “啊——!君侯——!”失神姜牧有些措手不及的回应。

    卫峥一看,心中微愣,姜牧此番表现倒也在情理之中,看来三天前的整肃,着实吓到了不少人,这样也好,这才是国君该有的威仪。抛开这些可有可无的思绪,笑道而言道:“此番从逆反臣子府库没收的财货足以抵得上卫国十五年的税收,此番新军开销全仰赖姜牧掏腰包,这次正好,本侯有钱了,欠你的债正好还上,呵呵~~!”

    “君侯言重了,臣诚惶诚恐。为主分忧,实乃臣下份内之事,万万不敢,望君侯收回成命——!”姜牧当即匍匐在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啊,我哪敢要啊——!

    “呵呵——!”卫峥一笑,罢手道:“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是你的便是你的,不是你的,万不可不义而取之,不义之财,亦是不详之财啊!本侯岂是如那周厉王那般,与民争利,与下争利之君?”

    姜牧一听顿时吓一跳,连忙道:“君侯一代雄主圣君,岂是厉王那等昏君可比?”

    “奉承之言,固然令人愉悦,人人爱听之,然适可而止。本侯不需要拍马屁的臣子,你有才,我便重用,你无才,我便弃用,商人也好、庶民布衣也罢,本侯用人从来不问出身,唯才是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姜卿切记!”卫峥忽然说道。

    “诺——!”姜牧再俯首,道。

    “禀君侯,苏秦求见——!”就在这时,宫侍宦官左宫监前来禀告。

    “好了,这次你做的不错,下去领赏吧。”卫峥道。

    “诺——!”

    末了。姜牧叩首离去,不消片刻,苏秦便来了。

    “季子免了吧,在私下以后不必再以君臣之礼相待,我还是季子的师弟,季子亦是我师兄。”卫峥见苏秦要行君臣礼节便连忙阻止,要说当今天下卫峥最信任的人,非白起苏秦二人。

    诓齐诈魏,此次能够成功解除外患为整肃内部朝野赢得喘息之机,来回奔波周旋的苏秦在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苏秦这张嘴比卫峥亦是不相上下,作为当今天下最犀利的一张嘴巴之一,能成功一点也不意外。

    “季子前来可有要事?”待得双双入座,卫峥便笑道。

    “君……”

    “嗯——?”

    正欲开口的苏秦见卫峥侧头轻挑眉梢,旋即笑道:“小川,此来苏秦是有两件事。”

    “何事?”卫峥反问,玖儿送上酒水便是大大咧咧的享用。苏秦说道:“其一,此次整肃内部朝野虽以雷霆之势剪除大部分,然则宁元仍旧掌握卫国部分兵权,虽不具威胁,但若殊死相搏,还是免不了一番内耗,苏秦以为能不消耗国力,尽量不要动刀兵。”

    闻此言,卫峥酌酒自饮,看着酒杯,于是笑道:“我欲杯酒释兵权——!”

    苏秦点点头不再这个问题上追究,“军权”即“君权”,宁元手里的兵权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看来师弟很明白这个道理,现在的卫国虽小,但又这样的明主雄主,苏秦也是非常期待卫国的将来到底会出现怎样的局面,得知卫峥已有应对策略,对此便再无疑虑,于是又说道:“其二,还是卿族贵胄,卿族大夫乃一国之根基所在,即便今天灭了所有的卿族,来日亦有新的卿族出现……”

    苏秦大才,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也清楚卫峥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如姜牧现在便已经被册封为亚卿,这一次白起、还有他苏秦自己都有立功,立功便要赏,赏便要赐爵,如此他们也成为了新的贵族,虽然是拥立国君的。

    “……苏秦敢问,师弟要把卫国带向何方?”

    此次卫峥一灭就是六卿,还尽灭其族,可见其对卿族大夫这个贵族阶层之痛恨。

    卫峥听此一问低首陷入了深思,许久才举目看向苏秦,坚定不移的说道:“变法——!”

    言简意赅!

    “变法——?”苏秦这才回想起了稷下学宫的事情,显然,卫峥不仅仅是一个纵横家,还代表了法家学派。

    一国之君还拥有一层法家学派的身份,卫国变法倒也尊情理之中,苏秦并没有多大意外。

    只是该如何变呢?

    “对——!”只见卫峥起身而立,惟闻其声:“不但要变,而且还要深彻的变,变法是卫国唯一的图强之道!”

    苏秦微微点头,这个师弟既然是法家,那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了,必然不会尊周礼、复旧制,想了想,又问道:“既然师弟决议要主张推行变法,那何人为卫国护法?”

    护法之人不可能由国君来做,国君力主推行变法,势必要站在幕后,国君虽然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亦是说一不二,但有些事情并不是国君能出面就可以做好的,非臣子不可,所以必然要有一个人执法护法,执法者也必然是真正的法家学士,也非法家学士不可护法!

    这方面,作为纵横家的苏秦深知不是自己的强项。

    变法,非法家学派之人不可行之。

    卫峥笑道:“执法护法之人,我已找到,如今已在朝歌——!”

    苏秦略感诧异:“哦——?”

    不是别人,正是剧辛!

    ……

    喜欢的书友,品读之后请收藏,再投些推荐票,拜谢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